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零一章 地下情

第六百零一章 地下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零一章 地下情

等范阿姨进了厨房,姜芮书往厨房的方向望了望,回头就瞪了他一眼:“你跟我来。”说着带他去书房。

“进来。”姜芮书推开门先走了进去,谁知下一刻视线突然一花,她按在门,被男人浓烈炙热的气息包围。

她本想质问他,但对他毫无抵抗之力,脑子一片空白,很快沉溺其中,本能地攀住他脖颈,热烈地回应他。

也不知是不是换了环境,这个吻格外刺激,直到两人呼吸凌乱,相触的肌肤滚烫,这才缓缓停下来。

姜芮书的脸颊泛起诱人的粉红,眼睛也像水洗过般水润,身体软乎乎的,体温明显上升。

被他这么一吻,她的气势全都泄了,靠着门仰头看他,“你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本来要去见个客户,客户临时爽约,阿姨下午没来,家里什么都没有,突然想到来你家。”秦律师低头看着她,给了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姜芮书才不信他没饭吃,就是不想一个人吃饭而已,不过她不打算追究,毕竟是自己的男朋友,得心疼着。“下次你再过来先跟我一声,我让范阿姨做你喜欢的菜。”

他眼中划过笑意,“嗯。”又道:“你那篇微博是什么时候写的?”

“昨晚。”姜芮书看着他,“没打乱你的步骤吧?”

“帮了我很大的忙,不过你从来不站任何立场,发表这样的言论没有影响?”

听到这话,姜芮书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明一下,“我是站在单纯的第三方,以一个旁观者来品评林兴易的,他跟你代理的那个案子如何我可没说什么,是很多粉丝问我的看法,刚好他搞网络暴力,我一个正直的网民自当仗义执言。”

接着又道:“其实不管什么立场,我都不大认同林兴易这个人,他很多文章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看似批判了许多人和事,但实际都不是为了警世或者为了帮助谁,而是如何引起轰动,杂技学校就是个典型,他根本没有在意被裹挟在舆论浪潮中的弱者最后是什么处境,现在杂技学校是关闭了,可是孩子们再次回到了山里,没有上学,也没有找到新的出路,他们被遗忘了,这一场舆论狂欢过后,唯一令人瞩目的是揭露了黑暗学校的林兴易给自己的神座下添了一块荣誉的砖头……可是很多人分辨不出来,看他探讨这个探讨那个,被他的观点牵着走,以为他就代表正义,就因为这样的影响力,他给不少人渣洗白过,加害者情有可原,受害者反而咎由自取,这是吃人血馒头,三观正常的人都会看不惯。”

她说得头头是道,秦聿知道这是她跟很多人不同的地方,也知道她主要是为了自己,嘴角几不可察翘起,“谢谢姜法官。”

“秦律师不用客气。”她的眼睛灿若星辰。

叫人想吻住。

他低下头来,想付诸行动,这时,姜芮书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上午袭击你的到底是什么人?”

一提起这事,秦聿的嘴角就拉了下来,虽然那些脏东西没有沾到他,但仍然感觉浑身不自在。

看他表情不对,姜芮书想起他是个洁癖精,上午那么一遭无异于酷刑,看他这身衣服跟上午好像没什么区别……

“我已经洗过澡了!”秦聿咬字极重。

“噗……”姜芮书没忍住笑出声来,“我不是嫌弃你的意思,就算没洗澡我也不会嫌弃你。”

“你还笑?”他很不满意。

姜芮书马上咬紧腮帮子,但是眼睛里的笑意浓得溢出来。

忍了忍,对上秦聿恼火的表情,实在忍不住,“噗——”

“姜芮书!”

“我真没嫌弃你哈哈哈……”就是你太可爱。

但是她话没说出来,嘴就被堵住,整个人被紧紧地勒住,差点无法呼吸。

“不准提这事!”他低声警告。

他不说还好,一说姜芮书就仿佛被戳中笑点,控制不住笑出声,从来没见过这男人这么计较,他到底计较什么?直笑得花枝乱颤。

秦律师恼羞成怒,咬了她一口。

“唔——”她捂住嘴,“你怎么咬人?”

来而不往非礼也,她跳起来挂在他身上,也咬了他一口。

她这口要重许多,秦聿倒吸了一口冷气,将她重新按到门上,让她被迫松口。但姜芮书不肯服输,紧紧抱着他的脖颈,马上发起了回击。

两人谁也不肯退让,激烈地争夺着主动权。

吻着吻着,姜芮书突然顿了下,意识到他俩在干什么,忍不住笑了声。

她这一笑场,秦聿没办法继续下去,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想到刚刚的情形,也忍不住轻笑了声,把她放了下来。

姜芮书摸了摸自己的脸,掌心触及一片滚烫,不用想肯定红了,嘴唇肯定也红了,因为秦聿的唇就又红又润,一看就知道干了什么好事……

她推开书房的门朝外面看了眼,外面静悄悄的,范阿姨估计还在厨房,便回头朝秦聿打了个手势,“我去一下卧室,你在这里等我。”

过了一会儿,她再回来的时候,嘴唇上涂了梅子色的唇彩,还补了妆,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了。

秦聿:“……”有种被坑的感觉。

姜芮书牵了牵他的手,“走吧,应该能吃饭了。”

餐厅,范阿姨已经上好菜,见他俩过来,笑道:“刚想叫你们吃饭。”

姜芮书淡定笑道:“刚才在书房谈点事。”

范阿姨看了看她,发现她补了妆,又看了看秦聿,发现秦聿的嘴唇红得有点不自然,但秦聿的表情又很淡定,发现她的打量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这让范阿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记忆出了差错,忍不住又看了看姜芮书。

姜芮书比秦聿更自然,笑容礼貌又矜持,“秦师兄坐吧。”

秦聿抬眸看了看她,突然一阵无语,在外面明明是光明正大的情侣,怎么在她家就变得鬼鬼祟祟,跟地下情似的。

姜芮书继续微笑:这怪谁呀?还不是他自己装不熟上门,既然进门的时候不熟,现在当然也不熟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