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零二章 道貌岸然

第六百零二章 道貌岸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

第六百零二章 道貌岸然

秦聿在她对面坐下,正襟危坐,一本正经。

有客人在,范阿姨一般不会上桌吃饭,不过这次姜芮书叫住她,“范阿姨一起吃吧。”

范阿姨笑道:“你们年轻人聊天,我就不打扰了。”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以前又不是没一块吃过饭。”说罢冲秦聿笑了笑,“秦师兄是吧?”

秦聿能说什么?明知道她故意的,但作为一个“不熟”的客人,他能跟主人家说不?

他笑容矜持,对范阿姨点了点头。

范阿姨见他不在意,便添了一双碗筷。

虽然两个年轻人的关系是死客客气气的,但秦聿是姜芮书极少数请到家里吃饭的人,关系总比别人要好一些,范阿姨笑着说道:“秦先生有段时间没来家里吃饭了。”

“最近比较忙。”

“芮书也总是忙,前段时间天天加夜班,饭都没法吃,你们年轻人啊,别把身体不当回事,再忙也要好好吃饭。”

秦聿有点疑惑地看姜芮书,前段时间她不是天天跟自己在外面吃饭?什么时候天天夜班了?

姜芮书不动声色:不然哪有空约会?

秦聿:“……”加班约会吗?

姜芮书笑着跟范阿姨道:“我有按时吃饭的,就是加班没办法吃范阿姨你做的饭而已。”

范阿姨觉得这压根就不是事:“这还不简单,下次你加班就跟我说一声,我给你送法院去。”

姜芮书笑笑,“不用那么麻烦,大家都吃食堂,我不好搞特殊化。”

“家里给你送饭,怎么能叫特殊化?又不是天天山珍海味,让你吃好还不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范阿姨不赞成道。

姜芮书大发娇嗔:“真的不用啦,其实就忙一阵,忙过就好了,要是实在馋的话我再给您电话。”

范阿姨被她哄得眉开眼笑,“那你可千万不要委屈自己,我一点都不觉得麻烦。”

姜芮书连连点头,还给她夹菜,“您吃。”

平时家里只有两人的时候,姜芮书是从来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但今天多了个人,范阿姨很快就发现秦聿过于安静,不由想他是不是有讲究,给姜芮书使了个眼神,叫她招呼招呼。

姜芮书用公筷夹了一块鸡翅,“秦师兄尝尝范阿姨做的鸡翅。”

秦聿看着碗里的鸡翅,“谢谢。”

“不用谢。”姜芮书笑容甜美。

他夹起鸡翅,正要尝一口,突然脸色一变。

范阿姨见状问道:“是不是太甜了?”

感觉某人的脚在自己小腿上爬,他紧握着筷子,脸上的笑容仍然矜持得体,就是语气有点咬牙切齿:“没有,很好。”

“秦师兄你快尝尝。”姜芮书一本正经,仿佛在桌子底骚扰他的人不是她。

秦聿暗暗吸气,一边吃鸡翅,一边感觉某人的大脚趾在自己腿上画圈圈,筷子差点拿不稳。

吃到一半,他突然放下一只手,要揪住在自己腿上作怪的脚。

姜芮书早防着他,马上把腿缩回去,言笑晏晏:“鸡翅好吃吗?”

秦聿眼神幽深地望着她,“很好。”

“那多吃点。”姜芮书又给他夹了一块。

“不用招呼我,我自己来就好。”秦聿意有所指,“这么热情我怕吃不消。”

姜芮书一听就懂,笑得灿烂:“好啊。”

但她话音还没落就故态萌生,可是这次她的笑容还没落下就脸色一变,因为秦聿双腿夹住了她的脚,往回拉,拉不回来,再拉,夹得更紧了。

秦聿瞥了她一眼,她一动不敢动。

范阿姨觉察她的异样,忙问:“怎么了?”

她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有点上火。”

“这个降火,可以多吃点。”秦聿用公筷给她加了块苦瓜酿。

姜芮书:“……”

“不喜欢苦瓜?”见她没动手,秦聿问道。

范阿姨闻言朝她看过来,心中狐疑芮书平时很喜欢吃的呀。

“没有,我就是受宠若惊,秦师兄你还会我夹菜。”姜芮书加起苦瓜酿咬了口,“嗯,范阿姨的厨艺吃一万遍都不腻。”

范阿姨笑了,“你喜欢就好。”

秦聿正要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僵。

偏偏她还问,“秦师兄你怎么了?”

怎么了?她另一只脚直接搭在了他大腿上,简直无法无天!

“秦师兄,你也不是第一次到家里来吃饭,放松点,当自己家就好。”说着姜芮书给他夹了块苦瓜酿,“你也败败火。”

秦聿深深地看了看她,“吃这么多,我怕消化不良。”

“不要紧,晚上做点运动就好了。”姜芮书笑得纯良。

秦聿意味深长:“不错的建议。”

姜芮书笑笑,往回拉自己的腿,还是拉不动,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你松开。

秦聿一脸淡然,又给她夹了块苦瓜酿,“你也多吃点。”

“我吃得够多了,秦师兄你吃。”姜芮书皮笑肉不笑给他夹菜。

秦聿看了看她,礼尚往来给她夹菜,“你吃。”

“你吃。”再次礼尚往来。

“那一起吃。”

“好啊。”

范阿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都热情起来,但见两人气氛好起来,心里也高兴,吃顿饭搞那么严肃会消化不良的。

殊不知两人在桌子底一直没消停,一边吃饭一边在桌子底你来我往,但脸上都是一本正经,将道貌岸然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顿饭吃下来,秦聿觉得自己可能要消化不良,需要回家冷静冷静。

听秦聿说要回家,范阿姨连忙起身相送,不过姜芮书阻止了她,“我来送秦师兄,正好带大橘出去溜溜弯。”

秦聿不由看她。

她扬唇一笑,“秦师兄稍等。”

过了几分钟,她换了身便装,牵着姜大橘过来,“走吧。”

秦聿看了看她,没说什么,回头向范阿姨颔首道别,跟她一道出门而去。

这时天光已经很暗,天空变成很深的幽蓝,半边月亮挂在天边,万里无云。

道路两旁的路灯早已亮起,透过繁茂的花木隐约可以看到邻居家的灯光,两人并肩走着,微带燥意的晚风习习吹来,走在林荫路上,很快就看不到了姜芮书家。

秦聿伸手牵住了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