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零五章 公民义务

第六百零五章 公民义务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

第六百零五章 公民义务

“现在开庭。”审判长落下法槌。

再次明确上次庭审的争议点,对于上次自诉方的质疑,于湉的律师提出传召证人到庭。

很快,在法警的带领下,一个白净高瘦的男人进入法庭,站到证人席上。

刘尚在看到男人的一刻,眸光幽冷,如刀子般射向。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记得三年前那混乱耻辱的画面,这个男人跟于湉滚在一起,不但没有受到影响,还在事情平息后娶妻生子,而他却失去了一切。

男人有所觉察,朝他这边瞥了眼,眸光有点闪躲,很快转了回去,进行自我介绍。

审判长道:“证人,请你陈述证词。”

徐柏吉深吸了一口气,“我跟于湉认识有十年左右,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时候她已经结婚,我也没想到跟她聊得来,可能是她生活太苦闷,聊了几次后关系越来越好,她就经常跟我说她婚姻不幸福,我劝她离婚算了,反正她有工作又漂亮,何必耽误青春?但是她说自己不甘心,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感觉她过得很压抑,心里有点同情,所以我经常帮她一点小忙,偶尔朋友聚会也会叫她出来玩,关系越来越好,然后有一天晚上我们喝太多,不小心就……”

他顿了顿,继续道:“那晚之后我觉得对不住她,想给她赔偿,但是她说不用,还跟我说她丈夫有毛病,不喜欢女人,她被骗婚了,又说她喜欢我,想跟我在一起,当时我还没结婚,觉得她可怜,鬼使神差就答应了她,此后一直保持联系,直到被她丈夫发现。”

刘尚闭上眼睛,有点分不清于湉是不是真的在婚后第一年就出轨,瞒了他那么多年……

于湉的律师开始提问,“你跟被告人于湉保持了多久的婚外情关系?”

徐柏吉道:“六年多吧,我是在她结婚那年认识她的,第二年她就辞职了。”

“她明确跟你说过她的丈夫不喜欢女人?她被丈夫骗婚?”

“对,她晚上经常出来喝酒,她丈夫都不管她,夫妻关系很冷漠,当时我就觉得就算不是因为感情结婚,结婚一年也不至于这样吧,但如果她丈夫不喜欢女人就能说得过去了。”徐柏吉说罢又补充道,“当时我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这种人群,嫁给这种人真的很可怜。”

“你知道自己跟于湉的婚外情不道德吗?”

“我知道。”徐柏吉叹了口气,“但是人的感情没办法自控,于湉太可怜,我没办法无视她,我就是个人渣吧,我不否认这一点,不管怎么说,我对不住于湉的丈夫和我妻子。”

徐柏吉没有遮遮掩掩,这样大大方方承认自己道德败坏反倒叫人没那么深的恶感。

但是刘尚只觉得恶心!一面说怎么睡他的妻子,一面道歉,却又明里暗里给他泼一盆脏水,说这都是他的错!他脸上浮出愤怒,目光如电射向徐柏吉。

秦聿按住他,轻轻摇头。

刘尚紧紧握住椅子扶手,用尽全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愤怒没用,不能打乱原来的计划……

偏偏于湉的律师这时说道:“你要不要跟刘先生道个歉?”

这次刘尚实在忍不住,怒道:“用不着!”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是我不对,希望你向前看。”徐柏吉道。

刘尚冷笑了声,把脸撇开。

于湉的律师无奈摊手,向审判席道,“提问完毕。”

审判长看向秦聿,“自诉方是否要询问证人?”

秦聿看了看忍怒的刘尚,表示自己有两个问题询问,“证人,根据你的证词,你跟被告人于湉是机缘巧合在一次醉酒后发生关系才有了婚外情?”

“是的。”徐柏吉道。

“这件事应该对你造成很大的冲击?”

“当然,如果不是因缘际会,一般没人会做这种事。”

“你们那天晚上是在哪里过夜的?”

“一家酒店。”

“什么酒店?”

徐柏吉皱眉沉默。

“你刚才不是说印象很深刻?”

“辉煌酒店。”

“谁开的房?”

“我不记得了,当时喝得很醉,不信你可以去酒店查。”徐柏吉很淡定。

“喝得很醉?”

“对。”

秦聿没有再问下去,“询问完毕。”

他坐了回去,赵思雨有点不明所以,他问证人这些问题有什么用,他们这场庭审的关键并不在这个证人。

对方两个律师也摸不着头脑,难道他没什么可以问的?

于湉见他没有反驳徐柏吉的证词,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这回应该没问题了吧?

这时,审判长看向自诉人:“自诉方,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审判长,我们需要传唤证人方通做一些询问。”秦聿道。

审判长微微颔首:“叫上庭来吧。”

赵思雨知道轮到自己上场了,心砰砰跳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就看到在法警的带领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法庭。

等老人坐下,她向老人礼貌的笑了笑,老人微笑着向她点头。

“证人自我介绍。”

“我叫方通,是一名中医,退休前是南山医院的医生,退休后被南山医院返聘,一年前才彻底退休。”

赵思雨掐住自己的掌心,脸上露出亲切又不过分热情的微笑(跟萧然学的,她学不来秦聿那种拽拽的态度),“方老先生您好,感谢您不辞辛苦来法庭为我们作证。”

“你好。”老人缓缓道,“法律有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我只是在履行公民的义务,不用谢。”

赵思雨不多话,“请您陈述您的证词。”

方通的说话的速度很慢,不过口齿清晰,语声也有力:“我在南山医院主治男科,所以平时除了有人来看男性疾病,还会来看不孕不育。”

听到这句,于湉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难道——

方通继续说道:“大概三年多前,一对年轻夫妇来挂号看不孕不育,最开始是男方怀疑自己有问题,不过检查后,男方的身体虽然有点虚,但注意饮食休息就没多大问题,然后男方提出让女方也去做个检查,女方的脸色很难看,骂她老公,男方脾气很好,不停认错,我看不下去就劝了两句,检查一下也可以看看身体健不健康,我是中医,可以先给我把个脉看看,发现有问题再去拍片,女方很不情愿,最后还是给我把了脉,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男方就问既然都没问题,为什么怀不上孩子?我问了些问题,感觉他们两口子生活也正常,可能就是压力比较大,注意调解可能就好了,最后他们各自抓了一副药就回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