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零八章 暂时休庭

第六百零八章 暂时休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第六百零八章 暂时休庭

于湉的律师请求暂时休庭,审判长也觉得案情出现新变化,需要重新理一理,同意休庭。

“林兴易你个卑鄙小人!远啦你今天没吭声是想把责任都推给我!我告诉你不可能!”林兴易当庭撇清关系,于湉根本不指望他会翻供,等法官一离开,马上撕破脸皮,张牙舞爪扑向林兴易。

林兴易抬起双臂招架她的撕打,“你个疯女人!如果不是你骗我,我凭什么帮你?”

“我骗你?分明是你想红才找我那么干!”

“你疯了!”林兴易被她的指甲划到脸,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叫出声。

双方的律师见状连忙上来拉开他们。

林兴易摸摸自己的脸,见于湉还想动手,怒道:“你再动手我就向法官举报你!”

于湉心里恨出血,恨不得当场撕了林兴易这个卑鄙小人。

她的律师连忙拽住她,轻声道:“现在要紧的是想办法应。”

于湉一个激灵,回头看着自己的律师,忙问道:“你有办法?”

她的律师没直说,把她拉到一边耳语。

秦聿没管他们狗咬狗,示意赵思雨和刘尚出去,三人到隔壁的小法庭交流接下来的庭审。

“林兴易真的不会被追究责任?”刘尚十分担心,脸色差了许多。

“于湉跟他的证词相悖,他需要拿出证据才能说服法官。”赵思雨道。

“林兴易当庭撇清跟于湉的关系不是一时想法,应该开庭前或者说二次开庭后处于劣势就做了这个二手准备。”秦聿理智道,“他们很可能真的能拿出证据。”

刘尚握紧双拳,沉声道:“我敢肯定,当年污蔑我是林兴易策划的,不可能是什么同情于湉为了正义!”

“你肯定没用,接下来肯定要质证和辩论。”秦聿道。

“那该怎么办?”这个情况太突发,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于湉应该跑不掉了,但是林兴易有证据的话很难说,胜利就在眼前,让他逃脱,实在叫人不平。

秦聿沉吟,猜测林兴易可能有什么证据……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三人闻声同时看去,骤然看到于湉一脸菜色和她的律师站在门外。

刘尚皱起眉头,一点都不想见到她,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

但这架势似乎有事而来,赵思雨看了看秦聿,没有赶着说话。

秦聿直接道:“有事就说。”

于湉和她的律师走进来,她的律师先看了看秦聿,随后看着刘尚:“刘先生,刚才的庭审你也看到了,林兴易突然把责任都推给于女士,如果他的责任变成名誉侵权,三年追诉期已过,他会一点责任都不用负。”

“所以?”

“你甘心吗?”

“我甘不甘心跟你们没关系。”他不会放过林兴易,但也不会放过于湉,这是他们欠他的。

“当然有关系,先前我们双方立场对立,但是现在我们有共同离场。”

刘尚还没回答,秦聿不耐烦听他拐弯抹角,直接道:“我们时间不多,如果你们是来浪费时间的,请马上离开。”

于湉的律师看了看她,“于女士希望跟刘先生和解,为表诚意,于女士愿意将名下的房子过户给刘先生。”

“和解?”听到这个词,刘尚笑了,“上次不是和解过一次?”

于湉脸色青红交替,“上次是林兴易指使我的,但是这次我是真心跟你和解,只要你答应,我明天就把房子过户给你,那套房子你应该知道值多少,你让我败诉得不到这么多。”

“但是可以让你坐牢。”刘尚一脸冷漠。

“过去已经是过去,你现在何必再执着于过去,眼下的利益才是最实际的,你现在没有工作也没收入,多一套房子你想做点什么不好吗?”于湉循循善诱。

“如果你以前这么为我着想就好了。”刘尚自嘲地笑了笑,“以前你但凡对我多好一点,我都会念着你的好。”

于湉嘴唇抖了抖,“……现在呢?”

“不行。”刘尚嘴里吐出两个字,“我不接受和解。”

“刘先生,你稍稍冷静一下,虽然和解可能意难平,但是你要考虑以后,和解对你最有利。”于湉的律师劝道,“你请秦律师的花费也不少吧?他可是出了名的贵。”

“多谢夸奖。”秦聿冷幽默了一把。

于湉的律师将话锋转向他:“秦律师,你作为一个专业律师,应该清楚怎样最大化当事人的利益。”

“我不干涉当事人的意愿,当事人也不干涉我。”

言下之意,他不会劝刘尚接受和解,因为这件事对刘尚是复仇,也是自我交代,这个坎迈步过去,他余生就直不起腰杆,让毁掉他的人获罪比获利的意义更大。

“你们走吧,我们还要商量。”刘尚开口赶人。

见他们软硬不吃,于湉的律师感到棘手,如果不能和解,于湉的结局基本定了……

于湉也清楚这个结果,脸色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的律师暗暗叹气,正想叫她,突然扑通一声,她跪在刘尚面前,声泪俱下:“刘尚,我从来没求过你,现在求求你,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但是看在以前夫妻一场的份上,我们好歹做了七年夫妻,七年的亲人,你就放过我吧……”

刘尚垂眸看着她,一动不动。

见刘尚没反应,她转而求秦聿,她知道秦聿对刘尚的影响很大,“秦律师,求求你,你劝劝刘尚,我真的错了,只要我有,他要什么都可以,以后他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但秦聿已经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就避开了,不接她的话。

见两个男人都没反应,于湉逮住赵思雨,“赵律师,你是女人,你知道女人有多难,帮帮我好不好?”

赵思雨脸色大变,被她拽着不敢乱动,手足无措:“于女士你先起来!起来再说话!”

“那你会帮我吗?”于湉满脸泪水。

“我……”赵思雨卡住,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知该说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我帮不了……”

“你可以!你帮我求求情!”于湉病急乱投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