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一章 询问完毕

第六百一十一章 询问完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一章 询问完毕

林兴易没说话,但听到这番话,他嘴角一侧几不可察抬起,想来对自己的成功是颇为得意的。

“在你的记者生涯中,前面十年几乎默默无闻,但是短短三年,你就获得非常巨大的成就,你的成果非常迅速,而且非常稳固。”秦聿不徐不疾,不带个人情感,以旁观者的语气说道,“可以看出,你积累了很多年,只要给你一个机会你就会释放出自己的能量,而三年前的那篇报道就是你的机会,在所有人都否定的情况下,你非常精准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唱了一出反戏,并且唱得非常成功——这个事件,是你成功的起点,也是你的得意之作。”

林兴易看着他,感觉他很精准地说出了自己的体会,于湉和刘尚的事件的确是他等待已久的机会,或许初为记者的时候他还有一腔热血,但是在这一行沉寂了十年,再热的血都凉了,他眼睁睁看着纸媒没落,默默做事的人难有出头之日,就意识到老实人已经被时代抛弃,流量为王,妖魔鬼怪活得更好。

没人知道他为了寻找一个机会忍耐了多久,当初采访于湉只是想蹭蹭社会新闻的热度,但是见到于湉,看到她眼中的不甘,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事实也证明那的确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机会,一切水到渠成,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

他成功了!

一夜成名!

他从无名小记者变成了林老师,赢得无数赞赏和关注,不过他认为自己是厚积薄发,也是从这个事件意识到了自己擅长的方面,找到了发展方向,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错,人一旦有了地位,做事就越来越顺利,但不管后来有做过多少有影响力的新闻,他最为得意的,还是抓住了三年的那次机会。

秦聿的这番话让他重新回味了成功的滋味,真是……十分美妙。

“经过三年的名声累积,你成为所在领域的意见领袖,换种说法,你在新闻届成功封神,坐上高高在上的神座,成为金字塔尖上的存在,叫人仰望、向往、崇拜。”

秦聿的声音不徐不疾,语调平静却蕴含着引人入胜的力量,林兴易随着他的描述,慢慢地飘飘然起来,感觉自己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俯瞰众生,受众生朝拜……

“但一周前,你的光环破灭了!”

秦聿一句话将他打回现实,引得他怒火中烧,但面对他的眼刀子,秦聿不错眼地对上,继续戳他的痛脚,“铸成你神座的砖块全是别人的血泪,你所谓的人性全是虚伪,你所谓的正义不过是慷他人之慨,你表面在探讨人性善恶,实际那些文字不过是你拿钱后的产物,你所揭开的真相,不过是为了博人眼球,你把别人的伤口撕开给别人观赏,你把人渣说成情非得已,你从来不会考虑弱者的感受,你——就是个垃圾!”

“你——”

秦聿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快速道:“手执笔杆,不为受害者讨公道,反而帮助一个背叛家庭污染别人人生的罪人,算计无辜之人,吃人血馒头,并以此沾沾自得,视为成功的起点,此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发扬光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只有垃圾才不在意恶臭——三年前的事件确实是起点,是你从一个人转为恶棍的起点。”

“反对!”林兴易的律师大声阻止,“反对自诉方人身攻击!”

但秦聿没有停下来,语气更快:“化身恶棍后,你终于找到自己的人生真谛,给杀人犯强/奸犯各种渣滓洗白,每次看到别人被你颠倒黑白的文字感动,你一定在背后爽到高潮吧?上周还装白莲想用舆论网暴对手,你以为自己是网络之王吗?也不看看自己的尊荣,配钥匙三元一把十元三把你配吗?”

“反对!”林兴易的律师再次打断。

“你现在已经跌下神坛,不再是那个一呼百应的意见领袖,也不再是那个受人尊敬的正义斗士,你再发新闻只会被认为是垃圾,你再发言不会再被追捧,你的微博下面一片骂声,不会有人再将你视为榜样,他们只会将你视为耻辱,现在的你就像一只过街老鼠。”

“反对!!”

“对,你就是一只在阴沟里觊觎别人的老鼠,逮着机会就偷点东西,趁人不注意播撒瘟疫,污染他人思想,以此沾沾自喜,垃圾分类都分不出你的类别!”

“反对!!!!”林兴易的律师拍案而起。

“你闭嘴!”林兴易怒喝自己的律师,双眼充血,死死瞪着秦聿,“我不会失败,只要今天我从这里出去,我就不会失败,只会更辉煌!”

“你出不去。”秦聿跟他的距离只有两厘米,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喘息声,平静道:“垃圾爬出垃圾桶,终究要回到垃圾的位置。”

林兴易勃然大怒,“你才垃圾!垃圾!我一定能出去!”

“你出不去。”秦聿还是冷静笃定的语气,“你将失去一切,包括工作和荣誉,只剩下恶臭的名声,这是报应。”

林兴易的眼睛更红了,“我不会!我一定会出去!”

“失败者只能口嗨,没种跟人正面刚。”

“林先生!”他的律师意识到不妙,想打断,但是他已经听不进去。

“我没种?没种当年就不会搞这么多大新闻!”

“那都是于湉自带话题,你不过跟在她后面捡便宜。”

“放屁!”林兴易被他不屑的口气深深刺激到,不由想起他一点点碾碎自己幻想的过程,顿时怒不可歇,脱口而出:“——当年要不是我教她倒打一耙洗白自己,她到现在还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法庭里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林兴易愕然地慢慢转动视线,看着四周,发现所有人也都愕然地看着自己。

他的律师无力地靠着椅子,用手捂住了眼睛。

秦聿脸色仍然平静,缓缓后退一步,看着喘息粗重的林兴易,“询问完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