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有你没有

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有你没有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有你没有

里面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姜芮书一眼就瞧出怎么回事,却仿佛没有觉察气氛不对,招呼自己前面的人,“陆老板也是刚到?”

随着她这句,凝滞的气氛突然流动起来,陆斯安微笑完美:“是啊,早知道我就在下面等你一块上来了。”

“这也挺碰巧的,没想到大家还能坐一块。”姜芮书笑得自然,“江思豪,你跟陆老板和好了?”

谁跟他和好?但江思豪不肯在姜芮书面前丢面子在,看着陆斯安假笑道:“俗话说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又不是多大的事,哪能一直记恨着,陆老板,你说是吧?”

陆斯安已经快忘记JoJo是谁,被他一提醒就想起来了,还想起来就是在这个地方,脸色顿时降到冰点,磨着牙笑道:“是啊,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不像江思豪还赔了套房子,对了,你那套公寓拿回来没有?”

这回轮到江思豪磨牙,“不就是一套一两百万的房子,随手送的,不值当我费太多心。”

“这么说没拿回来?怎么回事?需不需要帮忙?”陆斯安关切道,“咱们是朋友,你有困难就说,我绝对以无不容,这次官司你也看到我律所的实力了吧?这回不要你十倍律师费,九点五倍就可以了。”

所有人:“……”

这塑料友情也太贵了。

赵思雨都有点看不下去,原来陆老板心黑真不是传言,杀熟也这么麻溜。

眼见两人火药味越来越浓,姜芮书打断他俩,“有什么话坐下来再说吧。”

姜芮书很自然地坐在秦聿身边,秦聿身边是刘尚,刘尚另一边是赵思雨,陆斯安觉得还是坐自己身边人安全,于是坐在了赵思雨旁边,而他另一边就是姜芮书,这就导致了陆斯安跟江思豪对桌。

两人大眼瞪小眼。

夹在两位大佬中间,赵思雨和刘尚两个小老百姓默默降低存在感,怕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唯独自在的就是姜芮书和秦聿,两人凑在一块研究菜谱,也没说什么,但看着就养眼般配。

赵思雨以前跟姜芮书和秦聿私底下一起吃过饭,但这还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见他俩同时出现,秦聿眼帘微敛,目光随着姜芮书的手指移动,偶尔嗯一声,也没说什么,却仿佛收敛了浑身的锋芒和尖锐,整个人笼罩了一层柔和的光。

而姜芮书也完全不同于法庭上的严肃,眉目间透着灵动,突然抬头嗔了身边人一眼,唇边含着浅浅的笑意,没说一句话,但空气似乎变甜了。

就这么一眼,赵思雨觉得自己饱了。

坐在两人身边的陆斯安和江思豪也感觉到了,心里一阵酸溜溜,不约而同看了看对方,想起对方跟自己一样惨,心里总算平衡了点。

在诡异的平衡下,这顿饭吃得风平浪静。

听说江思豪过两天要走,姜芮书有点意外,“你要去哪里?”

“浪够了,回家继承家业。”江思豪叹气,特别欠揍,“以后我会特别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来看你。”

“好好做好你的江总,可别再学什么霸道总裁,靠你吃饭的人可不少。”大学的时候姜芮书就知道他家干什么的,他们这种体量的企业关系很多人的生计,责任很大,做好企业已经不再是自己家的事。

提起过去的黑历史,江思豪满面愁容顿时僵住,“过去的事,咱不提行吗?”

当年他真是脑子进水,信了姜芮书这种年纪小的小女生喜欢霸道总裁,把自己整得跟个神经病似的,简直是他光辉人生中无法磨灭的黑点。

姜芮书抿唇笑,此刻对他已经没什么偏见。

毕竟是多年同学,毕业多年后还能再见已经很难得,这些同学,每一个代表着一段青春的回忆,见了这面不定还有下一面,且见且珍惜。

“咳,不说那些事,我们玩游戏吧。”江思豪转移话题。

“玩什么?”

玩游戏江思豪就拿手了,正想说呢,姜芮书就说:“不玩真心话大冒险。”

陆斯安在旁边嘲讽,“呵呵呵江思豪你窥探什么?”

“谁说我想玩这个了?我们玩‘我有你没有’,谁说不出来就接受惩罚。”江思豪说了一下游戏规则,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土豪,他要啥有啥,自忖不会输给在场各位。

看他不叫陆斯安输光裤子!

“行啊!谁怕谁。”陆斯安自认吃过的盐比这个地主家傻儿子吃过的饭还多,一点不带怕的。

见这两人都说好了,姜芮书自无不可。

于是几人纷纷张开手掌,江思豪轻咳了声,“我有二十辆车。”

所有人:“……”

土豪真讨厌。

其他五人纷纷压下一根手指,接下来是秦聿。

秦聿道:“我有女朋友。”

所有人:“……”

有女朋友了不起!

姜芮书忍俊不禁,接着说:“我有男朋友。”

所有人:“……”

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

陆斯安受不了他俩,嚷嚷道:“你们够了啊!欺负单身狗算什么本事?”

姜芮书怼他,“怎么还带歧视?情侣和狗应该平权!”

“爱护单身狗人人有责。”陆斯安道,“举手表决吧,我先来。”

他举手,剩下三只单身狗也纷纷举手,在场各位都是对手,能限制一个是一个,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单身狗心真脏。”姜芮书叹道。

陆斯安成功阻止狗粮害人,十分得意,接着道:“我有一个律所。”

这个没法比,几人纷纷压下一根手指,轮到赵思雨,她就只有一次机会了,颤颤巍巍道:“我有一个即将到手的执业证。”

陆斯安语重心长道:“小赵,话不要说太慢,表现不好的话,执业证就飞了。”

赵思雨不敢置信地瞪着他,这是在威胁她吧!叫她给他当马前卒,多制造机会吧!

当老板的果然心脏!

后头的刘尚瞅着自己已经全部压下的手指,一阵无语:“……老板们,我输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