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六章 分别

第六百一十六章 分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六章 分别

游戏玩过几波,几人兴趣没那么浓了,三三两两闲聊。

趁着秦聿去洗手间,江思豪凑到姜芮书旁边,“芮书,加个微信?”

姜芮书这会儿知道他没有别的心思,倒不排斥加他微信,欣然同意了。好友验证通过的一刻,江少爷特别感慨,“我终于加上你的微信了,你头像就是你家大橘?”

“嗯。”姜芮书应了声,问他,“你这些年都在国外?”

“对啊,毕业后去美国进修了一门新的专业,开始在美国,后来就世界各地走走看看,还没等我把世界看完就被叫回来了。”

姜芮书还挺羡慕他,浪了十年才回家承担家业,这经历许多人都无法体会,“你真回家继承家业?”

“当然,不然我回国干嘛?在外面浪不香吗?怎么,我不像总裁?”

“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江思豪嗤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这么叫我,我那是傻吗?我那是不乐意计较,计较那么点小钱得费我多少时间精力?我时间可值钱了,才不想浪费在可以用钱解决的小事上。”

姜芮书笑笑,这就是富人孩子的逻辑,本能地就知道什么对自己更重要。

“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干,当好你的江总,希望在你的领导下,你家商场越开越好。”

“必须的,S市也有我家商场,这次过来我也是带任务的,S市经济越来越好,我们打算在这里再开一家,到时候我可能还会过来视察,到时候请你吃饭你可一定要赏脸。”

“如果有空的话。”姜芮书笑道,“你知道法官很忙的。”

“当初你为什么不当律师?”江思豪老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你学得那么好,周教授还收你做关门弟子,我们都以为你会成为一个大律师。”

姜芮书已不是第一次被问这个问题,似乎大家都笃定了她一定会成为律师,并在这行中绽放锋芒……

律师也是她的一个梦想吧,不过成为法官她也不曾遗憾,自己做的选择,她很少后悔。

就像小时候她的梦想是做一个手工艺人,因为爸爸会做很多灵巧的东西,那双手似乎万能的,她想成为那样的人,甚至超越父辈。

如果爸爸没有走出老家,她就会按部就班长大,或许真的会做个手艺人。

不过长大后,这个梦想就埋在了心里,但她也不曾难过。

她很少会为难自己。

姜芮书笑了笑,“阴差阳错吧,就像你不也是学法律的,结果毕业后做的事没一件跟专业有关。”

“我学法律那是想挑战高难度,学法律也比较帅,当初我倒是想上法庭来着,但是……”他幽幽叹了口气,“我爸连实习都没让我去。”

“为什么?”

“他怕我当律师上瘾,以后就不会回家继承家业。”

姜芮书忍不住笑,“你爸的担心其实挺有必要的。”当年江思豪爱玩是真爱玩,但是脑子好使,成绩一直不错。

江思豪哼了声,还想说什么,就看到某个修长挺拔的男人由远而近,一双冷冷的眸子紧紧锁定他。

他还故意逗姜芮书,“看你男朋友的表情,好像我再靠近点就能吃了我。”

姜芮书回头一看,秦聿已经走到旁边,不由笑了,“我男朋友来了,你是不是该回到你的位子?”

“有异性没人性。”江思豪吐槽了一句,坐回自己的位子。

六人又聊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没有多逗留。

江思豪过两天要走,到时候大家在上班没空送他,今晚就算是道别。到了停车场,江思豪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名片,特别骚包地说:“各位,以后请叫我江总。”

陆斯安白了他一眼,但没有扔掉名片,也不知临别在即,还是打算以后褥羊毛。

姜芮书欣赏完他俩的眉眼官司,笑道:“提前祝你一路平安。”

“芮书。”江思豪突然上前一步,给姜芮书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

秦聿的脸一下子黑了。

江思豪迅速松手,咧嘴笑,当年追姜芮书是他年少轻狂,不过他第一次吃亏也是在姜芮书那里,从此清醒了不少,没有继续荒唐下去。

那段青葱难忘的岁月已经远去,但是他一直记得那个小小的芮书,朝气又倔强,从全班最矮,在大家视线的中慢慢长高,长大。

现在终于长大了,比他们所有人想的要漂亮。

可一定要幸福下去……

“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他转身就走,毫不留恋,背对着大家挥挥手,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刘尚跟江思豪一起走了。

刘尚以前工作能力不错,江思豪打算把刘尚带走,算是帮人帮到底,刘尚现在把他当救命恩人,恨不得为他肝脑涂地,对于即将接管家族企业的他,有这样一个死忠是个不错的助力。

对他和刘尚也算是双赢吧。

“这个江大宝……”姜芮书摇头,随后看着秦聿,“我们也走吧。”

秦聿嗯了声,转身看了看另外两人。

陆斯安道:“你们回吧,我安排车送小赵律师回去。”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到家报个平安。”姜芮书跟他们道了声别,跟秦聿一块上了车。

秦聿喝了点酒不能开车,因为四杀后,后头陆斯安跟江思豪迅速摒弃前嫌,联手给秦聿和她挖坑,双拳难敌四手,她和秦聿最后还是输了一次。

秦聿替她喝了被罚的酒,这会儿后劲发作,坐在车上就闭上了眼睛。

“你还好吧?”姜芮书系好安全带,见状不由问了句。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听他声音平稳,她放下心来,随后她发现他微醺的时候,声音比平时要低沉些许,还有点沙哑,特别撩人,听得人心猿意马。

她调低了些温度,“这个温度合适吗?”

他没睁眼,发出一声鼻音。

姜芮书决定先不跟他说话了,发动车子,握着方向盘,很快开离停车场。

到家时已是深夜,秦聿睁开眼,发现这是姜芮书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