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七章 终生邀请

第六百一十七章 终生邀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七章 终生邀请

“你家?”他疑惑地扭头看她,怎么没去他家?让他走回去?

他挪了挪身体坐直起来,侧身过来,“我哪里做的让女朋友不满意?嗯?”

姜芮书笑出声来,解开安全带,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昏黄的光线中,两人的眼睛莹润明亮,“过几天是中秋。”

“嗯?”他不明所以,大约是喝了酒,比平时要呆一些,意外的可爱,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琢磨了一会儿,有了想法:“你在提醒我中秋可以见家长?”

姜芮书轻轻笑了声,“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就可以。”

“真的?”

“真的。”

见她没有生气的迹象,他放下心来,“那能麻烦姜法官送我回家吗?你男朋友喝了酒不能开车,走夜路也不安全。”

“范阿姨这两天回老家了。”她突然说。

“嗯?”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周末我家没人。”姜芮书推门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旁拉开车门,向他伸出手,“来吗?”

他目光深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在邀请你成为我的伴侣,可以带回家的那种,如果可以,将是此生唯一的伴侣。”

突如其来的告白如一道彗星,以无法预料的速度坠入击他心间,庞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都为之战栗。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眼底的情绪都凝滞了,似乎要将她看进自己的眼睛里,慢慢从车中走出,高大的身形带着压迫感,落下的阴影将她完全笼罩住。

姜芮书牵着他的手,“跟我来吧,秦先生。”

秦聿被她牵着进了屋。

整栋别墅黑漆漆的,姜芮书没开全部的灯,客厅也只开了玄关灯,昏暗的光线将将能看清脚下。

他来过她家很多次,还去过她的卧室,但是此刻,陌生感从四面袭来,让他五感放到最大,脚步声在空荡的夜里响起,提醒着他是个擅入者。

“一楼是范阿姨住,餐厅厨房都在一楼,三楼是我爸的卧室,我的卧室在二楼。”

“我知道。”他去过她的卧室。

姜芮书回了下头,轻声笑,“对,你来过。”

两人都不自觉放轻了声音,有种女孩子避开家人偷偷带男朋友回家的隐秘感。

上了二楼,姜芮书牵着秦聿继续往里走,停在一间卧室门前,秦聿知道这是她的卧室,他来过两次,每次来的心情都不一样……

而现在,他竟有点紧张,下意识拽进了她的手。

姜芮书推开卧室,灯光亮起,里面的布置突然映入眼帘,跟他上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被姜芮书牵着走进去,他闻到了十分清浅的冷香,有点像她身上的味道。

“你先去洗澡,我给你找衣服去。”姜芮书把他推进浴室。

“我就这么进去?”

“不然呢?我不会偷看你的。”姜芮书挑眉,“我会光明正大地看。”

“……”

“里面的东西都能用,快去吧,我很快回来。”姜芮书帮他关上门。

他站在浴室里,隐约听到外面的关门声,随后四周就安静下来,她离开的时候应该把卧室门也关上了。

他无奈一笑,转身,一边解开领带,一边查看四周。

这里比他卧室的浴室要小一点,不过也很宽敞,靠窗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浴缸,也不知她平时是不是经常在这里泡澡,浴缸对面是洗脸池,上面摆满了洗漱用品,其中许多东西现在他家的浴室里也摆了一套。

看到这些,他唇角微微勾了勾,修长的手指按住衣扣一颗颗解开,边解便往里面走。

过了一会儿,淋浴间里传来簌簌水声。

洗到一半,浴室外响起敲门声,“衣服给你挂门边哦。”

话音落下,门被推开一条缝,同时一只手伸进来,挂在旁边的挂钩上,没等他说话,那只手就缩了回去,门飞快关上。

他有点好笑,在自己家她倒是知道矜持了。

洗完澡,将头发吹干,从浴室里出来,他突然发现卧室里没有人,灯也关了,只留下一盏落地灯。

床上的被子还整整齐齐,没人动过。

他眉心微微一蹙,看了看卧室四周,静悄悄的不像有人,不由叫了声:“芮书?”

没人回应。

他又看了看四周,走到窗前,抬手拉开落地的窗帘,没人。

随后他去了衣帽间,也没人。

“芮书?”

还是没人回应。

他的眉心皱得更紧,她真的不在卧室。

那去了哪里?都没跟他说一声。

静默了几秒,他走到卧室门前,抬手拉开门,往外看了看。外面的光也很暗,侧耳倾听,四周也很安静。

合上卧室的门,他顺着刚才来时的路往外走,没看到哪个房间有人,她不在二楼。

站在楼梯口,他往上看了看,三楼是她爸爸的卧室,应该不会在楼上。

看着楼下微弱的光,他没怎么犹豫就往下走。

客厅空荡荡的,四周很暗,他原想她可能是饿了,但厨房的方向也是黑暗一片,光是从另一头传来的。

他循着光走,在里面看到了一个转角的地方有一面墙上装着酒架,整面墙都是酒,酒架前是个吧台,姜芮书站在吧台后,眉眼微垂,动作灵活地将几块冰扔进雪克壶,冰块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接着她将朗姆酒、伏特加、龙舌兰好几种酒一起倒进雪克壶,再注入柠檬汁,一个倒置飞快摇晃雪克壶。

咚,放下摇匀的雪克壶,她反手取下一只长饮杯,加上大半冰块,将雪克壶里的酒液倒进杯中,最后可乐加满,她这才抬头,对上他欣赏的目光,将酒杯推到他面前,“客人请品尝。”

秦聿垂眸看着眼前黑褐色的鸡尾酒,“Long Island Iced Tea?”

“嗯哼。”她挑眉,“敢喝吗?”

他笑了笑,坐上高脚椅,端起长饮杯,触手感觉一阵冰凉,还没喝夏季的燥热都去了大半,闻着混合的酒香,他轻饮了一口。

“怎么样?”

“失身酒名不虚传。”

姜芮书笑,“可还受得住?”

“喝一点不要紧。”秦聿放下鸡尾酒,抬头打量了一下这儿,“你经常在这里调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