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八章 要命

第六百一十八章 要命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八章 要命

姜芮书也给自己调了一杯长岛冰茶,“偶尔,有空闲又天气好的话,我就比较有心情,喜欢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在这里喝酒,有时候心情不好,工作压力大,晚上会在这里调一杯酒喝,喝到半醉,第二醒来心情就好了。”

她啄饮了一小口,低着头抬眸盯他,补了句:“今晚是例外。”

秦聿低头一笑,她也是他的例外,许多他以为不会发生,他不会去做的事,在遇到她之后都开了先例,变得那么自然而然。

以前的人生他不觉得有缺憾,曾经做过的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是他所想,但是遇到她之后,人生却有了另一种色彩,但她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另一种生命的意义。

人大概就是这样,看到的越多想得到的越多,得到的越多,才知道自己还有更多没有得到,期待更多,从当下到未来,甚至到生命终止。

“想什么呢?”见他没说话,姜芮书双手撑着下巴问道。

他虚握着长饮杯,偏头看着窗外,“今晚的月色很美。”

姜芮书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因为屋里光线很暗,透过玻璃窗能看到外面月光如薄纱般笼罩花草树木,夜风拂过,月影婆娑,大地寂静,流淌着深夜静谧的美。

姜芮书感觉自己的心情像溪流静静流入的湖,总算体会到为什么月色会那么美,唇边露出微笑,接着道:“风也温柔。”

秦聿回头看她,对上她莹润透亮的眼眸,两人都没说话,但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她想做点什么,便打开音响,悠扬缠绵的乐声在这一小方天地里响起,随后起身走出吧台。

秦聿目光询问,就见她走到自己面前,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这位先生,能请你跳支舞吗?”

一本正经,仿佛她才是男士,但他的确有被宠爱到的感觉。

他一笑,握住她的手,“荣幸之至。”

他握住她的手,一只手搭在她腰间,将她带入怀中,两人没有讲究舞蹈技巧和社交礼仪,随着音乐自然轻轻摇摆,享受难得的深夜时光。

舞曲一首又一首,两人慢慢拥抱在一起,姜芮书靠着他肩膀,秦聿双臂揽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纳入怀中,将下巴抵在她头顶,两人仿佛两棵长在一起的树,枝干比肩而立,枝叶交缠,相依相偎……

窗外,月光静静流淌,无声美好。

“唔……”姜芮书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到身后贴着一片结实的胸膛,醉酒让她有点断片,记忆一时间连不上,但是背后的怀抱让她很有安全感,感觉脑子转不动,索性放弃思考,眼睛都没睁开。

这时,搭在她腰间的胳膊收了收,身后的人似乎凑了过来,声音有些沙哑,“醒了?”

耳朵被热气喷得有点痒,她下意识想躲,往被子里缩。

这一缩,她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被子里光溜溜的。

脑子开始慢慢苏醒,身体的感觉也回来了,比较明显,但也熟悉,她一下子就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难怪说酒后乱性,的确够乱……

“几点了?”她声音带着刚醒的惺忪。

秦聿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九点。”

“这么晚了……”她还是没睁开眼,连动都懒得动。

见她瘫着跟咸鱼似的,他抬手拭了拭她的额头,温度正常,轻声问:“头晕不晕?”

“不晕,就是有点累。”她抱怨。

秦聿笑了声,“再睡会儿?”

“睡不着了。”她很少睡到这么迟,往常熬夜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也能精神奕奕爬起来上班,今天不但赖床,还不想动弹,也亏得这是周末,不然肯定起不来。

太胡闹了。

不过人不荒唐枉少年,她以前没荒唐过,现在补一下青春期才圆满,嗯。

完成自我说服,她更加不愿动弹了,反正今天不上班也没别的事,浪费掉也无妨。

秦聿还从来没看过她这么懒洋洋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便撑着上半身,一只手玩她的头发,一边看她像只猫儿似的赖床。

姜芮书能感觉到他的注视,伸出双手,摸到他的脸,双手捧住,“你干嘛呢?”

秦聿抓住她的手,“饿不饿?”

“有点,但我不想动。”简直是明示。

秦聿笑了笑,“家里有吃的吗?”

“有,范阿姨回老家前给我做了点速冻食物,煮一下就能吃,还囤了不少菜,你看着做好了。”她的眼睛还是没睁开,声音也懒洋洋的,秦聿在她额头吻了下,翻身下床。

等秦聿打开冰箱,才发现姜芮书说的有点不准,冰箱的冷冻层整整齐齐码了两屉的餐盒,一看就不是外面买的,不用说肯定是范阿姨出品,冷藏室也塞满了食物,一样样都用保鲜膜包得清清楚楚,还贴了便利贴,告诉姜芮书这个菜怎么处理,那个菜怎么做,还有煮的凉茶,整个冰箱几乎没有空的地方。

范阿姨是有多担心她会饿着,才给她做了这么多东西。

他拿了两盒小笼包,再冲个紫菜汤就差不多,再晚点就该吃午饭。

姜芮书家的厨房跟他家有点不同,但大致差不多,他很快找到蒸锅,将小笼包放进去,随后放弃了紫菜汤,冲了鸡蛋汤。

十几分钟,早餐就做好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他以为是姜芮书来了,转身一看,整个人都僵住了。

-

在秦聿离开卧室的时候,姜芮书又眯了几分钟就清醒了,估摸着早餐很快就会做好,所以她没有继续赖床,很快就爬起来洗漱。

一边洗漱一边想今天能做什么。

或许不用做什么,就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视就很好。

下楼的时候,她感觉有点不对劲,过于安静,难道秦聿已经做好早餐了?

“这么快?”她嘀咕着,脚步轻快奔向餐厅,突然就看到裹着浴袍的秦聿站在厨房里,几步开外有个人在跟他对峙,赫然是……她爸!!

姜明德面无表情转过脸来看着她,“我需要一个解释。”

姜芮书捂住脸,要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