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一十九章 见家长

第六百一十九章 见家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一十九章 见家长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饶是习惯处理各种突发状况,面对眼前的局面,她也麻爪了,她爸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不是下周才中秋吗?往常过节他只提前一两天回家,不然她也不会叫秦聿来家里。

听到的话,姜明德语气十分平静:“打扰了?”

“……”她从来没听过她爸用这种口气说话,除了几次闹矛盾,他都不会跟她说重话,现在语气倒不重,但听起来叫人的心七上八下。

正想着怎么解释,姜明德目光凉凉地扫了她一眼,见她也穿着浴袍,语声也凉凉,“把衣服换了,想好再来跟我说。”

姜芮书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给秦聿使眼色,让他跟自己来。

两人转身上楼,直到上了楼,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才消失。

姜芮书下意识觑了眼秦聿的表情,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她知道他心情不好,歉意道:“对不起,我以为我爸下周才回来,往常他过节也只提前一两天回来,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回来……”

一想到刚才的场面,秦聿的脸就木了,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你爸爸最讨厌什么人?”

“我爸?”她明白他的意思,“你别担心,我爸不会对我怎么样,也就不会对你怎么样,我都这么大了谈个男朋友不容易,他要敢凶你,我就凶他。”

“这样的话,你爸爸可能会对我意见更大。”

“那我就离家出走,跟你私奔要不要?”

听她胡说八道,他不由失笑,“不会让你私奔的。”

话是这么说,但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今天这样猝不及防的见面在他遇到过的所有场面中最没把握的一次,第一次这么局促紧张,完全不知道姜芮书爸爸会怎么看待他。

他深吸了口气,今天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要过去。

两人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姜明德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臂,眼帘微垂,脸上没有表情。

姜明德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容貌就四十出头的模样,两鬓已有些发白,但他没有染黑,反而叫他看起来威势更重,有一种上位者长期凝聚的压迫感。

他的五官跟姜芮书有六七分相似,两人一看就是父女,现在仍能看出他相貌出众,气质成熟沉稳有城府,年轻时或许更出众,不过姜芮书没有他那种锋芒,也不似他那样第一眼就叫人惊艳,或许是中和了妈妈的长相,更温润柔和。

听到脚步声,他微抬头,见姜芮书和秦聿并肩走来,他没动作,也没吱声,等两人走到他面前,这才抬眸,从下到上打量跟他女儿站在一起的年轻男人。

秦聿换了身便装,不是很合适,但好歹比刚才能看,姜明德审视的目光毫不遮掩,似乎要把他从头到尾每个毛孔都打量一边,这种目光不是很礼貌,可以说是冒犯的,他心知姜芮书爸爸有意下他的脸,但是谁叫他和女朋友胡闹被家长撞见。姜明德没发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爸。”姜芮书叫了声。

姜明德这才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语气地缓缓道:“坐吧。”

姜芮书和秦聿在他对面坐下,老老实实排排坐,跟小学生似的等着挨训。

姜明德没看他俩,眼帘垂下,也不发话。

姜芮书知道她爸在给她吃教训,因为她见过她爸这么摆脸色,公司高层就各个诚惶诚恐,这话头得自己先开,于是她说道:“爸,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秦聿,他是个律师,我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

姜明德这才抬起眼帘,但他脸上还是没什么情绪,但像他这样的上位者没表情的时候更叫人心里没底。

“男朋友?什么样的男朋友?”

姜芮书:“……”

秦聿:“……”

还能是什么样的男朋友?说得秦聿好像她小情人似的。

姜芮书心知她爸是故意的,想说当然是奔着结婚去的男朋友,但她觉得这样说的话,她爸可能会更介意,只好说:“爸,你别这么问,我和秦聿是在认真交往,不是那种随便谈谈的。”

“抱歉,我不知道。”

姜芮书心里自己理亏,讪讪道:“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本来打算这两天告诉你来着。”

姜明德没说话了,没为难她,但也没接话,眼观鼻鼻观心,跟佛爷似的。

见气氛渐渐凝固,姜芮书自己接话:“秦聿,这是我爸,我现在唯一的亲人。”

“伯父您好。”秦聿不卑不亢道,“我叫秦聿,目前是一家律所的合伙人,京城人,以前跟芮书是校友,家里做实业,我父亲从事科研工作,我母亲管理家族产业,其他家人从事教育和艺术方面的工作,我个人定居S市,现住凯旋公馆,今天这么失礼真的很抱歉,但我和芮书都不是有意隐瞒,只是出于慎重考虑,想感情稳定后再告知双方家长,原本打算中秋前告知你,可以的话等中秋登门拜访。我和芮书对这段感情的态度一样,都是认真的,希望能得到您的允许。”

他一开口就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个大概,虽然说的不是很详细,不过也能品出不少意思——

他个人能力不差,已经有自己的稳定事业,家境也不差,做实业能生存下来很可能是老牌企业,分量不轻。家族兴旺,人口不少,但家人各有各的事业,而且都很优秀,是有底蕴的家族,不存在争产这样的矛盾,能住进凯旋公馆也说明他经济实力优越,能配得上姜芮书。虽然现在不分三六九等,但门当户对的婚姻更大概率能幸福,至少家庭琐事上不会有太大矛盾,而他个人是律师,姜芮书是法官,因为工作走到一起,这意味着他跟姜芮书在三观上不会有太大分歧。

暂时隐瞒关系不是别有居心,而是慎重,说明他十分重视这段感情,今天的见面虽然有点荒唐,但姜芮书是什么性子,做父亲的很清楚,这么多年就没见她带几个朋友回家留宿,更别提异性,她不是轻浮之人,能带回家来说明已经足够信任他,也足够重视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