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二十三章 好好说话

第六百二十三章 好好说话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二十三章 好好说话

吃过晚饭,秦聿不由想姜芮书和她爸爸不知道吃好了没有,手机里没有新信息,她应该还脱不开身。

正想着,姜芮书发了条信息过来:【有空吗?】

他不明所以,回道:【有。】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起。他站在楼上往外一看,就看到姜芮书牵着一只大肥猫站在他家门外,笑着朝他挥挥手。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她一副surprise的表情。

“你不是说这几天不能过来?”他推开门,看着笑吟吟的姜芮书,眸中溢出浅笑。

姜芮书笑起来,“我自己不能过来呀,是大橘要出来散步。”说着扯了扯牵引绳,“大橘是不是?”

姜大橘正围着墨玉打转,听到铲屎官叫自己便甩了甩尾巴做回应。

秦聿不由笑了笑,转身关上门,“晚饭吃了吗?”

“吃了,阿姨送到的时候正准备做饭来着。”姜芮书低头,墨玉仍是一副高冷优雅范儿,她跟墨玉打了招呼,接上刚才的话题,“不过明天不用麻烦阿姨送了,我爸会做饭,他这次回来休假的,范阿姨不在家,他闲着正好做点家务。”

“你爸爸做家务?”听她说得自然,秦聿问道。

“嗯。”

秦聿默了默,“你家里人都比较会做家务?”

姜芮书愣了愣,过了几秒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眼睛慢慢变弯,但还没等她笑出来,嘴突然被捂住,“唔唔唔——”

她不敢置信地瞪了瞪秦聿,连忙扣他的手。

但秦聿可是能把她从一楼公主抱到三楼的,她这点力气虽没有蚍蜉撼树那么夸张,但是秦聿在她面前拥有绝对优势,她扑腾了一下没能叫他松手,只能又瞪了他一眼:太过分了,笑都不让人笑!

秦聿绷着嘴角警告她,“你好说说话。”

他还知道刚才那话叫人发笑。

姜芮书又忍不住笑起来,眼里的笑意像胡中的水一样波光潋滟,忽然不动了,撅起嘴,在他掌心吻了下。

秦聿毫无防备,感觉过电似的,胳膊颤了颤,连忙松开。

想到自己出门前洗过手,他还是忍不住道:“你也不嫌手脏。”

“你浑身上下都是香的。”

猝不及防被耍流氓的秦聿:“……好好说话。”

姜芮书虚心请教,“哪句没说好?你指出来,我再好好说一遍。”

再让你耍一遍流氓吗?秦聿拽住她的手,不让她再搞怪。

姜芮书一手男朋友一手猫,感觉人生圆满。边走边接上刚才的话题,“我会做家务是因为小时候爸妈不在家,至于我爸,他以前就是个在外面讨生活的普通人,什么都要自己做,但是我家没有必须会做家务的要求,又不是给家里找保姆。”

秦聿也知道自己想多了,道:“我家也是。”

姜芮书一笑,“那可真巧。”

“无巧不成书。”他说了她的名字。

姜芮书眼睛弯弯,看着地上拉得长长的影子,问道:“你明天遛弯吗?”

“嗯。”

“后天呢?”

“准时回家的话。”

“那一起。”

“到时给你电话。”

“好啊。”

影子越拉越长,姜大橘饶有兴致地追着影子跑,想要打猎的墨玉只能且走且看,希望回家前能抓一只猎物凯旋而归……

周末很快过去。

经过周末休息,许多人不但没休息好,反而精神萎靡,有的玩太嗨没恢复,有的纯粹是开工第一天怠惰,何况再过几天就是中秋假,简直叫人望眼欲穿。

不过赵思雨除外。

周一大清早她特地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比平时多花了半小时来打理仪容,化妆都比平时要认真几分,最后再三确定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不妥当,这才出了门。

怕拥挤影响仪容,她忍痛打车去律所。

到律所的时候人还不是很多,她把包放好,又拿出小镜子给自己照了一下,确定自己头发没乱,随后跑去找陶霖。

“小赵律师这么早呀?”

“早啊。”

“今天什么好事这么开心?”

赵思雨笑而不语,远远看到陶霖来了,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快步走过去。

“陶助理早。”

陶霖抬头一看,“早,你今天这么早?”

“我哪天不早啦?”赵思雨嗯哼了声。

见她杵在自己面前不动,陶霖以为她找秦聿的,头也没抬,一边整理桌面一边说道:“秦律师还有半小时才来。”

“哦。”她应了声,又问:“你知道秦律师今天心情怎么样吗?”

陶霖白眼,“他还没来我怎么知道?”

“哦……”

“还有事?”

“你看我今天这身还行吧?”

陶霖闻言抬头,见她抬头挺胸似乎要展示什么,“就那样。”

“……你就没发现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陶霖上下打量,见她暗示的意味更浓了,不禁皱了皱眉头,“我可是有交往对象的人,你这么嫩不是我的菜。”

赵思雨差点被他这话也噎死,瞪眼道:“你也不是我的菜,我喜欢成熟稳重温柔型的。”

“梁律师那种?”梁律师是大安的老律师,真·老律师,孩子上大学那种,脾气出了名的好,绝对成熟温柔又温柔。

赵思雨:“……”她又不恋爹。

赵思雨盯着他:“你眼睛圈这么重,学习时间管理去了?”

居然会内涵了。陶霖不由刮目相看,“哟,得了秦律师两分真传了,你这是准备出师了?”

赵思雨马上挺起胸膛,“以后请叫我赵律师,不要再叫小赵律师。”

“执业证拿到了?”

赵思雨马上气弱了许多,“这不是等着秦律师给我证明吗?”

陶霖哼笑了声,哪能不明白她一大早跑来是为什么,“秦律师心情好不好我不知道,不过他带完你之后应该很久都不想再带新人。”

“为什么?”

陶霖双手抱臂,“你说为什么呢?”

她嘴唇动了动,“我没那么差劲……吧?”

陶霖知道今天是她的重要日子,没继续打击她,“不过你真的要好好谢谢秦律师,他很少很少带新人,如果这次不是他刚从京城过来,陆老板想让他做干点事别想以前,你压根不会分到他手下。你也别怪他压着你不给你上法庭,一年时间太短,上法庭不是律师最重要的手段,解决问题才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