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二十五章 这法官有毒

第六百二十五章 这法官有毒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二十五章 这法官有毒

C区法院。

“牙膏应该从下往上挤!”

“谁规定牙膏非要从下往上挤?”

“你不恶心?”

“我不恶心!”

“因为你根本就是个恶心的人!”

“我恶心你还跟我结婚?”

“那是我眼瞎!结婚前没看出你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

“我好歹金玉其外,你连素颜都不敢让我看!”

“这婚离定了!”

“谁不离谁是狗!”

调解室里,一对年轻夫妇吵得不可开交,姜芮书几次阻止都没能打断他们,索性撑着下巴,默默看着这两口子互喷口水,顺便多了解下他们的矛盾点。

“吵完了?”吵了近半小时,这两口终于消停下来,姜芮书看着记事本上十几条笔记,心道这两口子的生活矛盾未免也太多了点,还全是点鸡毛蒜皮的事。

两口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当着法官的面吵了这么久的架,冷哼了声,撇开头不愿看对方。

姜芮书道:“听了你们刚才的激烈交流,我大致了解了你们要离婚的原因,总结说来就是生活习惯分歧是吗?”

“法官,你见过非要别人从下面挤牙膏的人吗?”

“牙膏不从下面从哪儿挤?从上面挤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又没把牙膏糊马桶上,哪里恶心了?”

“哪哪都恶心!”

才说两句又吵起来,姜芮书敲敲桌子,两人指着对方,异口同声道:“法官你说她/他是不是有毛病?!”

姜芮书笑了声,“你们两口子还挺默契。”

两口子瞪对方一眼,闭上了嘴。

姜芮书坐直了身体,看着记事本上的笔记,“我来总结一下你们的矛盾,第一,挤牙膏,方女士习惯从下往上挤,乔先生习惯从上往下挤,是吗?”

“没错。”

“这个好解决。”姜芮书看着他俩,“你们一人一支,不管是从上往下挤,还是从下往下挤,或者横着挤都行,想怎么挤怎么挤。”

两口子:“……”

姜芮书继续道:“第二,方女士漱口的时候习惯用杯子接水,乔先生习惯让水一直流着,是吗?”

“他太浪费水了!”

“那点水值多少钱?”

两人又怼起来。

姜芮书敲桌子,让他们安静下来,“这个问题也很容易解决,水费让乔先生教就行了,他浪费他的。”

两口子:“……”

姜芮书又道:“不过乔先生,你这个习惯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养成的吧?水费的确不贵,但真的浪费,能改的话还是改了。”

乔先生梗着脖子不吭声。

姜芮书往下说道:“第三,乔先生习惯出门前洗澡,但方女士习惯只在晚上洗澡,这也不是问题,乔先生你只在晚上才跟方女士睡一块,白天怎么样她也不是没管你吗?”

乔先生:“……”

“第四,方女士喜欢把衣服晾在阳台,乔先生喜欢用烘衣机,不喜欢阳台晾衣服——方女士,阳台晾衣服不见得会比烘干的干净,如果你们住的不是凯旋公馆、豪苑华庭这样高度绿化的住宅区,晾衣服其实很容易沾染灰尘,不如烘干。”

方女士:“……”你知道你说的这几个地方房价有多高吗?

“第五,方女士喜欢喝热水,乔先生一年四季喝冰水——这跟牙膏一样,你们各喝各的不就行了。”

“第六……”

她把他们的分歧一条条念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感觉不可调和的矛盾,从她嘴里说出来全是鸡毛蒜皮,搞得他们好像小题大做,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闹到法院来。

两口子:“……”这法官有毒吧?

最后姜芮书劝他们俩,“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不可能没有摩擦,这世上没有百分百契合的人,有的话那也是原本相爱的人迁就对方磨合成的默契,你们才结婚几个月,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为什么不尝试着迁就一点对方?或许你们各退一步,就什么矛盾都没有了。”

两人沉思许久,觉得她的话挺有道理的,临走前方女士忍不住问道:“姜法官,你这么有经验,这是你跟你老公的相处之道吗?”

“我还没有结婚。”

“那你怎么知道两个人怎么相处?”

“我有男朋友。”

“那你跟你男朋友……”

“我跟我男朋友挺默契的,目前为止没有发生过矛盾。”

莫名被塞一把狗粮的两口子:“…………”这个法官真的有毒。

送走怨念的小两口,姜芮书抬手看了看时间,下班了。

傍晚回到家,她感觉家里有点不同,到厨房一看,既惊喜又意外:“范阿姨,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范阿姨回头一看,脸上露出笑意,“芮书回来了。”又道:“本来回去就是看看老家的人,看完就回来了,你和姜总在家,我也不放心。”

“我爸会做饭,饿不着。”昨天和今早就是她爸下厨,比不上范阿姨,不过她不挑,感觉还挺不错的。

范阿姨笑道:“左右我没什么事,早回来晚回来没多大区别,倒是你,这两天我不在,听说你都有男朋友了?”

姜芮书:“……我爸告诉你的?”

“你爸爸说中秋有客人登门,我一问是秦先生,还有什么不明白?”再好的邻居也不会中秋节一起吃团圆饭,还是一家之主的姜明德亲自发话,意义自然不同。

姜芮书有点羞愧,“我不是故意瞒着的啦,就是想稳定点再告诉你们。”

“那上次秦先生来家里吃饭你们在一起了没有?”

姜芮书:“……”

“当着我的面装不熟,你们年轻人可真会玩。”范阿姨轻轻点了点她额头,嗔怪道:“难怪你那么喜欢溜大橘,还经常大半夜才回家,冤枉大橘说是它爱玩。”

真是甩锅一时爽,揭穿火葬场。姜芮书弱弱道:“范阿姨,黑历史您就别提了行吗?”

范阿姨看她气色红润,看来恋爱真叫人开心,“认准秦先生了?”

“当然,我可追了他好久,准得不能再准。”

范阿姨深以为然点头,“也是,反正秦先生那样儿,怎么也不是你吃亏。”

姜芮书:“……”

范阿姨,你到底是哪边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