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大不中留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大不中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大不中留

吃过晚饭,姜芮书在范阿姨意味深长的目光中给大橘套上牵引绳,一本正经地出门遛弯去。

范阿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头感慨:“女大不中留……”

晚上她回来得比平时要早,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倒真像去遛弯了,不过范阿姨知道肯定是去了秦聿那里。

小年轻恋爱如胶似漆,不过范阿姨还挺高兴的,同时开始筹备中秋怎么招待秦聿。

第二天,大安律所。

赵思雨还在等面试安排,她这段时间还要继续跟着秦聿,不过秦聿最近没什么开庭的案子,今天全是来找他咨询的,所以她没什么事可做。

她也在纠结,拿到执业证后到底是独立还是继续跟着秦聿,萧律师和乔律师的建议无疑十分有参考价值是前辈经验,她也问过一些同学,如果继续跟着师傅不能更进一步不如独立,但如果是跟着合伙人级别的这种大咖律师,独立不如抱大腿,过个两三年再说。

秦聿不管从哪方面都是拔尖的,但是她跟秦聿有许多观点存在分歧,继续跟着秦聿无疑会受制于他,而且她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职业规划,准备专注于一个领域,不想像秦聿那样什么案子都接,他那样对一个成熟的律师来说都不容易,更别提她一个小新人。

纠结了大半天都没纠结出结果,她长长叹了口气,捶捶发胀的脑壳,“算了,等面试过了再说吧。”大安的竞争很激烈,不是每个实习律师都能留下,就算她能留下,说不定秦聿也不会答应要她做助理,走一步看一步吧。

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她端着咖啡杯,想着先泡杯咖啡,顺便看看秦聿有没有事给她做。

她往秦聿办公室走去,就见办公室门关着。

“有事?”见她往里面看,陶霖不由问道。

“没有,就是想看看秦律师有没有事给我做。”她说道,“里面是什么人?”

“来做离婚咨询的。”

“最近怎么感觉很多离婚案件?”

“大概天气太热吧。”

赵思雨:“……”天气热脾气暴躁吗?

“今天应该没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安排就好。”

“哦。”她有点遗憾,端着咖啡杯转身离开。

茶水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泡好咖啡出来,看着其他同事来去匆匆,忽然感觉有点落寞,虽然律师们时常调侃律师是个24小时待机的职业,半夜一个电话就要爬起来飞赴异地,但是对于一个律师来说,忙碌才是最佳的职业状态。

暗暗叹了口气,她忽然若有所感,扭头一看,发现有个小孩蹲在律所门外小心翼翼往里面往。

被她发现,小孩似乎瑟缩了一下,慢慢蹲下,往墙边挪了挪,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但没有离开。

这小孩怎么奇奇怪怪的?

赵思雨心中嘀咕,不过看这孩子的年纪十来岁,廋廋小小一只,头发凌乱,头发长长的几乎遮住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迷路了。担心孩子需要帮助,她放下手里的咖啡,朝外面走去。

看着她靠近,小孩又往旁边躲了躲,赵思雨推开门,就看到小孩蹲在墙根,神情局促,却又忍不住偷偷打量她。

她蹲下身来,平视着小孩,发现他穿的是校服,十三中?好像离大安挺远的,今天没放假吧?

将心里的疑惑压下,她轻声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今天不上课吗?”

小孩低着头没说话。

“你是不是迷路了?跟同学走散了吗?”

小孩摇头。

不是迷离也不是走散,那就是主动来这里的?不过他一个小孩来律所做什么?赵思雨有点奇怪,“我是这个律所的律师,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吗?”

听到这句话,小孩突然抬起头,嘴唇动了动,但他似乎顾忌着什么,还是没说出话来。

但他的反应让赵思雨摸到了头绪,这孩子可能真的需要帮助,于是她继续问道:“你是来找律师的吗?我叫赵思雨,你需要律师的话,我可以帮你哦。”

小孩只是看着她,似乎有什么想法,但又有所怀疑。

赵思雨耐心道:“或者你有没有想找律师?我可以带你进去找,里面全是律师,不管什么类型的委托都能接,我们大安律所是S市可是非常有名的,需要什么帮助你就说,不用怕!”

小孩扣着自己的衣角,似乎要抠出一个洞来,继续沉默。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你是十三中的学生?”

“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你是放学了吗?”

……

赵思雨尝试跟他沟通,但他都是沉默,只是时不时往律所里面看看,不由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缺陷?

她看了看时间,“我们待会儿要下班了哦,我送你回家吧。”

小孩这回有反应了,摇头拒绝。

她有点头疼,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想了想,道:“那我叫警察叔叔过来送你回家好不好?”

这时,小孩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律师?”

“嗯?”赵思雨有点奇怪,“我们这里的律师都很厉害,你说的是哪位?”

“很厉害,很有名……”

赵思雨哭笑不得,他们律所很厉害很有名的律师可多了,不过要说最有名的——

“你是找秦律师吗?他在我们律所最有名,前几天刚打完一个网上很有名的案子。”

“是不是……”

“嗯?”

这时,秦聿送委托人出来,赵思雨指了指里面,“那就是秦律师。”

小孩抬头看了看,就见里面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神情冷峻,跟电视里看到的人一样,而他身边的女人穿金戴银,一看就是有钱人。

小孩突然站起来,转身拔腿就跑。

“哎!你怎么了?”赵思雨叫道,但眨眼间小孩就不见了人影。

门缓缓打开,秦聿送走委托人,见赵思雨站在外面,“你在这里做什么?”

赵思雨耸耸肩,“刚才有个小孩也不知道来干什么,你一出来他就跑了。”

秦聿眉心微微一蹙。

“我不是说你吓到他,就是不知道他来这儿做什么,连名字都不肯说。”

秦聿轻飘飘瞥她一眼,“看你靠不住吧。”

赵思雨:“…………”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