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二十八章 守不住

第六百二十八章 守不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二十八章 守不住

她嗯哼了声,走到衣橱前,拿起他刚才放下的针织T恤,“这件不错。”

很常规的便服,舒服为主,百搭款那种。

其实他也考虑过,“会不会太随便?”

姜芮书知道他的心思,觉得很可爱,忍不住掩唇笑了笑,转身走向另一面衣橱,这里面全是礼服,有半正式的小礼服,晨礼服和传统标准燕尾服。

姜芮书有心使坏,挑了那套拖着长尾的燕尾服,“试试这套。”

秦聿一看她挑的那套,一时有些无言,“……这套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姜芮书挑眉,“你的意思是见我爸爸不需要隆重?”

秦聿按按眉心:“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刚才不是还说T恤不错吗?”

“我随便说的。”

他看了看她手里那套燕尾服,这套礼服他现在都还没穿过,这么正式的大礼服能穿的场合不多,“你爸爸会穿这么正式吗?如果不是,我这么穿会比较奇怪。”如果她爸爸是那种极其讲究的人,双方第一次正式见面穿礼服并无不可,但是据他所知,她家没有那么多讲究。

“你先穿给我看看。”

这句话就暴露了她的用心。

秦聿无奈地接过燕尾服,深深看了看她,转身换衣服去。

姜芮书暗笑不已,她还从来没见过他穿礼服,尤其是这种特别正式的大礼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

趁着他换衣服的空档,她将衣帽间转了转,给他挑了两套衣服,还搭了鞋子。

这种给自己男人准备衣服的感觉还挺新鲜的,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种贤妻良母上身的感觉,还挺满足的。

突然,她若有所觉,回头一看,只见秦聿站在衣帽间门口,缎面戗驳领黑色上衣配双色侧章黑色西裤,长尾垂至膝盖,将他的腿拉得又长又直,内搭麻质白色方领三粒扣背心,将他的腰恰到好处封住,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到了极致。

姜芮书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眼睛根本没办法从他身上挪开,致命般地被吸引,随后仿佛受到蛊惑般走过去,目光从上到下将他身上每一寸都扫过,“你是我男朋友?”

秦聿伸出一只手,她不受控制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他掌心,随后他握住她的手,低下头来,在她手指背轻轻一吻。

这一吻如会心一击,直接击中她的心。

姜芮书有了答案,“我想让你做我老公。”

秦聿不由笑了声,“现在不是在成为的路上?”

“名分可以先不要。”她踮起脚,双臂攀住他脖颈,“可以先事实……”

秦聿笑着给了她一个长吻,直到两人呼吸变乱,才轻喘着分开。这一刻他也有点姜芮书刚才的想法了,想结婚,这样他们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不怕外人打扰。

他凝眉看着她,轻声道:“等见过我家人,我们可以开始考虑这件事。”

姜芮书感觉到他的心意,心里甜滋滋的像泡在蜜糖里,正了正他领口的白色领结,道:“到时候再说吧,我想快点,但又不想那么快。”

秦聿惩罚性地捏捏她的脸,勾起他心思的是她,说不想的又是她,做人女朋友不要太过分。

姜芮书很懂他的心情,吃吃笑了声,转身给他拿挑好的衣服,“试试这两套吧。”

其中一套就是先前挑的针织T恤,另一套是白衬衫,也是日常款。

“这回确定了?”秦聿目露怀疑。

“在家里吃饭不用太正式,穿常服就可以。”姜芮书说完又补了句,“等订婚的时候再穿正装。”

又撩拨他。

秦聿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拿着两套衣服去换,比较一番后,姜芮书挑了针织T恤那套,理由是:“我爸其实挺老派的,喜欢清爽简单的小伙子。”

“真的?”他也知道是这个理,但这么随便,她爸爸会不会觉得他不讲究?

“嗯……”她摸着下巴有点犹豫,“你想听真话还是漂亮话?”

秦聿下意识觉得这两话都不是好话,但还是想知道:“漂亮话?”

“你穿什么都好看,我爸肯定会喜欢你。”

一听就很假,他可还没忘记那天她爸的脸色,他走的时候连客套的慢走都不说,只说好走,要多不待见有多不待见。

“真话呢?”

姜芮书往后退了两步,退到门口去,这才笑着说道:“你容貌太盛,穿简单点中和一下,免得我爸觉得你守不住。”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他守不住?把他当什么人了?

他眉毛一竖,大长腿往前一迈就要逮住她,但姜芮书早有防备,他刚有动作就迅速往后一退,转身就跑。

“你给我站住!”

“你让我说真话的哈哈哈哈……”

姜芮书笑着跑到卧室,看他要追上来,连忙跑到沙发后。两人隔着一张沙发,秦聿一动,她跟着动,围着沙发打转,就是不叫他靠近。转了几圈,秦聿不耐烦直接仗着手长扑过去抓她,她尖叫一声,险险躲过,连忙跑到床后,秦聿跳过沙发追上来,两人隔床相望。

姜芮书身后已经没有可以遮挡的东西,逃无可逃,秦聿盯着她慢慢绕过床尾,姜芮书随着他的动作也被逼到了床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气氛一触即发。

突然,秦聿大步跨前,飞快伸手作势抓人,但与此同时,姜芮书直接甩掉鞋子跳上床,想从床上跨过去,不想秦聿也有防备,她刚跳上床就被秦聿从后面扑倒,她尖叫了声,两人在滚上打了个滚,她被死死压下他身下。

“你刚才什么意思?嗯?”男人语气危险,眼神也染上了危险的意味。

“什么什么意思?我刚才说什么了?你不要乱冤枉人。”她现场表演金鱼记忆,无辜地眨眨眼,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就知道她不认账,但秦聿知道怎么治她,掐着她的腰,往她腰间的痒痒肉一挠,她果然受不了,哈哈笑起来,“你住手!哈哈哈哈哈快住手!哈哈哈哈哈……”

她还想挣扎,但是根本无法撼动他,没一会儿笑得脸颊嫣红,眼泪都出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