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三十章 小秦

第六百三十章 小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三十章 小秦

范阿姨第一次见她这样,觉得有趣,笑道:“你就放心吧,秦先生不是那种稳不住的人,这是必须经过的考验,你爸爸应该是有些话要跟秦先生说,你别去打扰他们,真担心的话,不如给我打打下手,咱们快点忙完,你好早点解救你的亲亲男朋友。”

亲亲男朋友……

听范阿姨这么打趣自己,姜芮书哭笑不得,“范阿姨,您懂得可真多。”

范阿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你也要给秦先生一点表现的机会,现在不趁机表现,后头更难表现,你爸爸考验他说到底也是为了你。”

理解是一回事,但担心又是另一回事,姜芮书心里暗暗叹气,只能问道:“范阿姨,这还要多久好?”

“快了,你帮帮我会更快。”

姜芮书闻言连忙道:“那我帮您切菜。”

“好啊。”范阿姨笑呵呵。

但是显然范阿姨嘴里的“快了”跟她理解的“快了”不一样,她以为十几分钟就好,但她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个小时都还没有结束,搞得她有点怀疑范阿姨是不是得了她爸的吩咐,故意在厨房拖着她。

好在范阿姨没有继续拖下去,很快就说可以吃饭了。

她脱下围裙去客厅叫人,一进客厅就见她爸和秦聿神情严肃,也不知道刚才谈了什么。

她有些担心,但没表露出来,走过去笑着问道:“爸,你们聊什么呢?”

姜明德看了看她,随意道:“随便聊了聊,挺好的。”

姜芮书看看他,再看看秦聿,他脸上看不出半点愉悦,秦聿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背脊笔直,整个人还端着,也看不出哪里挺好。

但现在也不是问的时候,顺着姜明的话道:“那就好,可以吃饭了,一会儿再聊吧。”

“这么快?”姜明德道。

姜芮书假笑:“看来你们真聊得不错,时间如梭啊。”

姜明德没理她话里有话,站起身,“小秦一起来吧。”

小秦?听到这称呼,姜芮书诧异地看向秦聿,你?

秦聿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应道:“好的,伯父。”

姜芮书忍俊不禁,还真是叫他啊?真是从没听人叫过他这么土味的称呼,莫名带感。

家里的餐桌是长方桌,姜明德坐了上首的位置,姜芮书坐在他右手边,对面是秦聿,范阿姨坐在姜芮书旁边。

这么坐,秦聿左手边没人,他有点不习惯。

他家人多,往年过节家里都特别热闹,要用那种特别大的大圆桌才坐得下,再过几年,等他们这辈开始结婚生子,那时候就需要分两桌才坐得下。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家里才四个人过节,还是加了一个他,他不禁想姜芮书以前过节,尤其是她还跟妈妈住一起的时候,逢年过节都只有两个人,妈妈去世后,回这边跟爸爸住,也就多了一个范阿姨。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姜芮书以为他不习惯,故意跟他搭话:“有一道我做的菜,一会儿你尝尝是哪盘。”

感觉到她的关心,秦聿笑了笑:“猜对有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奖励?”姜芮书眉眼带笑看着他。

见她开心,秦聿心头渐渐柔软,“你给的什么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心里肯定在打坏主意,但秦聿舍不得反驳她,轻轻嗯了声。

范阿姨将他们的眼神互动一起看在眼底,算是体会到网上说的被狗粮撑到的感觉,感情好不好看眼神就知道,看来芮书真的很喜欢秦先生,秦先生眼里也全是芮书,打心底里为他们感到高兴,不过……

她看了看首座上的姜明德,只见姜明德仍是脸色淡淡的,瞧不出高兴不高兴。

姜芮书也注意到了她爸的沉默,“爸,你也尝尝。”

姜明德往十几道菜一扫,“猜对了有奖励?”

姜芮书:“……”你学我男朋友干什么?

但她爸今晚可能要跟秦聿杠上,她只好道:“爸,你猜对了我唱歌给你听。”

姜明德不置可否,叫范阿姨拿酒过来,姜芮书以为她爸要跟往常一样喝点葡萄酒,谁知范阿姨拿了瓶茅台,她忍不住问道:“爸,你平时不是喜欢葡萄酒吗?”

“今晚想喝茅台。”姜明德将目光转向秦聿,挺礼貌的问:“小秦喜欢喝什么酒?”

秦聿一听就知道这是冲自己来的,今晚避不了喝酒这一关,微微笑道:“我都可以,不过我平时不常喝酒,可能酒量不是特别好。”

姜明德点点头,叫范阿姨给秦聿倒上。

姜芮书心知她爸打什么主意,跟着道:“我也要。”

“你那一杯倒的酒量,别喝醉了失礼,叫范阿姨给你倒点果汁吧。”姜明德不容置疑。

姜芮书:“……”

范阿姨忍俊不禁,给她倒了杯椰汁,“喝这个吧,降火。”

姜芮书幽幽地看着范阿姨,这真不是在内涵她?

秦聿有点好笑,她的酒量的确浅了点,喝醉了还喜欢装没事人,虽然有趣,但今天的确不宜喝醉,于是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的。

姜芮书放不下心,她爸的酒量挺大的,不知道秦聿能不能扛得住。

“开动吧。”姜明德动筷子。

见姜明德先动了,秦聿才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面前的青菜。

感觉气氛过于安静,等他们尝过几道菜,姜芮书问道:“猜出哪道菜是我做的了吗?”

她眨眨眼,向秦聿暗示,快点回答。

秦聿手一顿,想了想自己刚刚吃过的几道菜,水平都很在线,口味也熟悉,是范阿姨的手艺,但她的意思是自己已经吃过她做的菜?这样的话,菜式应该不会很复杂,就只能是……

“清蒸鱼。”姜明德道。

姜芮书不敢相信,“爸,你都没尝过怎么知道?”

“一看就知道。”

“怎么看的?”她目露怀疑,“不会是范阿姨告诉你的吧?”

范阿姨笑道:“这可冤枉我了。”

姜明德慢条斯理眼下嘴里的食物,这才说道:“你那手艺hold不住复杂的硬菜,就刀工还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