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三十二章 芮芮

第六百三十二章 芮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三十二章 芮芮

好在秦聿还有意识,听她说进电梯,就乖乖地跟着她走,尽量站稳,不压着她。

但他是真的很重,一米九的个头浑身是肌肉,要不是他一直扶着墙,姜芮书真扶不动他。一进客房,他失去支撑,踉跄着走了几步,就被自己绊倒摔在床上,连带着姜芮书也被他带到床上。

他下意识抱住她,护着她后脑勺,不叫她磕到,但是这个姿势直接将姜芮书压在了身下,姜芮书被他压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心里又感动又好气,“秦聿?”

秦聿像抱大玩具似的,将她整个人纳入怀里,还蹭了蹭。

姜芮书很无语,推推他,但他不愿撒手,带着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近在咫尺的距离,她一抬头就能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呼吸间被他的气息包围,叫她也有点微醺的感觉。

她忍不住亲了亲他嘴角,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醉得很厉害。

这样可不行,她起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推翻,他歪歪斜斜躺床上,头发凌乱,眼神茫然,明明壮得快要将一张床都占满,却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姜芮书噗嗤笑了声,戳了戳他的脸,“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秦聿皱起眉头,似乎质疑她怎么能不知道他是谁。

姜芮书忍俊不禁,摸了摸他的脸,道:“你先躺会儿,我给你拿件干净的衣服换。”

说罢她转身去衣橱找了件干净的睡袍,接着又去浴室找毛巾,想给秦聿擦擦脸,没想到回来就见他靠坐在床头,双手搭在裤头上,见她回来,抬起头,表情很不爽。

姜芮书连忙走到他面前,问道:“怎么了?”

他眉头皱得死紧,“裤子脱不下来……”

姜芮书先是一愣,目光落到他裤头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扣子都没解开怎么脱得下来?

听到她的笑声,他脸色更臭,还有点委屈。

姜芮书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委屈的模样,笑得肩膀直抖,但又怕他心里委屈,拼命忍住了笑声,但眼里的笑意却荡了出来,“我帮你。”

秦聿低着头没吱声,似乎跟裤子杠上了。但因为喝醉的缘故,他眼神不大好,手也没准头,解了半天没解开,越解越生气。

他一生气,先把衣服脱了,证明自己能脱,随后继续脱裤子。

姜芮书忍笑忍得痛苦,醉酒的男朋友也太可爱了叭!简直就是个八十多公斤大可爱。

秦聿想不明白为什么裤子这么难脱,是不是脱得方式不对,于是加大了力气,姜芮书就听到撕拉一声,裤头的扣子被他扯掉了,顺着他的大长腿滚到床上,最后掉落到地上。

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噗……”姜芮书没忍住笑了声,从地上捡起扣子,忍着笑说道:“先把裤子脱下来吧。”

他眉头又皱起来,有点疑惑和委屈,“不对……”

姜芮书顾忌他的心情,忍着笑一本正经道:“是裤子不对,不是你脱裤子的方式不对,不过先别管了,你先把裤子脱下来,把睡衣换上。”

他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脱给我看。”

姜芮书扶额:“我这样怎么给你看?”

秦聿这才注意到她穿的裙子,连腰带都没有,显然不能给他示范。

他感到失望,低头看着自己的裤头,陷入新的纠结中。

许是喝了酒,他思考了没一会儿就缓缓合上了眼睛,没了动静。

姜芮书坐在床边,轻轻叫了声,“秦聿?”

他一动不动。

这就睡着了?

姜芮书又好笑又无奈,看着男人眉心微微隆起,似乎把没解开的纠结带入了睡梦中,嘴角下拉,仿佛还有点生气。

即便如此,他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叫人想描摹下来。

姜芮书这么看着他,心里涌出一股甜蜜的泉涌,将整颗心都填满,但她的心情又很平静,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她伸手,想抚平他隆起的眉心,叫他安然入睡。

谁知手刚刚碰到他,那双合上的眼眸突然张开,一双漆黑的眼瞳定定地看着她。

“你……”

她话还没说完,手腕就被紧紧握住,猛地一阵力道将她往他怀里带,下一刻天旋地转,她被带到床上,整个人被他拥入怀中。

她受了点惊吓,轻轻叫了声,他的胸膛又宽又结实,双臂又长力气又大,她被包裹在他的怀抱中,感觉整个世界都被他包围。

姜芮书的心砰砰跳起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试着轻轻挣扎了一下,却不想他收紧了双臂,勒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衣服还没换呢,先起来。”姜芮书拍他手臂。

“芮芮……”

他闭着眼睛,轻声呢喃。

姜芮书被他这一声叫得心软得一塌糊涂,完全没办法拒绝这样的他,轻声道:“你松开点好不好?”

他用下巴蹭了蹭她头顶心,显然不乐意。

“我不走,你松开点。”她柔声道。

闻言他没有睁开眼睛,但慢慢松了松手臂,姜芮书笑了笑,抬手摸摸他额头,感觉体温没那么热了,还是问了句:“有没有不舒服?”

他摇摇头。

姜芮书轻轻一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手搭在他腰间,“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得到保证,秦聿没有再动,慢慢进入沉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聿感觉自己像在沙漠里行走了十几天的旅人,渴得喉咙发痒,下意识嘟囔了声。下一刻,他就感觉有人把水送到他嘴边,甘甜的水流入咽喉,他终于从难耐的口渴中解脱,但就在这时,那人起身离开了。

他皱起眉头,好在那离去的人带着一身水气和沐浴乳的香气回来,他下意识将人拥进怀里。

“睡吧。”

两人交颈而眠。

一夜好梦。

第二天清晨,秦聿在强大的生物钟作用下醒来,宿醉让他有点头脑发胀,但好在不严重,只是一时想不起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和卧室,他揉揉太阳穴,不明白自己怎么到的这个地方。

这时,怀里传来一阵轻轻的响动,姜芮书睡在他怀里,脸颊嫣红,睫毛微微颤动,似乎随时会醒来。

记忆慢慢回笼,他才想起昨晚在姜芮书家过中秋,他陪她爸爸喝酒,喝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