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三十三章 钻石婚

第六百三十三章 钻石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三十三章 钻石婚

他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件丝绸睡袍,应该是姜芮书帮他换的,但是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连自己是怎么上楼的都不记得。

姜芮书身上有熟悉的沐浴乳香气,他隐约记得半夜口渴醒来,她似乎去洗了个澡,他身上也很清爽,没有醉酒后的酒气,想来也是她打理的。

他伸手拂开她额头的乱发,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忍不住低头落下一个轻吻。

这时,姜芮书呢喃了声,缓缓睁开眼,一下子撞进了他眼眸里。

见他已经醒了,她脸上露出笑容,“睡得还好吗?”

没什么比清晨第一眼醒来见到爱人更令人愉悦的事,他轻轻嗯了声,“昨晚一直是你在?”

“嗯,你抱着我不让我走,我只好留下来了。”

他一顿,“我不让你走?”

“你跟我撒娇,不准我走,没印象吗?”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词跟自己有关,不是很相信地指指自己,“我撒娇?”

“嗯。”姜芮书肯定点头,“你还叫我芮芮,还耍无赖,你都不记得了?”

他揉揉太阳穴,试图想起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干,但是他记忆里只有一些凌乱模糊的画面,都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想了想他还是觉得不可能,“我不记得,但我酒品一向还好,应该不会做那样的事。”

“你还记得自己怎么上楼的吗?”姜芮书问他。

“你扶我?”

“对,我扶你进客房,你就倒在床上,我去给你找衣服,回来就看到你坐在床上,一脸委屈地跟我说你的裤子脱不下来,我说帮你脱,你不准,非要自己脱,结果把扣子给扯掉了,你特别不敢置信,五雷轰顶了一样,没办法接受自己不会脱裤子的事实。”

秦聿张开嘴,或许是过于震惊,一时失去了语言能力,过了一会儿才重新找回自己的语言,“……你说我不会脱裤子?”

“不然呢?”姜芮书继续道,“你可能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差错,或许是那条裤子的问题,还叫我脱裤子给你看看。”

秦聿:“……”

秦聿:“…………”

她嘴里那个不会脱裤子的人是他?

不是,他为什么非要纠结会不会脱裤子?还叫她脱裤子……

他按住突突直跳太阳穴,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你没骗我?”

“我骗你干嘛?”姜芮书翻了个身,指了指床头柜,“喏,你看那颗扣子,是不是你裤子上的?”

秦聿一眼就认出了那颗扣子,是他裤子上的。

秦聿:“……”

他双手捂住脸,一时没有言语,似乎在默默消化这些羞耻的事实。

过了许久,他抹了把脸,“除此之外,我还有没有做别的事?”

姜芮书挑眉,“你指哪方面?”

他一听就不好,“有?”

姜芮书见他一副徘徊在暴走边缘的表情,可爱是可爱,但不忍再逗他,“没有了。”

“真的?”

见他担心受怕的样子,姜芮书撑起上半身,啄吻了一下他下巴,保证道:“真的。”

“没有在你爸爸面前失礼?”

“没有。”

“一点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翻身,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压在身下,挠她腰间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你干什么?把手拿开啊哈哈哈……”她一边笑得打滚一边大声尖叫,试图拜托他的钳制,但是她被挠得浑身无力,只能任由他施为,笑得花枝乱颤。

“你自己干的好事,为什么怪我哈哈哈……”

“哈哈哈我又没骗,你干嘛这么对我!”

“哈哈哈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哈哈哈早知道昨晚就不照顾你了,让你自生自灭!”

“哈哈哈哈你快停下,要谋杀女朋友啊!”

“呜呜呜你混蛋!你就会欺负我……”

姜芮书笑得眼泪下来,到后头真的不好受,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秦聿动作一顿,见她眼睛发红,顿时后悔自己闹得过火,“抱歉……”

姜芮书吸吸鼻子,“道歉有用的话要法官做什么?”

秦聿:“……”

秦聿为她拭去眼角的泪,亲了亲她眉心,“是我不对,没有下次。”

姜芮书哼哼,勉强满意,“这可是你说的,我会记得小本本的,有下次的话,等到七老八十我都会翻旧账。”

七老八十还能翻旧账是以一辈子在一起为前提,在那之前他们将度过四五十年时光,比现在的生命还长。秦聿轻轻笑了声,“一百岁都可以。”

“一百岁还真有可能。”她说,“我奶奶已经九十了,身体还很好,我太奶奶也是活到了九十多岁,我奶奶像太奶奶,我爸像奶奶,我像我爸,我青出于蓝一下一百岁问题不大。”

“这样的话,我得努力努力,唔,到时候过钻石婚。”

“钻石婚?”姜芮书躺在他怀里念着这个词,忍不住轻轻笑了,“那时候我肯定牙都掉光了,满脸皱纹,可能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肯定也差不多。”他说,“不过那时候应该不会被人说守不住了。”

他还对她说他守不住耿耿于怀。

姜芮书噗嗤笑出声,“那可说不定,你就是老了也该是帅老头,夕阳红之恋什么时候都可以来一下。”

“那时候说不定我重孙都有了,带孩子不香吗?”

听他口气平淡说起重孙,姜芮书忍不住有点好笑,“要是你孩子跟你一样都三十好几没结婚,重孙还不定会有。”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给孩子做个榜样,尽早结婚?”

“嗯?我刚才说什么了?”姜芮书化身金鱼,记忆秒没,“啊,我们是不是该起床了?”

秦聿就知道她会这样,但这次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你刚才说想早点结婚,一秒都不想等。”

姜芮书:“……”

姜芮书:“我可不希望时间那么快,我希望每一秒都能慢一点,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就好了,我想慢慢走下去,就像现在,我希望我们可以晚点起床。”

秦聿好笑,本质就是想晚点起床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