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三十四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范阿姨来敲门的时候,敲的是客房,开门的是秦聿,姜芮书被他塞进被子里不准出来,猜到他心思的姜芮书躲在被子里笑个不停,整床被子跟得了帕金森似的不停抖动。

范阿姨仿佛没发现任何异常,微笑道:“早安秦先生,早餐已经备好,可以用餐了。”

秦聿颔首,“我知道了,稍后就来。”

范阿姨微微一笑,转身离开,秦聿没有马上关门,就看到范阿姨直接走过姜芮书的卧室,不徐不疾下楼去了。

姜芮书知道他看什么,从被子里钻出来吃吃笑道:“你不好意思啊?”

“我介意你爸爸的想法。”

“闺女让你睡了,家也让你住了,你觉得他什么想法?”

秦聿:“……”从她嘴里说出来仿佛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占便宜的是她。

姜芮书从被子里坐起来,翻身下床,一时找不到自己的鞋,索性光着脚丫踩在地毯上,“你先去洗漱吧,待会儿我们一起下楼吃早餐,范阿姨是提前来叫我们的,可别让我爸等久了。”

两人下楼的时候,姜明德已经客厅等着,秦聿下意识觉得不好,“伯父早。”

“爸。”姜芮书叫了声。

姜明德放下平板电脑,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淡淡应了声,起身去餐厅。

这顿早餐吃得十分安静,秦聿预料中的刁难没有出现,早餐还特地备了他喜欢的食物,他看了看姜芮书,姜芮书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吩咐的。

他看了看姜明德,意识到这或许是个好的信号。

用完早餐,姜明德问他:“小秦会不会下棋?”

“会下围棋。”他围棋是小时候跟爷爷学的,以前还在京城的时候偶尔会跟爷爷来一局,但是离开京城后,他已经许久没有下棋。

“没事的话手谈两局。”

“请伯父赐教。”他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

姜芮书知道她爸有一副珍藏的玉棋盘,平时不怎么拿出来,当然,主要也是没有适合下棋的人陪他,愿意陪他下棋的他不一定乐意,至于姜芮书,下棋会一点,但她的兴趣不在于此,每次跟她爸下棋都被完虐,次数多了更不喜欢下棋。

总的说来,这副棋盘不是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今天她爸拿这副棋盘跟秦聿下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秦聿的棋艺她不是很清楚,问道:“你棋艺怎么样?”

“还可以。”秦聿略作沉吟给出回答,这是怕他丢脸,还是要他放水?

他嘴里还可以就是水平不会太低,她说道:“你帮我虐虐我爸。”

秦聿看了看她爸,她爸没什么表情,轻描淡写道:“我记得你还有一首歌没唱给我听。”

姜芮书:“……”

姜明德又道:“既然有输赢,不如来点彩头。”

“什么彩头?”她警惕起来。

“你们想要什么彩头?”姜明德反问。

“赢了我不唱歌。”

姜明德瞥了眼秦聿,“你男朋友答应?”

姜芮书马上看秦聿,秦聿不由笑了笑,“如果能赢的话。”他没把话说满,姜芮书爸爸的水平应该不一般,应该算得上高手行列,不过这也不意外,围棋下的是谋略,像她爸爸这样胸有城府的人物,棋艺不会太差。

姜明德唔了声,让他执子,秦聿谦让,请他先行,如此姜明德也不再谦让,先执起黑子落下。

姜芮书给他俩泡了壶茶,坐在秦聿身边观棋。

常言道“棋如人生”,围棋很能观察一个人的性格,姜明德的棋风走得不动声色,悄悄诱人入局,一有机会就会突袭,惯会兵行险着,将人打得措手不及。

而秦聿跟他有些相反,他的棋风走的是锋芒毕露,一开局就咄咄逼人,但是他每一步都前后呼应,绝不孤身涉险,他也会抓住时机不惜险招,但没有绝对把握,他不会轻易亮出底牌。

第一局,两人厮杀许久,姜明德胜。

第二局,秦聿调整了策略,仍是姜明德胜,但是赢得没有上一局轻松。

第三局,秦聿完善策略,两人平局。

第四局,秦聿设了个陷阱,险胜。

秦聿的进步很明显,策略调整也很快,但是五局三胜才能赢,现在秦聿已经输了两局平一局,再胜一局也只能平局,姜芮书看得着急,盯着棋盘一步都不肯离开,时不时跟秦聿出个主意。

三人围着棋盘下了一上午的棋,范阿姨偶尔给他们添茶加水,看着和谐融洽的三人,心道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要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最后姜明德两胜两平一败,秦聿一胜两平两败,总的说来是输了,不过姜明德的神情比先前温和许多,难得给出肯定,“不错。”

下棋讲究平衡,不能顾头不顾尾,不论是他不动声色,还是秦聿攻守兼备,都在追求平衡。

“我原以为你意气风发惯了,年轻人意气风发不是坏事,不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现在你不错。”姜明德看着他又说了一句。

秦聿闻言就知道他应该特地去了解自己的一些事,知道各种关于他的毁誉,有些事影响很大,自己或许有遗憾,但至今不曾后悔,但今时不同往日,自己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只凭一腔热血一往无前,成家后需要顾及家庭妻儿,他希望自己担起这份责任,能保护自己,不拖累姜芮书,在这个基础上护住她。

他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泡茶的姜芮书,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撒进来,在她身上打了一层光晕,整个人白得发光,直教人觉得岁月静好。

他微低头,轻声道:“多谢伯父赐教。”

姜芮书端着茶壶跑过来,发现这两男人突然融洽了许多,她爸竟然和颜悦色给秦聿指点棋艺,秦聿一副虚心听讲的模样。

姜芮书:“????”

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她给秦聿使眼色,就听到自己爸爸说道:“你是不是还欠着一首歌?”

姜芮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