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三十九章 救命稻草

第六百三十九章 救命稻草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三十九章 救命稻草

赵思雨连忙跑过去,就看到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瘦瘦小小的人,脸色惨白,双眼紧闭着,左手腕上裹着纱布,悄无声息地躺病床上,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一个枯瘦的女人趴在床边哭得嘶哑,但可以感觉到她很痛苦。

这应该是李星辰的妈妈吧?

等女人情绪稳定了些,她抬手轻轻敲了敲门,“你好,请问是李星辰的病房吗?”

女人回过头来,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门口打扮体面的年轻女子,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是……”

“你好,我是大安律所的律师。”赵思雨自我介绍,“我叫赵思雨。”

“律师?”女人警惕地看着她,“你来做什么?”

“我没有恶意,只是来看看李同学。”赵思雨知道自己来的突然,连忙解释道,“前几天李星辰去过我们律所,我和他见过面。”

“星辰去过律所?”女人愕然,“他去律所干什么?他、他惹上什么麻烦了?”

赵思雨看着病床上的小孩,轻声道:“我没来得及问他,但我想他是想要求助吧。”

除了求助,她想不出别的原因,如果不是求助,他为什么要跑那么远从学校去一间陌生的律所,站在外面看那么久,还问他们律所最厉害的律师……

他需要帮助吧,想要一个厉害的人来帮助他。

女人更加无法理解,“求助什么?”

赵思雨看着她,“你不知道他为什么入院?”

女人有些茫然,“他平时不合群,经常跟同学闹矛盾,成绩也不好,最近考试一塌糊涂,心里压力比较大,今早他跟我说不想上学了,我骂了他一顿……”说到后面她又恨又悔,以为是自己刺激到了孩子。

赵思雨皱眉,“你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在网上看到李同学的新闻,说他被同学欺凌才发生了这样的事。”赵思雨道,“学校没跟你解释吗?”

女人张大眼睛,“老师说他跟同学闹了矛盾后想不开……”

这回轮到赵思雨愕然,“新闻上说他被同学拦在厕所里,逼他吃粪便。”她顿了顿,有点难受,“他应该不是第一次被欺凌,上次他去我们律所应该就是想寻求帮助。”这意味着李星辰已经不知道被多少次这样对待,所以他不想上学不是成绩差,而是害怕,想避开伤害源。

“你说什么?”女人霍然起身,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同学逼他……可是老师跟我说是同学闹矛盾……你没骗我?”

赵思雨皱起眉头,“新闻上是这么说的。”

“什么新闻?”

赵思雨拿出手机把相关新闻找给她看。

一瞬间她突然什么都明白了,难怪孩子成绩突然下滑,明明上中学的时候很好的,她还以为孩子到了叛逆期不爱学习,难怪孩子的话越来越少,性格越来越内向,越来越不喜欢去学校,甚至想退学……

她蓦然回头看着无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耸然一惊,声音都哆嗦起来:“我……我……我一直以为就是同学之间闹矛盾……老师也这么跟我说,说他性格孤僻,经常跟同学有矛盾,我还批评了他好几次,他、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在学校的事……”

越想越悔恨,她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

赵思雨目瞪口呆,连忙阻止她,“你别这样,孩子还要靠你为他讨个公道,你一定要稳住了。”

女人一愣,慢慢地回过神来,喃喃道:“对,我要给星辰讨个公道回来……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赵思雨想了想相关规定,“孩子在学校出事,学校需要负责,那些欺凌林同学的学生也需要担责。”

女人听她说的头头是道,一把抓住她:“那我该怎么做?”

“跟学校交涉,如果学校和涉事学生能主动赔偿道歉就好,如果不能达成一致的话可以去教育局反应,去法院起诉也可以。”

“你,你能不能跟我一起?”

“我?”赵思雨愕然,随后为难道,“我只是实习律师,没办法做你们的委托代理人。”

女人哀求道:“你是律师,不管怎么样你都比我们要懂吧?我没什么文化,去学校只能闹……你们律师是不是要收钱,我可以给你钱……”

“不是钱的问题,我不能收钱。”赵思雨想想最近秦聿没什么案子,帮忙去看看也没什么,“我陪你去看看。”

“谢谢,谢谢你。”女人握着她的手连声道谢,仿佛她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

赵思雨和李星辰妈妈先去了学校。

十三中接待她和李星辰妈妈的人是副校长,副校长的态度很温和,赵思雨以为这件事不算复杂,毕竟事实很清楚,但是当她和李星辰妈妈提出要学校和欺凌的学生负责的时候,校方没有接受。

“这件事学校的确有责任,但是其他几个学生对这件事的描述跟你们差别很大,你们说是那几个同学欺凌李星辰同学,导致李星辰同学发生意外,但是那几个同学都说那天是李星辰同学跟他们在厕所发生口角,李星辰同学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做出过激行为,所以现在你们提出的要求恐怕没办法完全实现。”

“事实很清楚,那天都上新闻了。”赵思雨道。

副校长温和微笑:“我们十三中的校园风气一直很和平,没有发生过欺凌事件,媒体只是风闻而已。”

言下之意,是有人为了博眼球制造噱头。

“你们这是要推卸责任?”

“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李星辰同学毕竟是在学校里发生了意外,该负的责任学校半分不会推卸,届时会给予李星辰同学一定的赔偿。”

赵思雨皱起眉头。

学生在学校发生意外,视情况而定,学校所负责任的程度也不同,副校长的意思是李星辰自杀是个人原因,学校只需要负轻微责任。

至于那几个欺凌的学生,如果无法证明李星辰是因被欺凌而自杀,学校也无法强迫他们负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