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四十章 还有一个方式

第六百四十章 还有一个方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四十章 还有一个方式

赵思雨对副校长的说辞很不满意,以这件事的情况来看,校方至少要负次要责任,但副校长这么说也没有破绽,因为最该负责任的是那些欺凌李星辰的学生,需要这两方明确责任才能一起追责,于是她要求跟那些欺凌的学生家长见面。

校方很配合,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相关学生的家长。

那些家长就没有副校长那么和气,知道赵思雨和李星辰妈妈的身份后,语气都很差。

“我家孩子一直很懂事,跟老师同学关系很好,不可能欺负同学。”

“我家孩子也是,平时连小动物都不敢伤害,怎么可能伤害同学?”

“谁说不是,我家孩子只跟好学生玩,坏学生有多远躲多远,免得自己被带坏。”

“法院定罪还要有证据呢,你们张口说是我们家孩子逼的,证据呢?”

“对啊,证据呢?没证据别往我们家孩子身上扣屎盆子,不然照这样的话,我也能污蔑你们是在敲诈勒索。”

“我可打听过了,李星辰平时在学校就不是个好学生,成绩很差,性格也特别偏激,平时就经常跟同学闹矛盾,看人的眼神阴恻恻的,同班同学都不爱跟他玩,这么大个学校一个朋友都没有,谁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跟同学有点小矛盾故意这么干,好勒索同学。”

赵思雨听不下去,“你们这么说太过分了,谁会拿自己的命来勒索别人?”

“怎么不会?真想死去跳楼跳河啊,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定能死得妥妥的,李星辰在那么多人面前割腕,想死可不容易,他想死的话怎么不割脖子?那样死得快。”

“你——”

李星辰妈妈气得浑身发抖,很想大声反驳他们,可是她不会吵架,这些家长你一言我一语都是李星辰人品有问题,她脑子嗡嗡作响,眼睛憋得通红,却说不出一句有力的反驳。

“可不是嘛,真想死的人谁都救不了,当着那么多人不就是存心不想死吗?”

“十三中怎么会有这么差的学生,学校有个这么偏激的同学,我很担心我儿子的安全,他这次是自杀,下次会不会杀人?学校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这种学生?”

“是啊,当初为了孩子来这里上学,我特地买了套附近的学区房,谁想十三中居然会录取这么差的学生。”

“这种坏学生只会带坏学校风气,学校可不能放任,不然我就向教育局反映去。”

李星辰妈妈狠狠瞪着这些家长,听着家长们你一言我一句,话里话外要学校开除李星辰,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绷断,直接掀了桌子,怒吼道:“你们闭嘴!!”

“啊——”会议室里一阵尖叫。

保安闻声赶来,制止了发狂的李星辰妈妈。

“天哪,太可怕了,这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不会是遗传精神病吧?妈妈精神病,儿子精神病,不然怎么干得出那种事来?”

“就是就是,你看她那狰狞的模样,就是发病的了吧!”

“啊啊啊——”李星辰妈妈癫狂尖叫,吓得所有人都往后退了退。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等赵思雨反应过来,听到这些家长的非议,愤怒得浑身颤抖,“你们够了!明明是你们的孩子欺凌同学,李星辰不堪受辱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生命,你们该庆幸李同学抢救及时,不然你们的孩子已经背上一条人命!”

“你什么人啊?”

赵思雨抬起自己的头,“我是李星辰的律师!”

“律师?证件拿来看看。”那些家长上下打量她,一点都不怕她,他们可不是李星辰妈妈这种底层人,听到律师就怕麻烦,而且他们现在势重,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就算是律师估计也是没什么本事的,李星辰妈妈这种底层能请多好的律师?

“刚刚你怎么不说是律师?你是不是冒牌的?律师证拿来看看?”

赵思雨拿不出来。

“不会是骗子吧?”

“哟,我都有点同情李家母子了。”

“真是律师,我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能的律师,啧啧啧。”

那些人露出轻蔑的眼神,不屑再跟她交谈下去,一个个离开,留下一室狼藉。

赵思雨指尖克制不住地颤抖,却拦不住他们,无能为力地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

-

教育局大楼。

“我是来反映问题十三中李星辰事件的!让我见见领导!”赵思雨挥舞着手,被保安从教育局大楼里强制赶出来。

“你都来多少次了?真有问题早解决了,你不要胡搅蛮缠,领导忙,没空见你。”保安说着将她赶出去。

“哎——”

没等她话说完,保安就迅速关上门禁。

门禁关上的时候,赵思雨举着手,可是没人再理她。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教育局,也不是第一次被赶出来,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被好好接待,可是没多久教育局给出关于李星辰自杀事件的结果,她再来表达诉求的时候,就被不客气地请了出来……

她的肩膀慢慢塌下去,头也慢慢垂了下去。

夕阳如血,将人影拉得很长。

她慢慢蹲下身来,捂住了自己的脸,心里满是颓然和丧气,这件事不该是这样的结果,可是能用的方式都用了,都没有用,李星辰明明是受害者,可除了自己,仿佛全世界都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加害者若无其事,受害者苦苦挣扎。

她将脸埋进双膝间,整个人被无力淹没。

难道就这样了吗……

过了许久,她突然抬起头,眼中重新燃起光亮。

不,还有一种方式。

-

大安律所。

“小赵律师这两天总是往外跑,这么大太阳,你叫她干什么去了?”秦聿中午回律所碰到陶霖,陶霖随口问了句。

秦聿看了看赵思雨空着的座位,“她跟我说这两天有点事,今天没来?”

“反正我没见着。”陶霖很奇怪,“你没给她指派任务,她整天往外跑干什么去了?”

“跑司法局吧。”秦聿并不在意。

陶霖想到她很着急执业证,大概也就这个原因了吧。

话刚说完没多久,赵思雨一脸疲惫从外面回来,陶霖见了她,不由问道:“你这两天跑外面做美黑了?有点丑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