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四十二章 过分了吧

第六百四十二章 过分了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5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四十二章 过分了吧

但李星辰只是看了看秦聿,随后就翻过身去,背对着三人。

“星辰。”徐舒芬很尴尬,怕他惹恼律师,正想出言轻斥,秦聿抬手制止了。

这件事真的不复杂,但是问题就出在没有确凿证据,欺凌发生在厕所里,当时正午休,厕所里只有李星辰和那几个实施欺凌的学生,整个过程不长,李星辰被欺凌后没有离开厕所,没多久后割腕自杀,好在有同学上厕所发现血流一地,连忙告诉了老师。

按理学生自杀这么大的事,学校肯定会迅速调查处理,但是欺凌者矢口否认,作为受害者李星辰也不知道是不是PTSD了,不说跟欺凌者对质,甚至不愿跟人沟通,不提供证据,又没有目击证人,也难怪在有外界关注的情况下赵思雨跑上跑下仍然没个结果。

看着李星辰散发着拒绝的后背,秦聿没有马上说话,而是要了李星辰的病例本,大概看了看,绕到李星辰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喷雾,递到他面前。

李星辰不明所以地看了眼,是一瓶口腔清新喷雾。

他慢慢抬起头,不明白这个浑身上下透着贵的律师是什么意思。

秦聿道:“这是进口货,再臭的嘴都能清新。”

李星辰:“……”

李星辰:“!!!!”

饶是他弱小无能,也被气得胸脯急剧起伏,一双眼睛能喷出火来。

明白秦聿意思的赵思雨:“……”这过分了吧?

“试试。”秦聿得寸进尺。

李星辰气得说不出话来,躲回被子里不理人。

秦聿毫无感情道:“难道你不是因为口腔问题不愿说话?”

李星辰紧紧握着喷雾,恨不得扔他脸上,但是自己的确有这方面的心理阴影,总觉得嘴里有味道,但、但并不是全部原因!

秦聿道:“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来谈谈你跟同学在厕所里发生的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李星辰、赵思雨:“……”

李星辰气得不想说话。

秦聿没在意,陈述道:“那些人应该不是第一次欺负你,并且不是短时间,你这次割腕不是一时羞愤,而是不想再被欺负下去,死了就能解脱了。”

李星辰一动不动。

反倒是徐舒芬听到这样的分析,情绪激动起来,求救般地看着秦聿。

“你以中上等成绩考进十三中,进步空间很大,努力下去,考个心仪的学校不难,但可惜没多久你的成绩就直线下降,直接跌到最底层,跟同学关系也不好,成为老师眼中的差生。”秦聿道,“你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被欺负的,不过为什么不告诉老师?”

李星辰没吱声,不过秦聿有答案,“你应该告诉过老师,但是老师没重视,批评了他们一顿,或者各打五十大板,将你们双方都批评了,次数多了之后,老师觉得你事多,觉得他们总是找你麻烦,你本身也有问题,或者是你自己找别人麻烦,总是跟同学发生矛盾,对你印象变差,叫你不要多事。”

他继续说,“或许你还报过警,但是警察叔叔并不能给予你实质性的帮助,因为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老师可能也想大事化小,报警的结果最后只是一顿批评教育,或许老师还特地批评了你,嫌你多事。毫无办法的你最后可能不得不将求助转向家人,但是家人忙于工作,觉得你就是跟同学闹矛盾,你彻底失望了,从此陷入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欺凌中,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你。”

徐舒芬捂住自己的嘴,她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孩子成绩变差后,曾经说过同学欺负他,但是她太累了,让他自己跟同学好好相处,相处不来就远着点……

“星辰,妈妈真的不是故意的,妈妈……对不起,妈妈错了……”她声泪俱下。

李星辰还是没吱声。

“因为你被欺凌的事实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别的证据,那些欺凌的人否认欺凌过你,所以现在那些人仍然正常上学,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欺凌过你,他们将继续正常生活学习,直到毕业,以后考个好学校,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秦聿道,“但如果能指证他们,他们会被记大过甚至开除,还要赔钱给你,而且你还能要求学校帮你转学,去一个新的环境重新过上正常生活,而有那些人的赔款,你可以顺利上完中学,甚至上大学。”

最后,秦聿给出了最大的诱惑,“你不想报仇吗?”

李星辰当然想过,无数次想过,但是他已经怕了,早就放弃了挣扎。他嘴唇动了动,心如死水,“没人可以帮我。”

“星辰……”徐舒芬听到这话心都碎了。

秦聿看着他,“你刚才没有喷清新剂。”

李星辰:“!!!!!”

秦聿没说话,也没捂鼻子,但他往后靠了靠。

李星辰眼睛瞪得圆鼓,想骂人,但是想到他说自己嘴臭,气急败坏拧开喷雾,朝嘴里狠狠一按。

滋——

“咳咳咳!!”过量的喷液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眼泪都流了下来,眼睛微微发红,像个被欺负的小可怜。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想说这回不臭了吧!就听秦聿道:“其实不臭。”

李星辰刚缓过来,听到这句,差点又气得背过气去,声音都抖起来,“你——你太过分!”

秦聿气定神闲:“既然能开口说话,那就抓紧时间交代事实。”他补了句,“我的时间按小时收钱的,耽误别人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懂吗?”

李星辰:“……”

感觉自己被玩弄了。

-

事情大致跟秦聿猜测的差不多,李星辰从上学期就开始被欺凌,起因就是跟闫立恒有点口角,闫立恒就开始看不惯他,随后纠集了几个同伴孤立他、骚扰他,渐渐地从语言暴力转向迫害。

第一次挨打的时候他告诉过老师,但是闫立恒他们只说是一点矛盾,他伤得不明显,老师批评了一顿,责令闫立恒几人写检讨,这事就结束了。这次之后,闫立恒他们就不再明着动手,而是语言羞辱,打扰他学习,他也告诉过老师,开始老师也还是帮他批评闫立恒几人,但是次数多了,老师觉得他事多,自己也有原因,不然为什么闫立恒就盯着他一个人?偏偏闫立恒在班里人缘还挺好,渐渐地老师不管他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