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四十七章 证据

第六百四十七章 证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四十七章 证据

“去学校交涉。”秦聿说道。

先前赵思雨交涉失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拿不出有力证据,校方态度暧昧,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涉事学生家长势众,东风压倒西风。但即便如此,他决定暂不起诉,先跟校方交涉看看。

下午,十三中。

这次负责接待的仍然是上次那个副校长,他看到赵思雨,脸上挂着十分温和的笑容,“小赵律师怎么又过来了?是李星辰同学那里的工作做通了吗?”

如果没有经历过学校的敷衍,赵思雨会觉得副校长是个十分通情达理的人,但是,有些看起来温和的人不见得会讲道理,虽然这可能是学校的态度,不是他的个人态度。

他的话也让赵思雨心里也不大舒服,什么叫工作做通?李星辰不答应学校的条件就是不讲道理吗?

不就是装吗?她也会。

于是她脸上露出温文尔雅的微笑,“刘副校长,我也想这件事圆满解决,不过真是很抱歉,我一个实习律师做不了主,所以这次我请了我们律所的秦律师过来,他现在是李星辰同学的律师,您有什么想法尽可以跟秦律师谈。”

副校长连忙将目光投向秦聿,笑道:“秦律师,你好你好。”他说着上下打量秦聿,赞叹道:“哎呀,不说是律师,我还以为秦律师是明星呢,真是从来没见过秦律师这样帅气的律师。”

赵思雨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看向秦聿。

秦聿最烦别人拿他长相说事……

只见秦聿脸色淡漠,道:“稍后我说完事情,刘副校长不要觉得我面目可憎就好。”

刘副校长的笑容僵了僵,很快又恢复自然,呵呵道:“怎么会?学校一直在促进这件事情的圆满解决,你们有什么诉求尽管说出来,学校能促成的一定会促成。”

才怪。赵思雨心说,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结果不是说学校有难处,就是暗示他们的要求过分,最终半点没松口。

秦聿自然也能听出这是客套话,真正谈到利益的时候绝对没这么好说话,所以他也不废话,直接道:“刘副校长对校园欺凌怎么看待?”

副校长义正言辞道:“当然是坚决杜绝。”

“那么李星辰上学期曾多次向老师反映被同学孤立排斥、言语侮辱等各种欺凌,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这个……”副校长为难道,“学校当然不可能纵容欺凌的,但是学生之间吵闹不能轻易定义为欺凌,这样不仅是小题大做,对于解决学生间的矛盾也十分不利,对另一方同学来说影响会很大,不能同学之间吵个架就说被欺凌吧?”

“撕碎课本、往书包里倒水、将人关在厕所里、言语恐吓……这些行为全部集中在一个学生身上,在学校看来都只是学生之间闹矛盾?”秦聿继续问道。

“当然不是,但是……”副校长更加为难,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

副校长叹了口气,“你们是李星辰的律师,站在他的立场我能理解,但是李星辰同学吧,他在学校表现一直不大好,跟同学关系很差,性格敏感孤僻,连老师都不爱搭理,这是有目共睹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所以他突然自杀这件事的确很震惊,但是你说是因为同学欺负他……说实话没什么可信度。”

言下之意,李星辰性格有问题,自杀是他自己的原因,被撕碎课本这些事,很可能是李星辰撒谎。

“当然,学校也有责任,没能尽早纠正李星辰同学的性格,只是学校没办法全天盯着学生干了什么,对于发生李星辰同学这样的事,学校一万个不乐意看到。”副校长叹着气补了句,可以说为学生操碎了心,只是教育学生不单单是学校的事,家庭因素也很重要。

“刘副校长的意思是,被同学欺凌都是李星辰撒谎?自杀纯属个人原因?”

“秦律师,你是律师,法官判决前要证据确凿吧?”

没证据说出花来也没用。

秦聿淡淡看了看他,从包里取出一本记事本,修长的手指翻开扉页,徐徐诵读:“3月21日,晴。我的作业本被撕成碎片,这不是第一次,我告诉老师是闫立恒干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但是闫立恒不承认,还有人给他作证,老师怪我污蔑同学,把我批评了一顿,但是我知道是闫立恒,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他嘲笑我了……”

副校长疑惑地看着他。

秦聿没搭话,翻到下一页。

“4月1日,大雨。我上厕所的时候被人从头淋湿,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没人听到我的叫声,天慢慢黑了,周围一点人声都没有,好像还有奇怪的声音……我发烧了,可是妈妈没问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一直说我不懂事,她不相信我……”

“4月3日,阵雨。我跟老师说是闫立恒在厕所泼我的水,闫立恒又有人证,也不是张宇和王皖豫,老师脸色很难看,我落进了他们的陷阱,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也在背后对付我……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好怕……”

“5月8日,晴。梁媛的发卡丢了,王皖豫说我喜欢梁媛,当众搜我的书包……我说不是我偷的,但是没人相信,我知道这肯定又是闫立恒他们干的,不然他们怎么知道发卡在我书包里,我根本不喜欢梁媛,可是每个人看我的眼神好像垃圾……”

“5月20日,阴。今天开家长会,老师跟妈妈说我不学好,妈妈很生气,我跟妈妈说想转学,妈妈打了我……”

“6月4日,阴。我真的受不了了……”

“6月5日,雨。我求闫立恒不要再对付我,他们拍了照片,还发给别人看,所有人都知道我给闫立恒下跪了,他们看我的眼神像有刀子,是不是我死了才能安宁……”

他翻到哪读到哪,语气平淡,毫无感情。

副校长却惊疑不定,“这是……”

啪一声,秦聿合上记事本,嘴里吐出两个字:“证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