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五十章 漏洞

第六百五十章 漏洞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章 漏洞

赵思雨顿了顿,道:“日记的记录长达两个学期,里面大量的细节都经得起推敲,从医院反馈的情况,他的心里状况也说明他的确长期遭遇欺凌。”

“李星辰我们没有见过,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状态,但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日记。”王律师说着翻开复印件,拿出其中一张,“李星辰在日记里写道,‘3月14日,雨。’实际那天S市的确有阵雨,但是局部阵雨,十三中没有下雨。”

赵思雨顿时一愣,连忙翻开日记本,果然看到李星辰写了3月14日晴,下意识看了看秦聿。

秦聿放下手机,“那天S市的确有下雨。”

王律师显然有备而来:“那天是白色情人节,十三中附近有商场在做活动,并没有降雨影响。而且正常人记录天气会写天气预报的天气,而不是自己有没有看到下雨吗?”

“为什么不可以?”

“OK。”王律师没有争辩,“后面李星辰写‘6月13日,大雨。放学的时候闫立恒让我等着……’”他目光咄咄看着秦聿,知道秦聿才是李星辰的律师,“那天的确下了大雨,但那天是周六,学校不上课——闫立恒如何威胁李星辰放学后等着?”

赵思雨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茫然地看向秦聿。

秦聿缓缓垂下眼帘,看着日记本上的字迹,白字黑字,没有作声。

-

离开十三中,秦聿直接开车去了李星辰家。

车刚停稳,秦聿就下车直奔电梯。

“秦律师!”赵思雨慢了一步,连忙追上去拦住他,“秦律师!你别冲动!”

秦聿冷冷道:“让开!”

赵思雨安抚道:“你先冷静冷静,别冲动。”

“我冲动什么?”

“你……你别太凶李星辰。”赵思雨理不直气不壮,“就算日记有问题,李星辰现在的心理状况还没恢复,他本来有点怕你,你凶他的话,他会害怕。”

这些天她经常跑医院,对李星辰的情况可以说比徐舒芬这个当妈妈的更清楚,李星辰的心理问题很明显,不是装出来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日记会有问题,也很纠结这一点,就对方律师找出来的问题,李星辰的这本日记现在没办法再作为确凿证据,对方咬死了李星辰编造日记,否认欺凌事实,就算拿到法庭上,也没办法当做证据了。

“我凶他做什么?”

“啊?我以为……”她觑了眼,其实不带相信秦聿没生气,但秦聿否认了,她也不敢说他撒谎。

“让开。”

赵思雨连忙让开,想再说些什么,但一直到李星辰家都没想好该怎么开口。

开门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太,十分面生,不过赵思雨大概知道她是谁,李星辰前两天出院,徐舒芬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但是她还要上班,只能出点钱叫隔壁的老太太帮忙照看一二。

听说他们来找李星辰的,老太太挺负责,问了他们是谁,来做什么,又关上门去问李星辰,问清楚了这才让他们进去。

李星辰家是一套小户型二房,很老的房子,屋里堆满了东西,有点凌乱,似乎进来就能闻到一股陈旧的味道,采光也不大好,大白天屋里的光线也很暗,还有点闷热,没什么隔音效果,隔壁的说话声都能听到。

小房间的门半敞着,秦聿走过去,透过半敞的门能看到李星辰躺在床上看电视。

秦聿抬手敲敲门,李星辰抬头,见是他和赵思雨,下意识缩了缩身体。

他真的有点怕秦聿,或许也说不上怕,就是在秦聿面前下意识把皮绷紧。

“谈谈。”秦聿道。

-

看着坐在沙发上畏畏缩缩的少年,秦聿拿出他那本日记。

李星辰的目光落到了日记本上,下颌线紧绷起来,整个人都进入戒备状态,似乎想起了不愉快的回忆。

秦聿将他的反应看入眼中,翻开日记,问道:“6月13日,闫立恒让你放学别走,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李星辰愣了愣,随后有些茫然,显然不愿回忆那些事。

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

秦聿把笔记本给他看,“你没有留下,因为你知道留下来肯定会被闫立恒他们欺凌,虽然你很担心第二天会被报复,但你一下课就跑了,不过第二天他们没有对你出手,甚至后面几天都没有动你,让你提心吊胆了好几天。”

李星辰愣愣地看着日记上熟悉的字迹,摇摇头。

秦聿看着他,“你知不知道闫立恒第二天为什么没有报复你?”

李星辰摇头。

“因为第二天是周日。”秦聿道,“十三中周末不补课。”

李星辰先是愣了愣,等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白了。

-

秦聿没在李星辰家呆多久,很快从李星辰家离开。

赵思雨脸色纠结地跟在后面,等下了楼终于忍不住问道:“李星辰……到底怎么回事?”他有没有撒谎?她很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又怕问出口得到不想听的回答,她不希望李星辰是那样的人。

刚刚秦聿问了好几件事情,李星辰都不大记得,虽说很多事情比较琐碎,也过去了几个月,但多少应该记得一些吧?所以她一会儿觉得李星辰是被欺负多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怀疑李星辰是不是撒谎了。

可如果撒谎的话,这本日记是怎么写出来的?

这本日记太真实了,翻开就能感受到绝望。

秦聿默了默没回答,“你先回去吧。”

“你是不是也怀疑了?”

“也?”

赵思雨低头看着地面,“我觉得不是……我希望不是……”

“你能记得自己三四个月前下班的时候说过什么话?”

“……不记得。”赵思雨自认为记忆不错,但是也不会记得三四个月前自己都说过什么话,“但是李星辰写了日记,怎么会都不记得?”

“比起被逼下跪这些,放狠话算什么?”

“可是他日记里写错了……”这是最关键的,他们相信李星辰没用,日记里有这么大的漏洞,学校和涉事学生家长咬定是李星辰自己的问题,就算打官司李星辰也占不到优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