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五十一章 偏心

第六百五十一章 偏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一章 偏心

“这掩盖不了他被欺凌的事实。”秦聿拉开车门。

“但我们认可没用。”

“所有突破口都藏在当事人的真实经历中。”秦聿拉开车门,“李星辰不是被欺凌一天两天,你真觉得谁也不知道?”

“你是说……有知情人?”赵思雨明白过来,想想也是,学校是一个开放式的场所,闫立恒几人多次欺凌李星辰,便是没有目击,同班同学多少也会觉察。她跟着上车,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道:“那我们现在去找目击证人?”

“你觉得哪些人可能目击?”

“李星辰的同学会站出来作证?”

赵思雨想说为什么不会,可是想到李星辰出事这么多天,没有一个同学私下去探望李星辰,更没有人站出来为李星辰说话,显然,没人愿意帮李星辰。

甚至老师也知道,就算以前觉得是学生之间的小矛盾没当回事,可是李星辰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该知道李星辰一直被欺凌,可是老师也一直没有出面发声,甚至在李星辰入院后没有去探望过。

“或许老师有校方的压力……”她现在已经知道做一个正直的好人其实很难,有时候说真话要付出代价,没有跟着落井下石都需要勇气,沉默已经是最后的良心。

“一个无药可救的差生,一个有钱有势的学生,你觉得老师会帮谁?”

“老师不会这么偏心吧?”这话说得她都不大信。

秦聿轻轻一哂,“人总是偏心的。”

“你也是?”

“我是。”秦聿一个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你现在可以下车了。”

赵思雨看了看时间:“……”肯定又是去接姜法官,这个偏心没法比。

她从善如流解开安全带,麻溜下车走人。

前面就是地铁站,秦律师今天大发慈悲了。

秦聿一个油门飞快窜出去,赵思雨吃了一脸的灰,被灰尘迷了眼,她连呸了几声,总觉得嘴里有沙子,这里的卫生也太差了。

“妈妈,有个阿姨乱吐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赵思雨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指着自己,包子脸写满了不赞同。

“别乱指人,当心坏人把你拐走。”见她看过来,孩子妈妈连忙拉走孩子。

“可是老师说我们要做个勇敢正直的人!”

“你现在要听妈妈说。”

“可是我觉得妈妈说的不对,妈妈不希望我做个勇敢正直的宝宝嘛?”

“……当然不是啦,就是有些话知道也不能随便说,就像那个吐口水的阿姨凶巴巴的,你这么小,万一她揍你怎么办?别人没问你就不要说知道吗……”

赵思雨:“……”

她哪里凶巴巴了?

不对,阿姨?她看起来很阿姨吗?她才刚刚毕业,还没二十三岁,明明是姐姐!

啊,太不懂礼貌了!

赵思雨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突然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向那对母子离开的方向,但他们已经不见人影。

或许,她应该再去十三中一趟……

-

C区法院。

快要下班的时候,姜芮书办公室迎来一个意外来客,“你是……”

女子从快递文件袋里取了张纸出来,“这是你们法院发出的传票?”

姜芮书接过来一看,是一个人身伤害纠纷,刚分到她手上的案子,点头道:“对,我是这个案子的承办法官。”她抬头看着对方,“你是华女士?”

“对,我就是华馨。”华馨声音发涩,“我只是打了她两耳光。”

只是?打耳光这种事带有侮辱性质,一巴掌也不能说“只是”。不过这个案子真的不复杂,也不严重,华馨打了原告程玲玲两耳光,程玲玲就把她告了,要求赔礼道歉。其实简单处理的话,程玲玲报警要求华馨赔礼道歉,按照一般治安事件处理即可,没必要告到法院。

当事人不嫌麻烦告到法院来,看来是气性很大,不过姜芮书已经处理过很多这类纠纷,知道怎么简单处理,于是她说道:“你跟原告程玲玲认识?”

华馨脸色沉沉地点了点头。

姜芮书又问道:“你们先前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华馨似乎不大想说。

看来真有矛盾。姜芮书继续道:“你们之间这个矛盾不严重,其实我想这两天安排调解的。”

“调解是什么意思?”

“就是庭外和解。”

“我跟她和解?”

姜芮书点头:“是的,这不是大矛盾,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和解可以省去你很多麻烦。”

“不可能。”华馨一字一句道,“我跟她不可能和解。”

姜芮书觉察她脸色不大对,轻声问道:“为什么?”

“总之不可能和解……”华馨道,“她也不会答应和解,她就是故意的……”

姜芮书注意到她一直称原告程玲玲为“她”,似乎很不愿提起对方的名字,看来要调解的话,得先搞明白她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于是柔声道:“你可以把你们之间的矛盾告诉我,我可以帮助你。”

华馨摇头,“姜法官是吧?如果打官司的话,我输了会怎么样?”

姜芮书摇了摇头,跟华馨说道:“还没开庭我也不能肯定,不过起诉书上面写了原告的诉求,具体结果要等开庭审理后才知道。”

华馨从文件袋里取出起诉书复副本,看到上面要求被告赔礼道歉并赔偿,手指几乎将纸张捏坏,“我知道了,谢谢。”说罢很快离去。

姜芮书看着她离去,其实还没放弃调解的想法,这种纠纷能不开庭就不开庭比较好,不过作为被告的华馨不但肯定原告不会和解,她自己也拒绝和解,或许可以从原告那里入手。

宜早不宜迟,她拿起听筒,决定给原告程玲玲打个电话。

但是电话打了两遍没打通,只得先放弃了。

正巧这时,秦聿的信息跳出来,她看看时间,抬手关了电脑,锁上门下楼去,果然在法院外面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

“今天又在外面跑?”姜芮书一边说一边系安全带。

秦聿嗯了声,见她把安全带系好,这才把车开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