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五十二章 分手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分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分手

两人回凯旋公馆,直接去姜芮书家吃饭,晚饭后,秦聿先回了住处,姜芮书去秦聿住处的时候已经十点多。

她在大门外看到三楼的灯没亮,进屋一看,一楼没人,应该在二楼书房。

上二楼一看,书房果然亮着灯。

她敲了敲门,“还在忙?”

秦聿坐在电脑前,一副还在工作的状态,听到她的声音,抬头看了看,“很快就结束。”

姜芮书没吵他,转身去酒窖找酒喝。

这次她没有调酒,端着小半杯红酒窝在沙发里看外面的秋千,眯着眼睛,像只慵懒的猫细细品尝红酒的滋味。

“滴滴滴滴滴……”手机突然响起。

摸到手机,她拿到眼前看清来电显示,这才慢吞吞接了电话,“张大律师。”

“没打扰你吧?”张雅婷意有所指。

“我说打扰了你会挂电话?”

“敢挂电话我就跟你绝交。”

姜芮书哼笑了声,“大晚上打电话给我干什么?不跟你家小奶狗约会?”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张雅婷的声音有点低哑,懒洋洋地提不起劲:“刚分了,正借酒消愁呢。”

姜芮书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放下手里的高脚杯,“怎么分了?上星期不是还说要一块去澳洲度假?”

“嗨,这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姜法官可以为你提供免费倾听服务。”

张雅婷闻言笑了声,举杯喝了口酒,随后又给自己满上,这才慢悠悠道:“长话短说吧,就是感觉到头了,和平分手,没有撕逼,亲友放心。”

“什么叫感觉到头了?你不是挺喜欢他的?”

“嗯,是喜欢。”张雅婷的声音听起来并不难过,“不过你知道我和他年纪差好几岁,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喜欢他的青涩朝气,他喜欢我的成熟稳重,现在对彼此的感觉都体味够了,没滋没味了,对未来没想象,不如趁着美好的感觉还没被消磨掉分开。”

这是什么理由?姜芮书没好气道:“你们俩是谈个恋爱就分手啊?”

“可不就是谈个恋爱,国家可没规定谈恋爱一定要奔着结婚去。”

“是没规定,不过你家里怎么办?这下半年了,去年你还能带个男朋友回家,今年可没得应付了。”姜芮书知道张雅婷家里催得挺急的。

“催就催呗,能拿我怎么样?我不吃家里不住家里,谁催我我就怼谁。”张大律师十分光棍,过年没事干,大战三姑六婆什么的不要太刺激。

“行吧,你自己开心就好。”姜芮书从来没觉得人生一定要恋爱结婚,如果不是遇到秦聿,她跟张雅婷就是一路人,以前张雅婷觉得恋爱开心,那就恋爱,现在觉得分手更好,那就分手,如此而已。

“你跟秦师兄怎么样啦?”张雅婷关心起她来。

“顺其自然呗。”姜芮书道。

“准备什么时候生孩子?”

“……”姜芮书有点无语,这得先问什么时候结婚吧?结婚才会准备生孩子。“你问这干嘛?”

“我是想,你跟秦师兄应该不会变了,不如早点把孩子生了,大龄产妇很辛苦,早生早解脱。”

姜芮书:“……”早生早解脱是什么鬼?

姜芮书:“我至少还有个未来可期的男朋友,结婚生娃能见着影,你年纪比我大还没男朋友,与其操心我,不如多操心自己。”

张雅婷叫起来:“姜小书,我怀疑你人身攻击!”

“不用怀疑,就是人身攻击。”

“你不甜了,铁石心肠了。”张雅婷碎碎念。

“多谢夸奖。”

张雅婷也不知道是被堵得没话说,还是喝酒顾不上,姜芮书听她在那头叮叮当当的,过了一会儿才幽幽道:“姜小书,我真羡慕你,一遇就遇到了soul mate,你运气咋这么好……”

姜芮书想起秦聿,不由低头笑了笑,“大概是我攒了半辈子的运气吧。”她以前运气一直不大好,不过换来一个他,真的很值。

“嘶,这恋爱的酸臭味隔着手机从S市飘到京城来了。”张雅婷捂住腮帮子,痛心疾首道:“姜小书你做个人吧。”

“以前你跟我各种秀我都没嫌弃过你,我就秀这么一次你就嫌我,双标这么明显你想做全国驰名双标吗?”

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张律师张了张嘴,最终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是是是,我双标,我错了。”

姜芮书笑了笑,“我陪你喝酒吧。”

听到她砰酒瓶的声音,张雅婷裂开嘴无声笑了笑,“好啊。”说着她也拿酒杯碰了碰酒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喝了一会儿,她懒懒道:“我觉得我要改变一下生活状态了,这么下去好无聊,感觉人生一眼望到头了。”

“不如你来S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还是算了吧,我可没你们家秦律师那么果断,经营多年的地方说放弃就放弃。”张雅婷想也没想就拒绝,“不过我觉得自己得做个两手准备,毕竟男朋友常有,老公不常有。”

“嗯?”

“以后不管结不结婚,我都想要个孩子,不过我还没做好准备,可我眼看着一年年的黄金生育期要过了。”

“你想怎么样?”姜芮书感觉她已经有想法。

“我想去冻卵。”

姜芮书有点意外,“去国外?”

“国内不行?”

“还真不行。”姜芮书没觉得冻卵有什么不可以,不过还是要提醒她,“国内的医疗机构目前似乎没有给单身健康女性冻卵的先例。”

“先试试看,万一可以呢?”张雅婷那边响起玻璃杯和酒瓶碰撞的声音,“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快,男人可以冷冻精子,女人为什么不能冷冻卵子?”

姜芮书心想这货刚分手,既然她想找点事干,就随她折腾去吧。“那你先去问问,问清楚了跟我说一声,知道吗?”

“知道知道,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她信心满满的口气。

姜芮书还想说什么,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寻声看去,就看到男人出现在门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