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五十七章 结果

第六百五十七章 结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8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七章 结果

最终结果如秦聿一开始提出的差不多,闫立恒三人负主要责任,学校次要责任,赔偿金额比原来提出的要高,另外学校公开道歉,相关学校领导和李星辰班级的班主任要亲自跟李星辰道歉,十三中还要帮助李星辰转学——因为被长期欺凌,李星辰已经不想再回十三中学习。

同样要道歉的还有闫立恒等人,不过他们不用亲自到场,因为李星辰不想见他们,对于闫立恒等人的处理,因为他们还是未成年人,虽然很憋屈,但不能公开宣扬,不过他们需要做全校检讨,至于学校对于闫立恒三人的处理秦聿没有交涉,他答应不对外公开,是因为未成年保护和隐私保护,但是全校检讨后,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对于公开检讨,家长们坚决不同意,说会伤孩子自尊,但教育局的人将他们的意见压了下去,检讨是教育手段,犯这么大的错不受点教育理所应当。

秦聿在和解协议上签字,将其中一份收好,剩下的还给校方和家长,道:“多谢各位配合。”

校方和家长只觉得嘲讽无比,脸色都很不好。

秦聿没管他们的脸色,起身道:“希望各位尽快履行协议内容,先走一步。”说罢转身离开。

赵思雨跟着起身,看着在座几人,“他们明明是正在受教育的年纪,但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一点教育的印迹,教育为什么如此苍白无力——希望各位能想一想,不要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说完颔首致意,转身追上秦聿的脚步。

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

是啊,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三观形成的年纪,课本上写着满满的品德,但教育为什么如此无力?问题出在了哪里?

“秦律师。”赵思雨小跑着追出办公楼,“那个录音你怎么拿到的?”

秦聿肯定不是今天才准备证据,但一点迹象都没有,她真的好奇死了。

“跟学生买的。”

“买、买的?”赵思雨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跟谁买的?”

“李星辰被堵在厕所欺凌时的目击者。”

“目击者?”她更加惊讶,“那天有目击者?”不过想想能拿出事发当时的录音,肯定是目击者。

“那天厕所里有别的人,不过他听到动静不敢出去,鬼使神差用手机录了音,等闫立恒三人走之后才离开,但他感觉李星辰很久没出去,放心不下,于是返回厕所去看李星辰,发现血流一地,李星辰在厕所里自杀了。”秦聿语气平淡地陈述。

原来如此,也难怪李星辰那么快就被救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是谁?”

秦聿边走边道,“发现李星辰自杀的是个同年级学生,他是事发后第一个接触的人,可能掌握别的线索,比如李星辰的遗言,我找了他,没想到他手里有直接证据,就花钱跟他把手机买过来。”

“……花了多少钱?”

秦聿想了想,“999。”

“这么点?”

“这是手机的价格。”

“这样啊。”赵思雨总算明白了,如果要鉴定的话,拿手机录音原件才有效,秦律师应该是防着这一手,“那如果他手上没有线索,你准备怎么办?”

“多花点钱做个悬赏,李星辰同班同学肯定有人知道他被欺凌,不论人证物证多少有点,何况李星辰在日记里提过闫立恒他们拍照给别人看过,就算李星辰不讨人喜欢,不等于看得惯闫立恒欺负人,如果能给闫立恒一个教训,又能得到报酬,想必没人会拒绝。”

赵思雨目瞪口呆,竟然还能这么操作。

她突然有点颓丧,就算没有自己的证据,秦聿也会拿到证据,她还以为自己力挽狂澜了呢……

不过很快她就振作起来,自己跟秦聿的方式不同,但也拿到了证据,同样是有利的证据,方式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见她一会儿丧气一会儿精神,秦聿没理她。

这时,下课的铃声在校园里响起,安静的校园渐渐喧嚣起来,他们从教学楼前的草坪走过,陌生的面孔引得教学楼上不住有学生望过来。

赵思雨望了望朝气青春的学生,心里满是感慨,青春年少是最美好的时光,可是青春年少却不都是美好的,有纯白的善良,也有纯黑的邪恶。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善良的,并且会怀揣着善良的心慢慢长大,变成一个善良的普通人。

她回头看了看办公楼,希望经过这件事,学校会有所改变吧……

离开学校,他们去了趟李星辰家,把协商结果告诉李星辰和他妈妈,徐舒芬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上次学校打电话来,她还以为得不到什么钱了,没想到秦聿和赵思雨帮他们家争取到这么多赔偿。

有了这笔赔偿,就可以给孩子去看心理咨询,家里拮据的经济也可以得到一些缓解,至少孩子上中学这两年都不怕没钱了。

李星辰愣了许久,他妈妈连声道谢的时候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徐舒芬注意到这点,有点尴尬:“这孩子……”

赵思雨忙道:“星辰需要消化一下吧,没事的,我们就是过来跟你们说说这个好消息,让你们高兴高兴。”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小赵律师你主动帮助我们,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有秦律师,没有秦律师我们讨不回公道,真的谢谢你们。”徐舒芬满心感激,恨不得给他们跪地叩谢,随后顿了顿,她面露难色,“秦律师,那个律师费……”她这段时间也打听了律师,像秦律师这样的大律师收费不低,说到这事她十分不好意:“现在家里没钱,等赔偿款下来再给你,你看行吗?”

律师费!赵思雨一个激灵,她欠了秦聿十万!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就是背银角大仙的孙悟空,背的不是道士,是两座大山。

腰都直不起来了。

见秦聿想说话,她怕秦聿把真相说出来,抢先道:“不用不用!我们是做法律援助的,不用律师费。”

“这样吗……”徐舒芬疑惑地看了看她,又看看秦聿。

秦聿瞥了瞥她,好在没有揭穿她,淡淡嗯了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