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五十八章 因为该打

第六百五十八章 因为该打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八章 因为该打

离开李星辰家,赵思雨垂头丧气的像只斗败的公鸡,没了来时的意气风发。

“秦律师……”她吞吞吐吐,觉得自己可能又要被秦聿鄙视,但是不说不行,“那个,十万块,我能不能分期给你,我手上没那么多钱……”

“今天协议的赔偿可以支付律师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请你接这个委托的是我,你律师费太高,他们付不起。”真按照正常标准收费,秦聿可以按赔款比例收取,费用会少很多,但她说不出口,把秦聿叫来是她的主意,她没脸叫李星辰和他妈妈承担。

“给我律师费,剩下的赔款也比他们原来要的要多。”

“这不一样……”

秦聿轻嗤一声,转身上车,“律师费一分都不能少。”

赵思雨连忙追上去问,“那能不能分期?我每个月固定还钱给你。”

“按银行利率算利息。”秦聿丢下这么一句话,一脚油门,很快消失在路上。

赵思雨:“……”

行叭,至少能分期。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她忧愁要勒紧裤腰带的时候,律协终于安排面试了。

另一边,C区法院。

上次原告程玲玲拒绝沟通后,姜芮书一时间不知道究竟是程玲玲看不惯华馨故意诋毁她,还是华馨真的人品不好,不过这类纠纷能调解就调解,她又联系了华馨,但是华馨的态度不是很好,听到程玲玲拒绝调解后,情绪十分激动,也拒绝了调解。

工作做不通,只能开庭。

姜芮书看了看时间,这时刘一丹过来通知她准备开庭,她暗暗叹了口气,起身穿上法袍,带上案卷前去法庭。

“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入庭!”

听到刘一丹的声音,姜芮书拂了拂法袍,抬脚走进去。

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被告席上的华馨,她今天穿了套黑色长裙,妆容比较浓,但厚重的妆底并不能这样她眼底的青黑,反而叫她看起来十分阴郁,她的脸原就比较长,颧骨也很高,这样看起来很凶,给人的感官比较差。

对面坐在原告席上的是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女人,样貌平平,衣着打扮也十分普通,走在大街上认不出来的那种。

姜芮书原以为这种小纠纷应该不会有人旁听,让她意外的是旁听席上竟然坐了好些人,看年纪跟原被告差不多,难道这是亲友团?

两人都没有请律师,不过姜芮书能理解,毕竟这个案子事实清楚,没什么复杂的情节需要律师辩论。

“现在开庭。”姜芮书敲动法槌,依照程序先确认双方当事人身份,“原告程玲玲?”

原告席上的女人答道:“我是程玲玲。”

确认过双方身份,姜芮书再次询问:“你们是否接受庭前调解?”

“不接受。”

华馨和程玲玲异口同声道。

程玲玲闻言冷笑一声,“不见棺材不掉泪。”

华馨骂道:“卑鄙小人!”

“安静。”姜芮书敲法槌警告,让两人不要扰乱秩序,随后跟原告道:“原告陈述事实。”

程玲玲拿了张纸,“本月2日,我在新北街逛街的时候,无意间碰到被告华馨,华馨看到我突然冲上来扇了我两个耳光,打得我耳鸣目眩,华馨打完后还用侮辱性语言侮辱我,随后没给任何解释后擅自离开,她的行为导致我晚上噩梦不断,给我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严重影响我的日常生活,其行为不仅伤害了我的身体,也极大的伤害了我的自尊,请求法院判决:1,被告向我公开赔礼道歉。2,赔偿我检查费和精神损失费1000元。”

程玲玲的要求不算过分,但是华馨的脸色却很难看,“程玲玲,想让我道歉,做梦!”

程玲玲直接向姜芮书告状:“审判长,你看她态度好嚣张,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华馨狠狠瞪了她一眼,梗着脖子不肯低头。

姜芮书将华馨的表现看在眼里,又看了眼程玲玲,她对华馨没什么的好感,但这个程玲玲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姜芮书道:“下面被告答辩。”

华馨淡淡道:“我没什么可说的,打人是我打的,但是道歉不可能!”

这态度很刚啊……

姜芮书继续问道:“也就是说你承认你对原告有人身伤害的行为?”

“是的。”

“你为什么扇原告的耳光?”

“因为她该打!”

姜芮书眉心微微一蹙:“看监控录像,原告在公交站牌旁边等着,原本没看到你,是你看到原告后突然冲上去扇她两巴掌,也就是说你们在发生冲突前,原告没有不恰当行为,是你主动引起了这起纠纷。”

“是,但我不是乱打人!”华馨仍然坚持自己没错。

“但是监控里显示你打人前,原告都没看到你。”纯粹是被告不知缘故单方面打人,不论是什么原因,都要对这起纠纷负责。

华馨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如果没有就认定事实清楚了。”这种事实无争议的纠纷,姜芮书觉得半小时不到就能审完,还能给当庭宣判。

程玲玲得意一笑,认定事实基本等于华馨败诉,她要跟自己赔礼道歉。

“我有原因!”华馨突然开口。

姜芮书看着她,“什么原因?”

华馨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审判长,你被人污蔑过吗?”

姜芮书想了想,“有过。”别的不说,在法庭上就不知道被污蔑过多少次收了黑钱。

“那你有没有被人连续不间断地污蔑了十几年?”

姜芮书一怔,“这怎么可能?”

“我就被人连续不间断地污蔑了十几年。”华馨仿佛想起了不堪回首的记忆,眉宇间流露出痛苦,“程玲玲曾经是我同学,初中一个班的,在那之前其实我已经两三年没见过她,你问我为什么打她,我就是想打她——就是她,从我初中的时候开始就造谣污蔑我,说我水性杨花喜欢勾引男人,还勾引老师,搞得老师都不敢靠近我,对我不问不管,让全班人都孤立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