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六十一章 搞事情

第六百六十一章 搞事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六十一章 搞事情

晚饭还是在姜芮书家吃的,他家阿姨现在快变成墨玉母子的专职厨师,秦聿越来越有种自己是上门女婿的感觉。

秦聿晚上还有点事,姜芮书没过去找他,快睡觉的时候张雅婷突然打电话过来,“没打扰你吧?”

姜芮书没好气道:“知道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容易打扰人还打过来,怎么了?大半夜给我电话空虚寂寞冷了?”

“是啊,孤苦一人在京城漂泊的我,无依无靠孑然一身,情伤未愈,连个朋友都没有,夜半孤枕难眠,泪洒满襟无人知……”张雅婷语气哀怨。

听她胡说八道,姜芮书嘴角抽了抽,“治愈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恋情,你再找一个就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有追求者。”

“有追求者只能说明我有魅力,不代表我能看得上。”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姜芮书想起她交过的男朋友没一个类型相同的,还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类型,她似乎过段时间喜欢一个类型,朝三暮四得很。

“我也不知道,知道我就去找了。”张雅婷又问道:“真没打扰你吧?秦师兄不会就在你旁边吧?”

这意思简直就是问她是不是在秦聿床上,就算没人看到,姜芮书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有,他今晚有事,我在自己家五百米大床上。”

张雅婷啧了声,“原来你们大和谐过了。”

“……这不是很正常?”

“我以为你这个小雏鸟跟秦师兄那个万年老铁树要结婚才大和谐,没想到这么快上车。”

“我一直以为你对我老司机的身份是了解的。”

张雅婷嗤之以鼻,“嘴上理论越丰富的,一般都是小雏鸡,纯洁得说不定男人的手都没牵过,你说你以前是不是?”

姜芮书:“……”

下一刻张雅婷来了句,“你和秦师兄打算什么时候生娃?”

姜芮书:“……你干嘛老关注这个问题?你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好了。”

“我还没找到孩子他爸,而且我被拒绝了。”

“谁拒绝你了?”

“医院。”张雅婷提起这事还很生气,“我跑遍了京城所有有资质的医院,全都拒绝给我冻卵,理由竟然是我单身且健康,这不是滑稽吗?”

“按照相关规定,医院其实也没说错……”姜芮书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气愤,社会发展到现在,女性越来越独立,也越来越多的女性掌控自己的生育权,她们想在最美好的年华奋斗事业,有了事业再结婚生育,但是女性的黄金生育期正好是奋斗事业的时候,也有一部分女性纯粹不想结婚,却想要孩子,于是冻卵就成了两全的办法。

可是国家有明确规定,不允许任何医疗机构给单身健康女性提供冻卵服务,所以哪怕有这个市场在,国内的医疗机构也不会对单身健康女性开放服务。

张雅婷骂道:“辣鸡规定!都什么社会了,男人可以冷冻精子,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冷冻卵子?这是性别歧视!”

姜芮书扶额,“张律师,请注意你的律师身份。”

“你不觉得这项规定很无理取闹?男人上医院随便撸一管就能冷冻,女人却只能在得了重病的情况下才能以保全生育能力的方式来冷冻卵子,这叫什么事?”

“的确有不妥之处,已经有些跟不上时代发展,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姜芮书听她说要去冻卵后,也去了解了一下国内的相关情况,跟她说道:“既然你去过医院,应该知道取精子和取卵子的过程差别很大,男人……很轻易就可以获得精子,但是卵子要服用药物,要动手术,取卵对于女性的身体伤害比较大。”

“抛开这个问题,如果开放冻卵的话会产生很多问题,比如会不会催生非法贩卖产业链,如何制止,还会产生家庭伦理问题,跟我们现在许多道德观念产生冲突,以及这类单亲家庭的孩子权益如何保障……”姜芮书换了个姿势躺,继续说道:“这些都是问题,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善的规定和保障制度,未来还要再走一段路。”

姜芮书的观点很可观,她支持这项权利的实现,既然生育是公民权利,那么女性就有权选择生不生及什么时候生,但是现实情况没办法一步到位。

张雅婷作为资深律师,自然能听懂她的考究,“那得多久呢?这中间将有多少人在无望中挣扎等待?”

是啊,时代是一直在进步的,可是永远无法与人们的需求完全同步。姜芮书轻轻一叹,“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两人一时有些沉默,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讨论法律上的问题,因为法律有时候很沉重。

张雅婷忍不住笑道:“芮书,我现在觉得你真的很适合当法官,你总是站在所有人的立场外,又试图为所有人考虑。”

“我觉得我不管当什么都一定就是什么。”她有这个自信。

张雅婷笑笑,对此并不怀疑,“但我不想放弃。”

姜芮书一怔,“嗯?你想……去国外?”

“不是。”张雅婷越想越有决心:“芮书,一定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女性,希望能自主决定生育权利,我们女性天生要承受许多来自性别和身体的压力,虽然现在女性的地位越来越高,但是还有很多权利需要我们去争取。”

“你是想……”

“我要起诉医院。”张雅婷道:“起诉他们侵犯我的生育权。”

“你自己?”

“应该吧,这是我的初步想法,不过听你这么一提醒,或许我可以找几个同伴一起。”

姜芮书:“……你这是要搞事。”刚才这货嘴里嚷嚷着在京城没朋友,也就是随便嚷嚷,轮人脉,张律师从来不输的,完全可以预见,她真把这事搞出来一定动静不小。

“正好我最近没事,就搞点事情做吧。”

姜芮书为京城的同行感到同情,不过她没有阻止张雅婷,“既然你决定了,加油,可别立案都立不起。”

张雅婷哼笑,“走着瞧吧,姜法官。”

姜芮书笑,“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加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