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六十二章 东方男人的含蓄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东方男人的含蓄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0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东方男人的含蓄

周六晚上,陆斯安说很久没聚,约了姜芮书和秦聿喝酒,到时候会带个朋友一起。这次他没说是什么朋友,不过姜芮书知道就是他上次说的那个女孩,先带给他们看看,叫他们掌掌眼。

这叫姜芮书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实话她跟陆斯安熟是熟了,但是对他的偏好真不大了解,“陆老板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不知道。”秦聿找了个空车位把车开进去,想了想陆斯安喜欢的类型,似乎没有固定类型,一直在尝试哪种人更适合自己,不过要说共同点倒也有,“心思比较单纯的人。”

“傻白甜?”姜芮书有点奇怪,“JoJo看起来不是傻白甜呀。”

“不是傻白甜,是那种心思简单的人,他自己心思多,希望伴侣单纯。”

“这不是大灰狼跟小白兔嘛?”

秦聿把车停稳,闻言笑了笑,“在我眼里,你也是心思单纯的人。”

“我?”姜芮书呵呵一笑,“我可不是小白兔。”

“这个单纯不是未经世事。”

“那是什么?”姜芮书眯起眼睛,“没谈过恋爱?”

“不是。”

“恋爱脑?跟陆老板一样?”

秦聿忍不住笑,“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

秦聿没有解释,“不恰当地说,就是过日子的人。”

“你是这么看我?”姜芮书摸着下巴。

“不是。”

“你说我是单纯的人,又说单纯的人是过日子的人,又说我不是过日子的人,你什么意思?”她绕口令似的说道。

秦聿不想解释。

这个单纯不是说不经世事,也不是说没有感情史,更不是恋爱脑,视恋爱为生命动力,而是对感情的态度足够端正认真,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什么可以要什么不可以要,不会轻易分心被诱惑。

这样的人在感情上态度很简单,就算有感情史,也不改初心。

用一个词形容就是soul mate,但是他觉得解释出来太肉麻,尴尬。

“下车。”他揭开安全就准备走,一副不想说的态度。

“肯定是太肉麻。”姜芮书嘀咕,这男人撩也会撩得人合不拢腿,但是要他说那种剖析内心的情话或做什么承诺,他轻易说不出来。

在这方面,他有东方男人的内敛含蓄。

陆斯安约他们的地方是一家酒吧,很安静的那种,他们来得比较早,到的时候陆斯安还没来,于是他俩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这时酒吧里已经有些人,坐下没多久,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他们旁边的桌子很快就坐满了。

姜芮书四周看了看,她很少来酒吧,平时工作太忙,她自己家里也有吧台,这样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虽然也一番风味,但她更喜欢一个人调杯酒享受宁静的夜晚,再者一个人来酒吧玩也没意思。

酒吧里光线很暗,姜芮书只能看清周围两张桌子都是年轻人,唧唧喳喳聊天满是朝气,姜芮书不经意听了几句,听他们不是抱怨课业沉重,就是怨念自己排位掉了,应该都还是学生。

“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突然一个女孩子转移了话题,“哎,方琪琪,那天你身边那个小哥哥很帅呀,叫什么名字,约出来一起玩呀。”

“算了吧,他已经22岁了,年纪太大,我觉得有代沟。”

“啊,这么大年纪了?不过看起来很年轻,我还以为才十八岁这样,对了,我认识一个19岁的小哥哥,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

“19岁也不小了,我不喜欢老男人。”

“喂,方琪琪,我明年也19了,你的意思我也是老男人?友尽友尽。”

“我们这几个就你年纪最~老呀~~~”

“大叔大叔~~”

“王大叔~~~”

秦聿:“……”

姜芮书:“……”

姜芮书微微一笑:“我记得《未成年保护法》有规定: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秦聿补充道。

姜芮书看了看他,叫来酒保,点了一杯低度鸡尾酒,秦聿晚上要开车,点了杯无酒精饮料。

“两位还有什么需要吗?”酒保礼貌询问道。

姜芮书打了个手势,“你们这里给不给未成年人进来?”

酒保严谨道:“酒吧都不给进。”

“哦。”姜芮书意味深长,“那边那几位似乎年纪不大,作业都没做完。”

酒保抬头望了望,马上会意:“两位客人稍等片刻。”

姜芮书微笑致意。

过了一会儿,隔壁桌来了两个酒吧的工作人员,要求查看他们的身份证。

他们一脸懵圈,“为什么要看身份证?酒吧里所有人都要看?”

“只是几位客人,但不是针对几位客人,是酒吧不接待未成年人,你们看起来年纪比较小,按照规定我们需要确认一下几位的年龄。”

“我这样还看起来像未成年?你见过长我这样的未成年吗?什么眼神?”

“这位客人,我是夸您年轻。”

“……”

但这家酒吧是正规酒吧,不图几个未成年人的钱,酒吧执意要检查他们的身份证,几个小年轻都拉不下脸,见旁边的成年人都看着他们,顿觉羞耻非常,怒而离开。

姜芮书看得津津有味,“现在孩子可真能长,他们几个应该只有十五六岁,打扮起来跟成年人已经没多大差别,我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像个小孩似的,什么都不懂,别说酒吧,网吧我都没去过。”

“你应该已经上大学。”秦聿道。

“哦对。”姜芮书看着他,“你在那个年纪也上大学了,不过你那时候应该个子很高。”

“你看过我照片?”

“看过,F大五十年一遇的神颜师兄,必须有个高高的个子,不然脸再帅,个子不高可当不了男神。”

秦聿:“……”

姜芮书还想说什么,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酒吧门口张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