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六十八章 修罗场

第六百六十八章 修罗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六十八章 修罗场

“你怎么看这个案子?”

姜芮书倚着门框,开了个玩笑:“幸好这个案子没在我们法院,不然我们院长和庭长要头秃。”

秦聿莞尔一笑,很能理解这话,立案开庭的是京城Z区法院,听说为了是否立案纠结了很久,

姜芮书笑笑,正经道:“从一个女性的角度,我是支持的,生育权应该掌握在女性手中,自主决定生不生以及什么时候生,但是这项权利目前为止还有很多女性没有实现,需要女性像雅婷这样去争取。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也很有意义,社会发展到新阶段必然会出现新的社会问题,法律的完善要随之跟上,这是个发现问题的开端。”

“如果可以,你会不会去冻卵?”

“不会。”她肯定道。

“你为什么支持?”

“因为我遇到了你,没有这个需求。”

秦聿猝不及防被撩一把,不由失笑。

姜芮书继续道:“虽然我以前没考虑过这件事,但如果没有遇到你,这个权利能够实现的话,我或许也会去,因为这是女性在生育上的后悔药。既然是权利,就可以选择去做,也可以不去做,应该被尊重,就如同结婚的权利、追求梦想的权利、选择做怎样的工作、成为怎样的人、过怎样的人生……不违背法律和道德都应该被尊重。”

“南溪妇产医院派人来大安。”他忽然说。

姜芮书忽然明白,“请你帮他们打官司?”

秦聿轻点头,“嗯。”

姜芮书愣了愣,“你答应了?”

秦聿看着她,“你知道我不会随便拒绝委托。”

姜芮书知道,他尊重每个人的诉讼权,所以他不会随便因为个人原因拒绝别人的委托,在他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论性别、相貌、职业和身份。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能理解他,这是他作为律师恪守的原则。

“我会跟你朋友站到对立的立场。”他说道。

这意味着如果他胜诉,张雅婷就无法实现冻卵的权利,她所支持的种种也会因他而折戟。

想到自己昨晚跟张雅婷的通话,姜芮书不禁扶额,“我昨晚还跟雅婷说很期待对方律师是谁,谁知道竟然是你……”

啊,这叫什么?吃瓜吃到自家人身上?

她就是那夹心饼干,一边是至交好友,一个是亲亲男友,夭寿哦!

秦聿点头道:“听说对方有个很强的律师团,庭审的确值得期待。”

姜芮书:“……”看闺蜜跟男朋友打擂台不要太刺激。

姜芮书生无可恋,“我可以告诉雅婷是你接了对方的委托吗?”

“可以,这不是秘密。”

“律师这么多,为什么你俩就撞上了?”这简直就是修罗场,要人性还是异性,这是个问题。

“那你帮谁?”秦聿提了个不亚于“我和你妈掉水里先救谁”的问题。

姜芮书马上道:“我谁也不帮,这是你们律师之间的博弈,关我一个法官什么事?”

秦聿低笑了声知道她没有介意,心里松快了一些。

但这也不成,不帮是两不得罪,但也两边得罪,姜芮书有点头疼,“我觉得雅婷会骂我,因为你被迁怒,可能会暂时跟我绝交。”

“我会尽力打败她。”秦聿保证道。

“如果你让她打败,她会给我发红包。”

“那你希望我赢还是输?”问题又绕回来。

姜芮书才不上当,“爱过,保大,先救我妈。”

秦聿笑了笑,示意她过来,等她走近,伸手揽住她的腰,歉意道:“明天我得去一趟京城,可能会待一段时间才回来。”

她惊讶道:“这么急?”

他嗯了声,“案子时间比较急,顺便回去看看家人,处理一些私事。”他已经大半年没有回家,这次正好回去见见家人,所以呆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就没办法跟姜芮书见面。

姜芮书表示理解,“没关系,你处理好京城的事再回来,我会每天给你打视频。”

他没有言语,但姜芮书瞬间就懂了他的心意。

姜芮书十指穿过他柔软的头发,轻声道:“不客气,没关系。”

-

张雅婷知道秦聿做了医院的律师,久久找不回自己的言语,许久后才喃喃道:“姜小书,你个乌鸦嘴,这回真是精彩了。”

姜芮书就知道会这样,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京城那么多律师,对方偏偏跑到S市来找秦聿接案子。”

“因为你家秦律师没吃过败仗啊……”张雅婷做过很多设想,很理解对方的处境,对他们请一个实力强劲的律师没有半分意外,但是真的一点没想到对方会请秦聿。不过她很快兴奋起来,“如果我赢了,那我岂不是第一个让大名鼎鼎秦律师败诉的人?”

“……你赢了再说吧。”

“你不看好我?”张雅婷十分不满意。

来了来了又来了,姜芮书四平八稳道:“没有,你赢了要给我发红包,毕竟这可是我家秦师兄第一次败诉。”

张雅婷以为她支持自己,得意道:“那当然,算你有良心,不过我要是输了呢?你家秦师兄实在有点厉害。”

“我给我家秦师兄好好庆祝。”

张雅婷:“……”

“你个墙头草!我要跟你绝交!”

说罢就挂了电话。

听着急促的嘟嘟声,姜芮书幽幽叹气,到底还是走到了绝交这一步。

-

第二天清晨,姜芮书醒来的时候秦聿已经起床收拾好行李,两人一块吃了早餐,秦聿把行李箱拎下来,“我先送你去法院。”

“你几点的飞机?”姜芮书问道。

“时间赶得及。”

姜芮书没再多问。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路上太顺利,姜芮书感觉没多久就到了法院,看着熟悉的法院大楼,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黏糊的人,但是想到他要离开好些天,突然很舍不得他。

他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念他。

她解开安全带,扭头看着他,对上他漆黑的眼瞳,感觉到他有着跟自己一样的情绪,不由凑过去,给他一个告别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