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六十九章 回京

第六百六十九章 回京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六十九章 回京

“一路平安,到京城给我消息。”姜芮书道。

秦聿嗯了声,“我尽快回来。”

姜芮书笑笑,“预祝秦律师凯旋而归。”说罢转身下车。

秦聿看着她进了法院大门这才打着方向盘,重新驶上马路。

十点整,S市飞往京城的飞机准点起飞。

“秦律师今天怎么还没来?”赵思雨等到中午,过来看了几次秦聿办公室仍然没人,甚至连陶霖都没开,她不由找陶霖问道。

陶霖哦了声:“秦律师去京城了。”

“去去去京城了?”赵思雨吃惊得都结巴了,“昨天不是还在S市?”

“今天上午的飞机。”陶霖看了看时间,“准点的话飞机差不多落地了。”

“……怎么这么急?”

“决定很突然,昨晚很晚才跟我说。”陶霖知道她想什么,解释道:“他这次去京城除了案子,还有一些私事。”言下之意不方便带人。

“所以秦律师是一个人去京城的?”

陶霖嗯了声。

赵思雨带着最后一点希冀看着他,“你说我申请开庭的时候再去帮秦律师可以吗?毕竟我欠了他那么多钱,给他老人家打打杂,先还点利息是不是?”

“你能帮秦律师什么?”陶霖直接插/她一刀。

赵思雨:“……”

赵思雨忍辱负重道:“你看,这个案子涉及的方面比较多,需要处理的问题很多,对方原告和律师团加起来十来个人,秦律师这种咖位的大佬不带个助理是不是不大像话?”

“你多虑了,京城是秦律师的大本营,他一个人能挑。”陶霖一盆冷水浇下。

嗞~赵思雨心里那点希望的小火苗被浇灭,她仿佛被霜打的小苗儿,整个人蔫了。

这时,陶霖说了句:“明天我去京城。”

赵思雨的眼睛马上亮起来,陶霖是秦律师的助理,秦聿出差,他是要跟着的,“陶助理……”

“秦律师没说带你。”

赵思雨秒懂,“晚点我跟他申请,多个人干活也快。”

“也多一个人的差旅费。”

“……”

“秦律师应该晚饭前才有时间。”

赵思雨知道他在提点自己,郑重道:“大恩不言谢!回头定当重报!”

-

京城今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苍穹碧蓝如洗。

来自S市的飞机冲破云层,千年古都的全貌一览无遗,巨大的机翼声中,飞机的高度不断下降,冲向最终的目的地。

“各位旅客,我们已经抵达京城国际机场,外面温度20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

等飞机停稳,接上廊桥,秦聿关闭飞行模式,打开手机,给姜芮书发了条报平安的信息,空乘过来说可以下飞机了。

刚走到出口就看到南溪妇产医院的人举着牌子朝他招手。

“客气。”秦聿礼貌地跟对方握手寒暄,“我本人是京城人,贵单位不用这么麻烦。”

“应该的应该的。”对方笑道,“秦律师长途跋涉,先休息休息,去吃个饭,吃完饭再谈正事吧。”

秦聿知道这个时间正午休,办事没有在这个时间办的,便没有拒绝。

吃过午饭,秦聿直接去了南溪妇产医院。

他先跟医院院长见了一面,对方态度很坚决:“这个口子一定不能开,这场官司只能赢不能输,不然也不会去请秦律师你来帮助我们,如果冻卵服务从我们这里开了先例,不仅会给我们医院带来巨大的责任和负面影响,还会造成这个行业的混乱,这个始作俑者我们担不起。”

“没有律师可以保证一定胜诉。”秦聿淡淡道。

“但你从来没有败诉过。”

“我只能保证竭尽所能最大化委托人的利益。”没有律师会永远胜诉,秦聿一直如此认为,他只是让这个结果尽可能不发生。

院长似乎不大满意他的说法,秦聿也不多说,直截了当道:“如果贵单位还有其他适合的律师,也可以邀请其他律师,在我这里,我只能做这样的保证。”

“你知道如果医院败诉的影响会有多大?”

“法官的保证比律师更有效。”

院长:“……”要能这么干还请律师做什么?

秦聿没跟院长多废话,了解院方的态度后,去生殖中心走了一趟,最后带走了相关资料和文件。

刚离开医院,他的电话就响起来,一个很眼熟的京城号码。

“秦聿。”电话里传来一个笑吟吟的男音,“你到京城了?”

秦聿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皱起眉头,冷声道:“有事?”

“很久没见,甚是想念。”对方似乎知道他的行程,“你在南溪妇产医院吧?正好我在这附近,一块叙叙旧?”

“你怎么知道?”

“南溪妇产医院的院长跟我认识,本来他们想找我打这场官司的,不过我向他们推荐了你。”

秦聿瞬间明白,“你是原告的律师?”

对方轻轻笑了声,“很久没在法庭上见,对秦律师的风采想念得紧。”

“无聊。”

秦聿直接挂了电话。

【过来叙叙?】很快短信跳出来,似乎怕被他拉黑名单,紧接着又一条,【跟你谈谈冻卵案。】

秦聿直接拉了黑名单。

另一边,短信发出去许久没有回复,徐旭又打电话过去,便听到电话里传来系统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居然拉黑名单了。

梅丽寒将他的反应收入眼底,哼笑道:“秦聿最烦的就是你,好不容易过了两年消停日子,愿意见你才怪。”

徐旭放下手机,摇头叹息:“多大的仇……”

“也就是那么好几年想尽办法在法庭上跟他对着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他有不可描述的情愫。”

“当年也不知道是谁为了打败他跑我这里来,直到人离开京城还追到S市去,专门跟人打了场官司。”

两人相互攻歼,因为太熟,都知道对方的槽点在哪,槽点一个吐一个准。

梅丽寒突然话锋一转,“难得他回京城,的确应该聚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