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章 关系到家谱

第六百七十章 关系到家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6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章 关系到家谱

秦聿不知道有人打上了自己的主意,从南溪妇产医院离开后,直接回了家。

秦聿到家的时候家里没人,家里只有阿姨在,他对此一点也不意外。

阿姨也是在他家做了很多年的,熟稔道:“你爸爸还在研究所,今天是工作日,要晚点回来,你妈妈说是会早点回来,大概六点到家。”

“他们回来吃饭?”秦聿问道。

阿姨笑道:“你难得回来,你爸妈当然要回来吃饭。”

秦聿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转身上楼。

推开卧室,迎面一阵冷清的空气,摆设没有变动,只是有些东西被他带去S市了,表面看不出来,但不知不觉间有了很多改变。

他看了看时间,放下东西,拿起医院拿到的资料仔细阅览起来。

看到一半,楼下传来响动,他起身往窗外一看,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开进自家大门,是秋女士的座驾。

秦聿下楼的时候就看到秋文静女士和秦润之先生携手进屋,女的保养得体,看着三十多岁的模样,端的是大家闺秀的气派,一身黑色职业装也穿得温文尔雅,优雅端庄,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温文尔雅是相对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男的眉眼间跟秦聿很像,气质沉静儒雅,皮肤很白,是那种天生冷白皮,叫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也只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秦舒跟在夫妻俩旁边,边走边聊走进来。

秦聿走下楼梯,“爸,妈。”

“怎么不叫我?”秦舒道。

“你怎么来了?”秦聿打小不爱叫姐姐,偏偏秦舒就喜欢这么逗他。

秦家以前还住街访的时候有个很大的院子,是祖辈传下来的房子,一家子住一起,家里特别热闹,后来随着第三代渐渐长大,老爷子做主把家分了,不过大家都舍不得老爷子,把房子买在一块,老爷子跟长子住。

这倒没什么讲究,主要是老二搞科研,儿媳管公司,一个比一个忙,秦聿这个儿子都不怎么顾得上,下面的儿女不是出嫁就是没结婚,长子长媳都是大学老师,适合担这个责任。不过为了工作方便,第三代一个个成年,开始各自在外面买了房子,像秦舒就自己在外面有栋公寓,节假日才回来住。

“芮书跟我说你今天回京城。”

“……”

见他俩见面就斗嘴,秋女士不由笑,“你到底什么时候带女朋友回家?”

“是啊,你都见人女方家长了,也该把人带回家一趟。”秦舒附和道。

“她工作忙。”

秋女士遗憾道:“上次匆忙见过一面,早知道是我未来的儿媳,我怎么也要多说几句话。”

秦舒吐槽道:“那时候我就看出人家姑娘对他有意思,不然大老远的谁会那么费心费力送他回家,就是他不开窍,不说把人请回家招待,还让人姑娘一个人回家,一个月不闻不问,也不知道他这样怎么找到女朋友的。”

秦聿:“……”没记错的话,他那时候肋骨裂开在住院吧?

秋女士看着儿子天神般的脸孔,莞尔一笑:“靠脸吧。”

秦先生笑道:“那得谢我。”基因遗传得好。

秦聿:“……”

见他摆出熟悉的扑克脸,秋女士没有再开他的玩笑,问道:“这次呆多久?”

“接了个案子,大概一两周。”不管开不开庭,至少要一周以上。

秋女士心知他这次也是为了回家看看,轻轻点了点头,又道:“那不是要跟女朋友分开很久?”

秦聿:“……”

秦舒蹭了顿晚饭后便回家了,体贴儿子奔波了一天,秋女士和秦先生聊了几句便做各自想做的事去了,秦聿独自回了卧室。

京城的夜降得比S市要早,此时外面已是一片漆黑,月亮挂在半空,薄薄的云飘过,如轻纱拂过穹顶。

这时候,S市刚刚天黑,不加班的话,她应该刚刚遛完猫回到家里,临走前拜托她下班后去家里看看墨玉,这会儿也可能在跟墨玉玩。

他拿出手机,想给姜芮书打个电话,却看到各种群消息爆满了。

【老秦你回京城了?出来聚聚啊。】

秦聿本来还想装死,下一刻就看到一句:【徐旭说要攒个局,让人问问你,你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秦聿回了句:【公务,暂时没时间。】

【你接了冻卵案?】

【嗯。】

【有好戏看了~】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律师。

秦聿不想理他们,关闭消息,翻到大橘猫头像的对话框,还没点开通话,视频通话界面突然跳出来。

他轻轻笑了声,按下接通。

姜芮书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吃饭了吗?”

秦聿嗯了声,看到她身后的背景,问道:“你在我家?”

“嗯,过来看看墨玉它们。”她把镜头对象墨玉母子三喵,“跟爸爸和外公打个招呼。”

“……”秦聿觉得这辈分奇奇怪怪的,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不是爸爸和外公。”

姜芮书想起他们北方的称呼,“姥爷?”

“也不是……”

“那是什么?”

“我似乎没答应把墨玉嫁出去。”他转移话题。

“哦~”姜芮书恍然,“那没事,姜大橘可以做上门女婿,我现在就可以做主,叫爸爸爷爷。”

“辈分不对。”

“嗯?”这姜芮书就不明白了,“那你跟墨玉是什么关系?”

“你纠结这个问题做什么?”他很不愿意回答。

但他越是抗拒,姜芮书越想知道,“你告诉我嘛,这关系到我们家的家谱。”

秦聿嘴角抽了抽,反问道:“姜大橘在你家家谱上?”

这男人又羞耻了,要是人在跟前还能撬开他的嘴,这会儿鞭长莫及,姜芮书决定一会儿去问问别人。“不说就不说吧,你现在在家里?”

“嗯。”

“累不累?”

“不累。”

“我今天很累。”

“很忙?”

“想你想得累。”

突如其来的土味情话,饶是早已习惯她的花式甜言蜜语,他的心尖还是颤了颤,一种迫切缠绵的情绪从心底滋生,低声道:“我尽快回去。”

听到这句类似保证的话,姜芮书眼睛弯了弯,“不用急,你先处理好工作,在家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会每天给你电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