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二章 约见

第六百七十二章 约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二章 约见

“秦聿。”

准备上车的时候,秦聿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职业装丽人踩着细高跟朝自己走来,正是梅丽寒。

梅丽寒在几步外停下,仔细打量他,微笑道:“真是你,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挺好。”秦聿随口问了句,“你呢?”

“我也挺好。”梅丽寒本来觉得自己有话说的,但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最后变成了一句客套话。

梅丽寒笑了笑,“徐旭一直想约你。”

“你们应该是原告律师。”秦聿一副划清界限的语气。

梅丽寒耸耸肩笑道,“好吧,我知道了。”末了又道:“我们一直在准备,希望你也准备好,还是以前那个一往无前的秦律师。”

说罢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车库里。

秦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上车。

两天后,他突然明白梅丽寒说的一直在准备是什么意思。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在封建社会时期,婚姻是确定女性从属于男性的制度,有了婚姻之后,女性的一切归属于男性,包括不限于人身自由、生育权、甚至生命……随着社会文明发展,女性意识觉醒,开始意识独立、经济独立,直到现代社会,女性渐渐不再受限于男性……”

“女性可以在职场同男性竞争,但是最佳奋斗期同时也是最佳生育期,要求女性在最佳生育期回归家庭,实际是在剥削女性,重新将女性推向生育机器的位置……冻卵是单身女性的后路……政策性鼓励适龄婚育利于社会经济发展,但是因此担心女性不婚不育,甚至剥夺女性生育自由的权利则大可不必,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自觉适龄婚育……一个文明的社会应该是兼容并包的,绝对不能阉割少数群体的诉求。”

“……技术已经成熟,社会也已经足够包容,既然男性可以冻精,为什么女性不能冻卵?”

陶霖声情并茂念完这两天的一篇爆款文章,顿了顿,发表自己的看法:“说实话我觉得这篇文章挺有道理的,经济独立干嘛还委屈自己,技术成熟,社会开放,冻卵这事不是不能为,而是有些人不作为。”

赵思雨道:“我这里也几篇爆款,像这个第一人称写的,奋斗数年经济独立被催婚,但结婚就要放弃工作,多年努力功亏一篑……精准切中当下女性的痛点,虽然原告有庞大的律师团,但依旧获得舆论支持,被认为是人心所向。类似的文章还有很多,应该有原告方在推波助澜,他们在制造舆论和获取舆论支持。”

这两天关于女性冻卵的讨论层出不穷,有反对也有支持,但总体来说还是支持的多,各种媒体花式报道凑热闹。

陶霖已经调查过:“对方律师团中有跟媒体关系很好的律师,这种话题媒体也喜欢,声势浩大很正常。”

“我们要不要也跟媒体联系联系?”赵思雨斟酌道。

“不用。”秦聿想也没想就否定。

“不是制造舆论,只是也发表点我们的观点,免得舆论一边倒。”这类社会关注度高的案子,律师在不透露关键信息的情况下公开谈谈也是一种手段,虽说法官是依法判决,但舆论有时候还是能影响判决结果的。

陶霖给她使眼色,让她别说。

赵思雨凑过去,“干嘛?”

陶霖悄声道:“秦律师跟媒体关系不好。”

“为什么?”

能为什么?当然是嘴巴太毒,扒媒体的皮扒得人家颜面无存,可不就有仇了。陶霖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眼神,别问了。

赵思雨不由侧目,这也太能了,嘴得多毒才能得罪那么多媒体……

秦聿没管他俩的小动作,直接作了决定:“明天约原告见个面。”

-

见面约在了一家商务会所,下午两点,秦聿带着赵思雨抵达见面地点。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侍应生见到人迎上来礼貌问道。

“有,姓秦。”秦聿报了自己的信息。

侍应生做个请的手势:“秦先生这边请。”

推门而入,包厢里的说话声戛然而止,几道目光同时投来。

只见长长的沙发已经坐着三个人,坐在最上首的是个丹凤眼气质成熟的女子,做的是律师打扮,秦聿没见过本人,但早就在姜芮书的相册里见过照片,这些天也看过对方的采访,一眼就忍住这人是本案的当事人张雅婷。

张雅婷左手边是梅丽寒,她今天穿了条职业短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小腿,红色高跟鞋的鞋尖又细又尖,充满了攻击性。

梅丽寒旁边是个相貌清秀但十分耐看,温文尔雅的男子,在秦聿看过去的时候,他抬手看了看腕表,轻轻笑了声:“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时。”

秦聿没搭他的话,跨步走进去。

张雅婷起身,微微笑道:“秦律师,秦师兄,久闻大名,终于见到本人了。”

“一样。”秦聿伸手跟她轻轻一握,很快松开。

“张律师。”赵思雨跟她握手。

“你是秦律师带的实习律师吧?”张雅婷问道。

“是的。”这没什么要隐瞒的,赵思雨坦然道。

“运气可真好。”张雅婷感慨。

徐旭打量了一下赵思雨,随后跟秦聿说道:“看着平平无奇,你怎么带这么个新人?”

正在挨个跟他们握手的赵思雨:“……”这么当着别人的面说人家平平无奇真的好吗?

赵思雨咬牙切齿笑道:“您从外表看起来真叫人出人意表。”

徐旭笑得温文尔雅:“秦律师没跟你说我?”

“秦律师为什么要跟我说你?”

“看来你们秦律师对你不怎么样,不过他这人对人一向都不怎么样。”徐旭似乎很了解秦聿,“没少挨骂吧?”

赵思雨笑而不语,再挨骂跟你也不是一国的。

秦聿没搭话茬,在他们对面坐下,道:“谈正事吧。”

张雅婷知道这次见面的目的,开口就道:“秦律师,除非医院给我冻卵,否则我不会接受和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