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四章 彩票案

第六百七十四章 彩票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四章 彩票案

“你家秦律师太难搞了。”张雅婷在电话里抱怨,“走的时候也没给我签名,不但会气人,还会撒狗粮,简直冷酷无情。”

姜芮书闻言有些惊讶,“你说他气人倒还好,撒狗粮就不是了吧?”她家秦律师不是那种喜欢情感外露的人。

“如果她有这样的需求,按照现在允许女性冻卵的情况,只有一个途径——跟她结婚。”张雅婷在电话里学秦聿的语气,“你自己听听,欺负我们几个都是单身狗是不是?”

“这……只是据实回答吧?”

“我告诉你,男人啊,在你面前不动声色是怕你恃宠而骄,在外面可要面子了,能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姜芮书忍不住笑,“他在我面前倒不是不动声色。”

张雅婷按住自己胸口,“真受不了你们俩,这场官司不打赢难消我心头之恨。”

“加油,你们的声势很大,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你这个案子,希望你能给全国单身女性冲开这道口子。”

“虚伪。”

张雅婷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

姜芮书笑着摇摇头,放下手机,下楼去看墨玉。

这两天墨玉三只已经适应了新环境,开始巡视四周,姜大橘一开始有些排斥它们,现在已经能跟它们玩到一块,范阿姨也不再独宠姜大橘,整颗心被墨玉笼络了去,不过姜大橘心大没感觉出来,还很喜欢跟三只玩,淋漓尽致地演绎了什么叫傻白甜。

第二天,姜芮书上午有个开庭,很早就到了法院。

“姜法官,你怎么自己开车来了?”刘一丹远远瞧见她从停车场走来,挤眉弄眼问道。

姜芮书笑道:“我自己有车干嘛不自己开?”

“你家律师先生呢?”

“去京城了。”

“难怪~”

“那么八卦,赶紧走,一会儿要开庭了。”姜芮书没好气道。

刘一丹嘻嘻一笑,“耽误不了事情。”

姜芮书回办公室收拾了一会儿东西,见开庭时间要到了,但等她走进法庭,发现原告还没来,“怎么回事?原告怎么没来?”

话音刚落下,外面就传来一阵不徐不疾的高跟鞋脚步声,下一刻就见一个高挑的女人出现在法庭门外,五官并不突出,颧骨略高,黑西装保守妥帖,穿在她身上却有种叫人无法忽视的气场,让她看起来有点矛盾。

她身边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穿的是常服,眉宇间抬头纹隐约可见,神情间有些焦急,似乎想催促前者,一看就能分辨两者的身份。

见法官已经坐在审判席上,她抬手看了看腕表,“抱歉,审判长,不过我应该没迟到。”

的确是姜芮书早到了点,所以她没有追究的意思,“乔律师,季女士,进来吧。”

乔律师点头致意,不徐不疾地走上原告代理人的座位,原告季梅跟着坐在原告的座位上。

“现在开庭。”

姜芮书落下法槌。

这个案子涉及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原告季梅和被告吴江原本是夫妻,不过两人已经在一个多月前离婚了,离婚的时候是和平分手,房产各种财产分割得很清楚,吴江还把家中的车都给了季梅,季梅还以为他良心发现,也是因此才离婚离得那么干脆。

按说这场婚姻虽然失败了,但两人分得和平,不该有矛盾,但问题就出在离婚后没几天,吴江买彩票中了四百万。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被告中彩票的?”乔律师询问原告。

“离婚后三四天。”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听朋友说的。”季梅说道,“我和吴江离婚前,家里欠了二十多万外债,吴江说只要我离婚就独自承担全部债务,我真的受不了他整天无所事事不想还债的事,所以他一说愿意一个人还债,我才那么快答应离婚,当时我还觉得吴江终于男人了一回,谁知道没几天就听人说他把债务全部还清了,我很奇怪他哪来那么多钱还债,一问才知道他中了四百万彩票。”

“被告有买彩票的习惯?”

“对,创业失败后他整天没事就去买彩票。”

“你为什么认为被告是在你们离婚前就知道自己买彩票中奖了?”

“离婚前家里欠了二十多万的外债,其实我早就想离婚,但是因为离婚要分担债务,我不想帮他背这笔债,拖着没离婚。我可以肯定离婚前家里没什么钱,如果不是中大奖,他为什么愿意一个人还债,又哪来的钱还债?说到底就是不想分钱给我骗我离婚。”

乔律师点点头,看向姜芮书:“完毕。”

姜芮书看向被告,“被告方是否询问原告?”

被告律师道:“不询问,但是我方不认可原告的证词,被告之所以愿意把房子给孩子,是因为长期因为房产与原告纠缠不清,给孩子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愿意独自承担债务是因为被告不想再纠缠在这段失败的婚姻中,想早点重新开始新生活。”

姜芮书看了看被告,三十多岁的男人,瘦削脸,白衬衫黑西裤,看着一副精明模样。

又看了看原告,原告穿的也很普通,藏蓝色修身连衣裙,款式普通,质感也不算高挡,但打扮大方,头发紧紧贴着头皮,没有一根凌乱的发丝,从细节看这是个对生活颇有态度的人。

“偿还债务的钱从何而来?”姜芮书问道。

“是被告的哥哥吴海先生给的。”

季梅的嘴动了动,没出声,但姜芮书看得清楚,分明在说:“放屁。”

被告律师继续道:“实际上中奖的彩票也不属于被告,而是吴海先生的,所以奖金其实都是吴海先生的。”

乔律师闻言眉心微微一蹙,不由抬头看着被告。

“放屁!”季梅骂出口。

“原告注意你的言辞。”姜芮书警告。

季梅又急又怒:“审判长,他们肯定是串联好的,故意这么说就是不想分钱给我!”

姜芮书道:“是不是还要审过才知道,你先不要说话。”

季梅还想再说,被乔律师拉住,轻轻摇了摇头。

姜芮书目光深深看着被告律师,最后道:“追加吴海为本案第三人,今天先到这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