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六章 挑拨离间

第六百七十六章 挑拨离间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六章 挑拨离间

“你把事实详细称述一遍。”

“吴江平时喜欢买彩票,经验比较丰富,中奖的那张彩票是我让吴江帮我买的,开奖那天我还在上班,吴江让我对号码我才知道自己中了大奖,当时特别激动,一想到那么多钱就想尽快领到手里,就叫吴江帮我领奖,吴江也是第一次拿这么多钱,跟朋友开玩笑地吹了个牛,谁知道就这么传出去,大家都以为是他。”

季梅嗤之以鼻,小声道:“胡扯,彩票真是他的,他敢把彩票给吴江才有鬼。”

乔律师淡淡笑了笑,不予置评。

姜芮书继续问道:“你把彩票给吴江帮领,这一点有证据吗?”

吴海答道:“我跟同事说过中奖的事,我们单位的人都知道。”

“什么时候说的?”

“就是中奖那两天吧。”

“是开奖那天吗?”

“这个我不记得不大清楚了,一个多月了,我记性不是很好,应该是吧。”

姜芮书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我需要更确切的时间,你们要提供这一点的证据,否则无法认定你所说的事实。”

随后她看向被告:“被告,对于第三人吴海的说话,你是否认同?”

“认同。”吴江答道。

姜芮书看着他,“你应该知道彩票是不记名的,彩票在谁手上就是谁的,除非有证据证明彩票属于谁。”

吴江拍着胸脯肯定道:“我知道,说实话不想要这笔钱是假的,如果我哥没跟别人说,我可能就独吞了哈哈哈哈……”

他开玩笑的说。

但季梅一点都笑不出来,心里升起疑惑和担忧,难道彩票真是吴海的?

姜芮书又问了几个问题,吴江都一口咬定彩票是吴海的,虽然她心里有些想法,但现在证据不全也不好说,最后问原告:“原告方?”

“原告方想询问第三人。”乔律师道。

姜芮书点头允许,“第三人据实回答。”

乔律师看着吴海,“吴海先生,你说开奖那天你在上班?”

“是的,全单位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们单位不好请假,所以我才叫吴江帮我领奖。”吴海还另外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不能去领奖的原因。

乔律师没在意他的小心思,微笑着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你因为想尽快兑奖,但又因为要上班,所以才让吴江帮你领奖,但是据我所知,开奖那天是周一,你那么着急兑奖,为什么要等到周五才去兑奖?”

“我是周四才知道中奖的。”吴海很自然答道。

“周四你弟弟去民政局离婚,他有心情提醒你兑奖?”

吴海一愣。

“周一开奖,周二被告向原告提出离婚,周四原被告离婚,周五被告去彩票站领奖。”乔律师徐徐道来,唇边含着柔和的浅笑,却慢慢有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关联?”

吴海缓缓垂下眼帘,语气平平道:“这是巧合。”

“巧合?”乔律师重复问道。

“巧合。”吴海肯定道。

乔律师目光紧紧盯着吴海,吴海眼观鼻鼻观心,最终乔律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转向审判席,“审判长,彩票是不记名的,不能张口说是谁的就是谁的,被告领奖时间和原被告离婚时间存在让人难以忽视的巧合,如果被告无法给出证据证明彩票是第三人的,应当认定彩票是被告的。”

姜芮书点点头,这一点当然要证实,不然无法认定事实。

-

“吴先生。”

不远处一声喊,吴江和吴海不约而同回头,见是季梅的律师,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乔律师见状歉意的一笑,“抱歉,我叫的是吴江先生。”

“叫我干什么?”吴江不耐烦,对前妻的律师摆不起好脸色。

乔律师微微一笑,柔声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证据,万一你的好哥哥一念之差,默认彩票是他的或者干脆把奖金转移,你可一分钱都拿不到。”

兄弟俩同时脸色一变,目光好似要吃人。

乔律师好似没看到他俩变脸,笑容如沐春风,“开个玩笑,你们兄弟俩感情这么好,肯定不会随便怀疑对方的。”

这时,电梯叮一声打开,乔律师一步跨进去,“女士优先,我先走一步,两位再见。”

电梯缓缓合上,彻底关闭前,乔律师看到了兄弟俩难看的脸色。

她淡淡一笑,像是礼貌告别。

这个女律师……

吴江和吴海在心中暗骂,不约而同看向彼此,发现对方眼底藏着的复杂。

两人心底同时咯噔一声。

吴江哈哈一笑,勾住吴海的肩膀,“哥,你别听那个女人胡说八道,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像她说的那样。”

吴海沉声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吴江毫无芥蒂道。

吴海沉默点点头。

吴江又哈哈笑了声,这时电梯打开,吴江拦着电梯门,“哥,你先进。”

吴海看了看他,先走了进去,随后吴江才跟进去,电梯合上,光线暗了许多,兄弟俩的脸色同时冷下来。

-

这个案子不复杂,姜芮书想着下次开庭应该证据清楚就能审理完了,于是安排了最近的时间开庭,谁知道开庭前被告申请延期开庭,因为他住院了。

姜芮书:“……”

问是什么原因住院,被告律师说是受伤,坚持要延期。

另一边,乔律师知道吴江受伤住院,打听清楚怎么回事,立即打电话到法院,“姜法官,听说被告受伤住院,开庭会不会延期?”

“你怎么知道?正准备通知你们。”姜芮书有点惊讶,难道被告还通知原告了?

乔律师微微一笑,“其实受伤的不只吴江,还有吴海,吴江之所以会住院,是因为跟吴海打架,两亲兄弟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闹翻。”

姜芮书听出话外之音:“你在暗示我什么?”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的确是陈述事实,但意思可丰富了,原本好得能帮忙过手好几百万的亲兄弟,突然互殴一起进医院,这背后的原因引人遐想。

姜芮书觉得说不得这位乔律师就做了什么,道:“影响判决结果的,只能是法庭上的证据。”

“是的,姜法官,我也这么认为。”乔律师深表认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