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七章 倒霉

第六百七十七章 倒霉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七章 倒霉

京城,N区法院。

秦聿拎着包从法官办公室离开,赵思雨紧跟在他身后,路过一个大法庭,她往里面看了眼,看到里面正在开庭,旁听席坐满了人,似乎还有媒体。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案子,但是看到这架势,想着过几天就要开庭,她忍不住问道:“我们这个案子这么受关注,开庭的时候也会有媒体到场吧?”

“应该不少。”秦聿语气平淡,就算不多,张雅婷她们也会制造话题,邀请媒体采访。

听他这么一说,赵思雨忍不住有点小小的紧张,她不是没碰到过媒体采访,但是这么受关注的案子还是第一次,陶霖说秦聿跟媒体关系不好……

这时,电梯叮一声打开。

秦聿一步跨进去,赵思雨连忙跟进去,按了下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合上,但就在合上的一瞬,一只手突然从外面插进来,按住正在合拢的门。赵思雨吓了一跳,想说这也太危险了,就看到受阻的电梯门已经自动打开,电梯外站着一个穿着检察院制服的高瘦男人。

秦聿抬头,与男人四目相对。

“秦聿。”男人叫他的名字,声音低沉,“果然是你。”

秦聿看了看对方,脸上毫无波动,声音也冷冷淡淡的:“有事?”

电梯门再次缓缓合拢,男人抬手摁住按键,看着秦聿,语气不容置疑:“聊聊。”

-

听到后车门被来拉开,陶霖回头一看,只有赵思雨一个人,不由问道:“秦律师呢?”

赵思雨把包放下,矮身坐到后排,“下楼的时候遇到一个检察官,聊天去了。”

“检察官?”陶霖马上想到了一个人,“……不会这么倒霉吧?”

赵思雨好奇,“你知道那个检察官是谁?”

陶霖嘴角抽抽,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就是那位了。

-

停车场。

秦聿对这辆车不陌生,但却是第一次坐这辆车,可是一坐上来,很多记忆就争先恐后地冒出来,不过他脸上没流露出丝毫,显得冷漠而不少接触。

周关承一直观察着他,“你是来打官司还是回京城?”

秦聿扭头看着他,“这个问题是以什么身份询问的?”

“私人。”

“后面的问题也是私人?”

周关承深深看着他,“是。”

“打官司。”秦聿道。

“什么官司?”

“冻卵案。”秦聿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补了句,“这个案子不会有受害者。”

周关承移开目光,看着外面被风吹动的树枝,缓缓道:“当年你到底知不知道方郁杀人的事实?”

“法院已经判决方郁无罪。”

“无罪不等于没有犯罪,只是法律上无法证明他犯罪。”

“如果你认为他有罪就去查,去找证据。”

“凶器。”周关承回过头来,注视着秦聿的眼睛,“你当年有没有帮他处理凶器?”

“你认定我帮他处理了凶器?”

“我在问你。”

“你以为什么身份在这里问我这个问题?”秦聿再次质问。

周关承没有回答,但目光没有放过他。

“律师是律师,检察官是检察官,你不该问我。”秦聿说道。

“现在问你的不是检察官身份。”

“我们的私交不足以让我回答你这些问题。”秦聿仍然拒绝。

“所以方郁的确杀了他的妻子?”

“这是你的观点。”

“这是所有人的观点,但是你让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是法律认定他无罪。”

“所以他只是法律上的无罪,并非没有犯罪?”周关承虽是质疑,但语气肯定。

“如果你认为法院判决错误,可以抗诉,而不是两年后在这里质问我。”

“两年前你为什么离开京城?”

“个人隐私,与你无关。”

两人目光咄咄,谁也不肯退后半步。

“滴滴滴……”

秦聿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陶霖,应该是陶霖知道他碰到了周关承,掐着时间打电话过来让他有走开的理由。

他没接也没挂,跟周关承说道:“先走一步,祝工作顺利。”说罢推开车门,转身离去。

周关承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秦聿挂断电话,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车,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遇到了周检察官?”陶霖问道。

秦聿嗯了声。

还真是啊。陶霖心道那自己的电话打得应该很及时了,“他又找你干什么?”

“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陶霖哦了声,懂了,看来周检察官还没放弃当年那个案子,或者说不甘心。

虽然已经离开京城两年,那个案子也快三年了,但是当年庭审期间周关承和秦聿斗得太激烈,至今想起来还触目惊心,最终检方因为证据上出了问题,被秦聿排除了关键证据,可以说检方是一步惜败,也难怪周关承不甘心。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后排传来赵思雨弱弱的声音。

陶霖发动车子,敷衍道:“一些往事。”他知道秦聿不喜欢提这个案子,直接转移了话题,“刚才乔律师给我语音,说她接了个案子,主审法官是姜法官,说姜法官火眼金睛,一点都不好忽悠。”

深知乔律师办案风格的秦聿:“……”

作为大安律所威名赫赫的两大女煞神,如果说萧然打官司是伺机而动见血封喉,乔律师就是最喜欢顶着一张温文尔雅的脸骗人,笑着捅软刀子,人到了死到临头才知道是她下的手。

陶霖碎碎念:“乔律师还说姜法官看起来有点落寞,就没见她笑过,最近天天加班,打电话去法院经常占线,打好几次才能打通,也不知道有多忙……”

秦聿揉了揉眉心:“有话直说。”

“没什么话,就是跟你说说姜法官的近况,不过乔律师说她那个官司应该很快就打完了,不知道咱们这个官司什么时候才结束……”

秦聿怔然,他们已经半个月没见了,原计划最多半个月就回S市,但是一直拖到现在,过两天又要开庭,真正的归期未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