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八章 纵横捭阖

第六百七十八章 纵横捭阖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八章 纵横捭阖

S市,市人民医院。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看着前妻和她的律师,躺在病床上的吴江就一阵恼火,“来看我笑话?”

季梅觉得挺痛快的,这个狗男人脸上五颜六色可真好看,怎么没断个胳膊腿什么的。

听到吴江的话,她哂道:“你跟你哥闹翻了?”

“关你屁事!”提起这事,吴江更为火大,语气特别冲。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们俩闹成这样不就是为了那四百万彩票,那本来该有我的一半。”

“你有屁的一半!我就是一分钱不要也不会给你!”吴江吼道。

“那你怎么还跟你哥打成这样?”季梅一个字不信。

吴江气得大喘气。

这时,乔律师开口道:“两位先冷静一下,常言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虽然你们已经离婚,但好歹做过几年夫妻,日子也美满过,没必要为难彼此。”

季梅不说话了。

吴江有了台阶下,脸色缓和了些许,但语气仍然不是很好:“你们来这里到底做什么?”

乔律师微微一笑,“来帮你拿回你的彩票。”

吴江马上脸色一变,“帮我?”

“想必是吴海先生对那张彩票有了非分之想,想独吞奖金,吴先生你才会这么愤怒。”

吴江沉着脸不说话。

“我来给吴先生算笔账,本来这张彩票就是你跟季女士还没离婚前买的,于情于理季女士都该有份,但是你的哥哥却是一分钱都不应该得到的,但是现在,你一分钱拿不到,而他什么代价没出就能白得奖金。”乔律师声音温柔,“你觉得哪个更亏?”

吴江沉嗤道,“你们无非就是想得钱。”

乔律师温文尔雅反问:“那吴先生你甘心为他人做嫁衣?”

吴江又不说话,但脸色已经说明他的心思。

如果甘心,就不会有今天的决裂。

想起他问吴海要钱,吴海沉默拒绝的情形就大为火光,枉他以为吴海是个老实人,没想到是个披着老实人皮的恶狗,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乔律师又道:“有时候血缘亲情也不是无私,没遇到考验还好,遇到考验就荡然无存,不过说到亲情,吴先生你与吴海先生再亲,也没有跟女儿更亲,毕竟吴海先生有自己的家,女儿不管跟着谁还是自己的女儿。”

他和季梅离婚后,女儿跟了季梅,季梅这女人对孩子还是很好的,如果季梅拿到钱,肯定会把钱用在孩子身上,但如果钱给了吴海……

看着吴江不停变幻的脸色,乔律师微微一笑,“相信吴先生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

吴江叫来自己的律师,听他说了乔律师的意图,律师沉吟道:“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她说的那样,除非你哥在宣判后不向你追回这笔奖金,全部赠与你。”

“什么叫赠与?那本来就是我的钱!我买的彩票!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吴江恼火道。

“但是你坚持那不是夫妻共同财产,这个彩票就只能是你哥委托你买的,一旦法官宣判,法律意义上那就是你哥的。”

到时候吴海更不可能放弃!

但是他也不想给季梅。

“就没有别的办法?”

律师摇头。

吴江沉着脸想了许久,“我要七成,给吴海三成,不然我就跟季梅平分,要知道彩票不记名,买彩票是我去买的,领奖是我领的,吴海要不同意就一分钱别想要!”

他是咬着牙说这话的,要不是他已经跟法官说那是吴海的,不好改口,他一分钱都不想给吴海。

至于季梅,如果不是她那个律师,吴海不一定会想独吞,他宁可割肉也不想分钱给季梅!

律师闻言想了想,这种分配方式可以谈谈,吴海很可能答应。

就在他们商量对策的时候,安静的快餐店里,乔律师看着对面脸色如调色盘的吴海,唇边露出温文尔雅的微笑。

吴海的伤势比吴江要轻很多,他也不乐意花那个钱住院,处理好伤口就离开了医院。

吴海看到她就知道自己先前中了她的套,她故意挑拨离间,让吴江对自己产生怀疑,而他……对那笔钱产生了想法,甚至一开始他不敢那么想的,可是这个女律师的却直接把他的心思挑破,让他的贪念释放出来。

他的犹豫让吴江更加怀疑,两人因此发生冲突,最终打了起来。

他跟吴江算是闹翻了,但这也让他更加坚定想要那笔钱的心思,不然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甘心。

他对乔律师的感官低到了谷底,满心的憎恶,语气也不再掩饰,恶声恶气道:“你还想做什么?”

乔律师真情实意道:“我来帮吴先生。”

“帮我?”吴海冷笑道:“如果不是你,我和吴江不会闹成这样。”

“我这样当不起红颜祸水,吴先生可不要乱说。”乔律师谦虚道,“你跟吴江先生闹翻的根本在于那张彩票,你想要,吴江不可能赠与你,跟我可没关系。”

“你就是故意的!挑拨离间!不然我跟吴江什么事都没有,他也不会怀疑我!”吴海真的恨毒了她。

对于这样的指责,乔律师微微一笑,“如果你没有贪念,我怎么挑拨?”

“你——”被刺破心中隐秘,吴海脸皮涨得发紫。

“吴先生不必激动,其实这很正常,那么大一笔钱,大部分人攒一辈子都攒不到那么多钱,吴先生有想法很正常——这并不可耻。”

可耻的是付诸行动。

这话乔律师没话说,但吴海似乎有了台阶下,情绪没有那么激动了,也回过神来,否认自己刚才的失态,“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如果你就是想刺激我,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那跟吴先生谈彩票呢?”乔律师道:“彩票不记名,在谁手上就是谁的,所有人都知道彩票是吴江买的,奖也是他领的,所有人都默认彩票是他的,除非你能证明彩票是你给钱给吴江,委托吴江去买的,并且吴江把中奖的彩票给了你,不过你有证据吗?”

吴海脸色变幻,默然不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