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七十九章 律师的心机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律师的心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律师的心机

在快餐店里,季梅一直沉默,直到离开,见乔律师要走,她才神情复杂地看着乔律师,欲言又止。

乔律师微笑道:“季女士有什么话就直说。”

季梅又默了默,忍不住说道:“你们律师都这么心机?”先是离间吴江吴海,让老实的吴海心生贪念,跟吴江闹翻,随后又找吴江加深他对吴海的怀疑,又找吴海联手,到现在她已经不知道乔律师到底想跟谁合作,亦或者根本没有合作,只是为了让吴江吴海窝里斗。

听到这话,乔律师把包扔进车中,轻轻哂笑,对季梅的想法一点都不意外。

很多时候为了帮委托人争取利益,纵横捭阖各种手段都要用上,但是这些手段落到人眼中就会叫人忌惮,哪怕这是为了帮他们。

人类的本质就是双标,自己可以心机,但别人心机就是可怕。

“我没有违法。”

季梅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冒犯人,歉意道:“抱歉,我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

“我知道。”乔律师并不在意。

“我真的没有……”季梅还想解释。

“不用解释。”乔律师微笑着说:“你真这么想也没关系,这世界要是人人都诚实友善,还要律师做什么?”

季梅一瞬不瞬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又似乎想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不介意。

“你不用想太多,我会帮你争取到你应得的——在不违法的情况下。”说罢乔律师转身上车,很快开车离去。

季梅怔愣在原地,看着她的车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车流中。

她们离开没多久,吴海就接到了吴江的电话,说跟他谈谈。

兄弟俩看到对方跟自己一样的鼻青脸肿,心里特别不得劲,以前关系也谈不上多亲密,但相处得还可以,而吴江刚中彩票那阵子,两家关系比以前要好很多,没想到才这么两天就闹成这样。

见吴海目光沉沉看着自己不说话,吴江先开了口:“哥啊,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不厚道的人,为了钱把弟弟我打成这样,你真下的了手啊,嘶……”

吴海是有点心虚的,但是事到如今他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面对吴江的哭诉,他不怎么相信,连这声哥都觉得虚伪,心里指不定怎么骂他。瓮声瓮气道:“是你先动的手。”

“我为什么动手你不清楚?”吴江反问。

吴海不说话。

看他一副老实样,吴江嗤道:“怎么回事你我心里都清楚,你别在我面前装无辜。”

“你想怎么样?”

“你说我要是把你想独吞亲弟弟血汗钱的事儿说出去会怎么样?”吴江带点开玩笑的语气。

吴海眼观鼻鼻观心,“你说我要是把你骗季梅离婚的事说出去……”

“你……”见威胁不到吴海,吴江在心里暗骂假老实,怪不得都说咬人的狗不叫。脸上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一副不甘心的语气:“行吧,我琢磨了一下,这钱不给你也要给季梅那女人,季梅那女人贪心不足,要不是她横插一杠咱们兄弟俩也不会变成这样,钱给她不如给了你,但是——”

听到吴江松口,吴海的脸色缓和了些许,随后就听到吴江一个转折,“这笔钱本来跟你没有关系,是我买的彩票,叫你出来帮个忙而已。”

吴海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们一起把钱守住,最后八二分。”吴江得意道,“四百万,扣税还有三百多万,二成有六七十万,弟弟我够厚道了吧?”

吴海眸光一闪,慢吞吞道:“给季梅要五五分。”

这是嫌不够!吴江有点恼怒,按捺着不爽退步:“七三分,不然我就跟季梅分去!”

吴海垂下眼皮,将眼底的野心遮住,“行。”

吴江却一直盯着他,呵呵笑道:“那咱们写个条子。”说着拿出纸笔。

吴海的脸色沉下来:“什么条子?”

“亲兄弟明算账,咱们写个条子,写清楚你三我七,免得以后有纠纷。”吴江把纸笔递给他。

“你不信我?”吴海质问道。

吴江心道信你有鬼,脸上笑呵呵:“咱们先礼后兵,都是为了以后的交情。”

他嬉皮笑脸的,但吴海心知他已经不信自己,便懒得再与他虚与委蛇,语气强硬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彩票是我的,你给我只要三成,给季梅要五成,你不选我就只能选季梅。”

“你——”

吴海垂下眼帘,“给我比给季梅要少给很多,少给的都是赚。”

吴江神情变幻,最后咬牙道:“行!这次我认栽!”

“你是我亲弟弟,我总归不会帮外人来对付你。”吴海保证般地说道。

吴江脸上一点笑都没有。

-

一夜大雨。

姜芮书从昏暗中缓缓张开眼,望着熟悉的天花板,下意识翻身,空荡荡的没有有一丝余温。

窗帘拉开的一瞬,和煦的阳光铺洒下来,天空碧蓝,似乎格外高远。

推开窗户,清爽湿润的微风裹挟着青草味迎面拂来,昨晚的大雨似乎将夏季的燥意都洗尽了,一夜之间就到了初秋。

姜大橘突然跳上窗台,尾巴甩得惬意,好奇地望着外面,似乎在研究铲屎官看什么。

姜芮书一把抱起姜大橘,狠狠吸了一口,感觉神清气爽,用完就扔。

早餐范阿姨炖了红枣粥,说是秋季到了滋阴补肺,姜芮书没什么意见,米粥熬出了米油,米香味儿特别浓,混合红枣的甜香,她什么都不吃能喝两大碗。

“秦先生什么时候回来?”范阿姨突然问道。

姜芮书想了想,“大概一个星期吧,他那个案子要开庭了。”

“这次去的可真久。”

是挺久的,两人在一起后,他第一次出差这么久。姜芮书忍不住有点想他,口中说道:“一般出差不会这么久,他这次除了打官司,也是很久没休假,顺便在陪陪家人。”

范阿姨笑道:“看秦先生冷冷淡淡,没想到还挺恋家的,看来他家人关系挺好的。”

“这有什么关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