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码归一码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码归一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码归一码

乔律师微微笑了笑,没有为难他,“询问完毕。”接着又提出要求,“审判长,我想询问一下被告。”

姜芮书点头表示允许。

乔律师将视线转向吴江,“被告,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吴海先生的三百多万彩票奖金在你账户上?”

听到这个问题,吴江目光沉沉看向乔律师。

“被告,请你回答问题。”姜芮书提醒他。

乔律师却微微一笑,没有等他的回答,提出了第二问题:“这三百多万的彩票奖金是什么时候转到你账户上的?”

吴江仍然沉默地用阴郁的目光看着她,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思。

乔律师又是一笑,提出了第三个问题:“兑奖的时候,彩票奖金是打在谁的账户上?”

吴海终于意识到这几个问题有多致命,如果彩票是他的,让吴江帮兑奖是他相信兄弟,但那么大一笔奖金也打在吴江账户上,而不是他这个中奖人的账户,怎么听都不合理。

不过,只要他和吴江找个理由,两人一口咬定有原因的也不是说不过去,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是打在你账户上,对吗?”见吴江还是没吱声,乔律师帮他回答。

吴海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连忙给吴江使眼色,快点给个回答。

吴江神情变幻,一点余光都没有分给他,眼睛紧紧盯着乔律师。

“吴先生?”这次乔律师催他回答了。

吴江脸色挣扎,过了许久,磨着后槽牙吐出一个字:“对。”

“为什么打在你账户上?”乔律师再次提问。

吴海有了不好的预感。

“彩票是我的,钱当然打我账户上。”

“吴江!”吴海怒喝,“你疯了?!!”

“不要咆哮法庭。”姜芮书警告。

吴海还想再说什么,又怕法官警告,不甘心地缩了回去,连忙在桌子底给吴江打个手势,如果让彩票认定成他自己的,就要跟季梅平分,那可比给他翻倍还多。

吴江岂会不知道他的意思,但只瞥了一眼就假装没看到,一张脸阴沉得滴水,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彩票是我买的,奖也是我兑的,钱打一开始就在我账户上,跟我哥没关系。”

乔律师追问:“你为什么要说彩票是吴海先生的?”

吴江憋了一会儿,才不甘心道:“我就是不想分钱给季梅,她一直都想跟我离婚,要不是家里欠着债她不想分担债务,早就跟我离了,既然她不愿跟我吃苦,那我有钱了也别跟我享福。”

听到这话,季梅气不打一处来。

她想离婚是不能吃苦吗?是他太没用!再说不愿吃苦怎么了?谁结婚不是为了两个人奔着更好的生活去,越过越苦还过什么?

“所以原告去找你,要求分割奖金,你为了不分给她,让吴海先生配合你说彩票是他的?”

“对。”这个字完全是磨着牙挤出来的。

乔律师得到想要的回答,向他露出友善的微笑,“审判长,我问完了。”

姜芮书点点头,看了看双方:“原被告双方还有什么意见?”

吴海心里一片冰凉,难道忙活这么一场,最后就是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接下来……”

“我有!”他脱口而出。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吴海额头的汗流下来,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如果不争取一把,他将一分钱都得不到,于是心一横,咬牙道:“审判长,彩票是我的!吴江这么说是因为彩票是他的话,他能分到一半!比我答应给他的要多得多!”

姜芮书看着他:“你有什么证据吗?”

他脑子一片混乱,证据?证据!“我同事可以作证我中了奖,我还请他们吃饭,去大酒店吃的饭!平时我可不会这么大方!”

乔律师掩唇一笑,这说的什么话。

姜芮书轻轻扶额,耐心问道:“还有别的证据吗?”

“这还不够?”

“不够。”姜芮书直言不讳,“你提供的这份聊天记录时间上不够严密,缺乏足够的说服力,而且彩票不记名,如果你无法证明彩票是你给被告并且委托被告兑奖,而现实是,彩票是被告去彩票站购买的,奖是被告兑的,奖金是汇入被告账户的,并且他有足够的动机隐瞒中奖的事实——那么你的观点无法取信于人。”

吴海愕然,汗珠顺着脸颊滚落。

他愣愣地看着姜芮书,姜芮书肯定地点点头。

最后辩论阶段,吴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这笔钱分割很简单,没有可纠结的地方,所以律师也没有多说什么。

“审判长。”乔律师最后突然说:“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这三百二十万彩票奖金,原告应得一百六十万,至于离婚前的夫妻共同债务,被告在离婚前已经独自承担,所以就应当是他的个人债务,不应当算在此次分割的财产中。”

“什么?!!!”吴江脸色骤然一变。

“我说的没错吧?”乔律师笑得纯良,“审判长。”

姜芮书已经大概猜到她是什么路数了,在她的帮助下,季梅将成为最大的赢家。

“没错。”她肯定道。

吴江马上急了,“审判长!我愿意一个人承担债务是因为我中了奖,既然奖金是两个人分,那债务也应该两个人一起还。”

“你离婚的前提之一就是独自承担债务,既然如此,债务应当由你独自承担,一码归一码。”姜芮书没认可他的观点。

吴江快要气死,目光如刀子射向乔律师,这个心机女!!

乔律师微微一笑,可谓涵养极好。

姜芮书当庭作出了宣判,四百万奖金,税后三百二十万,虽然是原告买的彩票,但中奖的时候原被告仍处于婚姻存续期间,应当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共同分割。

听到宣判结果,吴海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没有真的机会了,一双泛红的眼珠瞪着乔律师,眼里蹦出仇恨的光,“你故意挑拨我和吴江,一边骗我跟我说联手,背地里却跟吴江联手坑我,你这个人太恶毒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