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八十三章 莫名羞耻

第六百八十三章 莫名羞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3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八十三章 莫名羞耻

秦聿左看右看没找到固定手机的夹子,姜芮书见状本来想说算了,接着就见他起身离开书房,去楼下找阿姨要夹子。

阿姨听到这个要求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确定他需要固定手机的夹子后,连忙去翻箱倒柜,然后搬了一个东西过来,不确定地问道:“这是上次小静过来玩留在家里的,你看这个行不行?”

秦聿看清楚那是什么,眉毛抽搐了一下,很是犹豫。

姜芮书好奇死了,阿姨给他找了什么呀。

秦聿瞥了眼手机,看她满脸好奇,最终勉为其难地应了下来。

阿姨帮他把东西拿进书房组装起来,最后道:“手机固定在这上面,这个打光灯可以调节,开关在这里。”

听到这话,姜芮书终于知道阿姨给他拿了个什么东西——手机直播支架!带打光灯的那种!

她在那边笑得打跌。

秦聿感觉莫名羞耻,看她在手机里笑得花枝乱颤,连忙跟阿姨说道:“麻烦了,您先出去吧。”

门关上,姜芮书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

“我这是为了谁?”秦聿没好气道。

“为了我为了我。”姜芮书笑得肩膀直抖,“你家阿姨太有才了哈哈哈……”

秦聿没好气地把手机固定到支架上,随后调整了一下角度,叫她能看到自己。

姜芮书道:“你开下打光灯嘛。”

“我还要开打光灯?”

姜芮书连忙道:“不用不用,秦律师盛世美颜,不需要打光灯这种东西来修饰美貌。”

秦聿更不开心了。

姜芮书捧着手机端详他的盛世美颜,调侃道:“你现在要是开个直播,保准一炮而红。”

“这辈子都不可能。”

见他拉长脸,姜法官的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也是,网上的人没什么节操,我才不要别人叫你老公,开玩笑也不行。”

“说到网上,我看到有人叫你老婆。”秦聿轻描淡写道。

“他们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姜芮书表示自己的隐私工作做的十分到位,“不过他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现在已经没人那么叫我了。”

其实秦聿知道她那些粉丝,很多粉丝比他还要早认识她,不但有人叫她老婆,还有人叫老公,不过她告诉粉丝有男朋友之后,粉丝就改叫她的昵称了。

另一边,姜芮书用懒人支架固定好了手机,把镜头对着自己,“好了,你忙吧。”

“你做什么?”

姜芮书笑道:“这不是你们明天开庭嘛,舆论各种猜测,议论纷纷,粉丝也跑来问我这事,我跟他们聊聊。”

秦聿嗯了声,开始处理文件。

姜芮书看着他迅速进入状态,微微笑了笑,跟着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账号。

过了一会儿,见他聚精会神看文件,姜芮书悄悄截了好几张图,这才一本满足收了手。

两边安静下来,秦聿偶尔抬头看看,见她有时眼里带笑,有时神情严肃,小情绪很多,一点儿也不像法庭上不苟言笑的法官。

再一个错眼,她手边不知何时多了一盘水果,一边吃水果一边打字,两人恰好同时看屏幕,她笑着叉起一块哈密瓜对着镜头晃了晃,不用想肯定是范阿姨给她送的。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忙各自的。

秦聿忙完已经深夜,抬头看屏幕的时候,镜头里已经是一片昏暗,隐约能看到一些轮廓,她已经窝在床上睡着了。

凝视着她的睡颜,他淡淡笑了笑,突然想到她说跟粉丝聊聊冻卵案,手指轻轻一点,打开网页,很快找到她的微博。

她特地发了一条微博跟粉丝交流,评论很热闹。

【雷雷你怎么看这个冻卵案?你觉得有必要吗?】

【很有意义,当一个群体有需求,只有发声才能被听到。】

【明天冻卵案就开庭了,雷雷你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

【当我谛听呢?还没开庭我能知道啥。】

【那你预测一下,你觉得谁会赢?】

【各有胜算,法律上支持被告,但原告的诉求代表意义很大,背后的律师团实力也强,搞不好会出现特例,当然这个特例不是给予个人特权,而是基于实际情况考虑给予人性化判决,这在一些案子里是有先例的。】

【那你希望谁赢?】

看到这个问题,秦聿忍不住笑了,点进去看她的回答。

【这是要命题啊……】

【为什么?】

【雷雷你该不会认识原被告双方,或者双方律师吧?】

【很可能呀,雷雷肯定是业内人士,认识律师很正常。】

【快快快!把这个问题顶上去!让雷雷上修罗场!】

【哈哈哈楼上你们不要太过分,感觉雷雷认识的人都很厉害,修罗场的话怕不是要C位出殡。】

她的粉丝简直各个都是机灵鬼,透点蛛丝马迹就能破案。

【别闹,乖。不管什么结果,希望大家不要去指责律师,多关注案件本身的意义。】她最后回答。

秦聿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退出登录,又看了看她的睡颜,轻轻关掉视频。

第二天下午三点,冻卵案开庭。

还没开庭就上了热搜,京城多家媒体都关注了这个案子,几个新闻平台都开启了直播,将对庭审进行实时直播。

张雅婷和她的律师团没有再接受媒体采访,但是放话状态很好,对今天上法庭很有信心。

这一放话,迅速上了热搜。

而被告这边从立案开始,除了院方在接到法院传票后表示会积极应诉外便没有再发声,律师方面也一直保持沉默,外界对他们一无所知,反而更加好奇庭审会怎样。

“好多人啊……”看着窗外排得长长的队伍,赵思雨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开庭,竟然就这么多人了,“这些人是来旁听冻卵案的,还是这边法院平时都这么多人?”

陶霖掌着方向盘,放慢了车速,反问道:“你平时去法院开庭会看到很多人旁听吗?”

并没有。

实际上大多数时候的庭审是没有人旁听的,除了双方当事人的亲友,偶尔也就那么一两个,三五个旁听的民众,毕竟庭审很花时间,不是大案要案,大家没兴趣关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