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八十四章 拭目以待

第六百八十四章 拭目以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拭目以待

“所以这些人都是来旁听我们这个案子的?”看着外面长长的队伍,还有不少带着长枪短炮的记者,赵思雨忍不住紧张起来。

“庭审将在微博好几个平台直播,没有上亿也有个千八百万人关注吧。”陶霖告诉她。

她倒吸冷气,更加紧张了,“你是不是对方律师派来的卧底啊?”

“你又不是主角,紧张什么?”

要不是他在开车,赵思雨很想给他来那么一下,这时候不鼓励队友就算了,尽制造精神压力!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陶霖哼笑了声,“还是见得少,以后就习惯就好。”

赵思雨心说她一个小新人见得少不很正常吗?不过陶霖跟在秦律师身边,倒是真有不少机会碰到这种场面。

这么一想,她不由想到执业后何去何从……

没等她想明白,车停了下来。

走进法院大楼,一行三人远远就看到电梯口等着一群人,西装革履,各个气质卓尔,特别引人注目。

就在这时,人群中的徐旭突然有所感应似的回过头,一眼看到了他们。

他的举动引起了同伴的注意,纷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

一瞬间,赵思雨只觉得好几道探照灯打在身上,自己这个小妖精差点被照出原型。

这都是原告的律师团吧。

秦聿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快走到他们面前,目光一一扫过每个人,最后目光落在张雅婷脸上,微微点头致意。

张雅婷主动打招呼,“秦律师。”

“张律师。”秦聿态度冷淡。

她的目光往他身后扫了扫,两个年轻人,但真正的主力只有他一个人,对比自己身后的同伴,这人数悬殊有点大,让她产生一点仗势欺人的感觉。

“我们人比较多,秦律师要当心了。”

“人贵精不贵多。”

张雅婷有点想笑,但没有笑出来,心里很清楚他说得没错,纵然他们这么多人各个精英,但他绝对是必须做百分之两百准备去对付的对手。

她郑重地看着他:“那么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

这时,电梯缓缓打开。

“先走一步。”张雅婷没有谦让。

秦聿微微颔首。

等他们三人进入法庭的时候,旁听席已经快坐满,张雅婷坐在原告的座位上,旁边的代理人是徐旭和梅丽寒,其他人都坐在了旁听席里——看来今天真正参与辩论的律师就是他们俩了。

过了一会儿,法庭外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原来是医院院长到庭,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医院方管理层,能看出他们对这个案子的重视。

医院院长望法庭里扫了一眼,看到秦聿,跟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几句,其他人便走向旁听席,他朝秦聿这边走来。

“秦律师,赵律师,今天这个案子对我们医院至关重要,就拜托两位了。”医院院长诚恳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赵思雨连忙道。

秦聿颔首,“郑院长坐吧。”

医院院长在被告席上坐下,看向对面,见除了张雅婷,就只有梅丽寒和徐旭两个律师,不由问道:“我听说他们有一个律师团?”

赵思雨轻声道:“对,刚才我们在楼下还遇到了,不过参与庭辩的应该就那两位律师,其他律师都在旁听席里。”

医院院长闻言朝旁听席看去,看到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坐在旁听席里,顿时了然,同时心中有些担忧,虽然他不认识那些律师,但是听说都有些来头,他们这边只有两个律师,真正的主力只有一个,貌似有些实力悬殊……

“现在开始宣读法庭纪律。”

随着书记员的声音响起,法庭里安静下来,秦聿抬头,便看到对面三人神情肃穆,迅速进入了状态。

四人的视线一触既分,暗含杀气。

“全体起立!”

秦聿站起来,法庭里一阵哗啦啦起身的声音。

“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随着书记员的话音落下,身披黑色法袍的法官先后步入法庭,神情严肃地走上审判席。

主审法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方脸女法官,眉心有一道“川”字,鬓角有些发白,看着并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审判员一男一女,年纪稍轻,但也有三十来岁的模样。

三个法官似乎代表了三个不同群体,或许会对这个案子产生三种不同的看法。

审判长居高临下往法庭里扫了一眼,拿起法槌,“现在开庭。”

-

C区法院。

接完一个当事人的来电,姜芮书缓缓舒了口气,抬手看了看腕表,三点了,京城那边应该开庭了。

正想着,刘一丹抱了一堆文件袋过来,“你要的东西。”

“谢谢。”姜芮书示意她放桌上。

“哎,今天是不是冻卵案开庭?”刘一丹突然问。

“嗯。”

“哇,我超期待的!是公开审理吧?那可以看到直播。”她跃跃欲试。

姜芮书笑了笑,冷酷无情地提醒她,“我需要提醒你,半小时后有个开庭,请刘书记员记得做开庭准备。”

刘一丹的脸马上垮了。

姜芮书打发她,“快去吧,下班后看录播一样的。”

“那怎么能一样?不能去现场已经是遗憾,连现场直播都不能看,那个紧张刺激的气氛就没了,就像吃瓜,本来剧情精彩纷呈,但还还没吃呢就真相大白,吃了个过期的瓜。”

真不愧是吃瓜少女,不但爱吃瓜,还要求口感。姜芮书敲敲桌子,“容我再次提醒你,现在是上班时间,刘书记员。”

“知道知道,就是遗憾嘛,姜法官你一点想法都没有?秦律师可是被告律师,对方那么大一个律师团,秦律师单挑肯定谁也不怕,但乱拳打死老师傅呀,你就不担心?”

“你当打官司是打架呢?法庭上看的是证据和事实。”

“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嘛。”

“我一个法官操心律师的事干嘛?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你赶紧准备开庭去吧,别给我出岔子。”

刘一丹连忙收心,“哪能啊?这就去。”说罢连忙溜了。

姜芮书好笑地摇摇头,把桌上的文件袋摆整齐,目光再次落到腕表上,也不知道京城那边会怎么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