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八十六章 互相辩论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互相辩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1  |  更新时间: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互相辩论

“其次。”他接着说道:“目前法律上没有明确对于卵子的明确定义,相关法律出于空白,冻卵是可以发展成生命的‘物’,不能简单地把卵子看成私人物品,如果看成私人物品,那么冷冻卵子的女性可对其进行处理,甚至买卖。如果被告给原告开放冻卵,其他女性也会以同样的理由要求冻卵,在没有相关法律规范的前提下,极可能催生非法产业链,如倒卖卵子、非法代孕等等一系列乱象。被告拒绝原告的诉求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最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自颁布以来便明确禁止卫生部门给单身女性冻卵,去年H市生育力保存中心低调试行单身女性冻卵,很快被上级部门叫停调查,可见在卫生系统中明确禁止给单身女性冻卵,被告作为下属部门不能擅自开放限制。”

禁止给单身女性冻卵,源头在于上级,原告想要冻卵,需要向更高级的部门要求限制的开放。

医院院长闻言不住点头,其实他们比任何人都懂有多少人对冻卵的需求,虽然他们内部对于是否开放单身女性冻卵也有争议,但是没有明确的政策,就算他们为张雅婷冻卵也会被上级部门叫停,到头来一场空。

审判长问道:“H市这个事情是真的?”

“真实可查。”秦聿答道。

审判长轻轻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张雅婷看了看梅丽寒和徐旭,生育权和非婚生政策主要针对冻卵禁令的,但是现在秦聿把矛盾转移到了上级部门,被告作为一个不能做主的下属部门无权开放限制,告了也没用,但法院不可能能判令卫健委撤销禁令。

梅丽寒轻轻拍了拍她手背,打了个手势,示意待会儿由她来。

张雅婷意会,点点头,辩论才刚开始,双方底牌还没亮出来,不急。

这时,审判长似乎认为他们的观点各有认同,想了解更多,说道:“双方互相辩论。”

梅丽寒看向对面,对上秦聿的视线,开始反驳:“刚才被告方提到因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是上级部门明确规定的禁令,被告作为下属部门无权开放限制,但实际上这个规定并不绝对——2002年,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施行,允许各省自行制定具体的配套办法。9月,J省通过本省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审议,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达到法定婚龄决定不再结婚并无子女的妇女,可以采取合法的医学辅助生育技术手段生育一个子女。’之后条例历经数次修改,仍然保留了该规定。”

“有这个规定?”审判长忍不住发问。

“有的,审判长,该规定至今存在,并且已经有单身女性借助该条例诞下了自己的孩子,只是人数较少,不被社会普遍知晓。”梅丽寒肯定道,“由此可见,单身女性借助医学辅助技术手段生育是可行的。我们要注意的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颁布的时间为2003年,至今已经过去十几年,社会经济、观念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女性从传统家庭中脱离出来,走进社会,与男性在职场竞争,人们对于的婚恋观念趋于多元化,《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已经不适用于当下,不宜以其作为理由来侵害公民权利!”

秦聿道:“J省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是一种因地制宜的制度,非全面开放,且迄今为止使用该规定完成生育的单身女性人数极少,不具备普遍性。冻卵不单单是一个限制开放限制的问题,贸然限制开放会给社会带来无法预估的影响。”

“的确会对一些传统观念造成冲击,但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不能因为会受一点影响因噎废食。而且实际上这个接受的过程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艰难。”梅丽寒自信道:“我简单举个例子,在新浪微博发起的是否支持开放冻卵的投票吸引了十一万民众参与,其中92.6%即10.2万人投了赞成票。另外在中国日报发起的一个类似投票中,三万人参与投票,99.4%选择了赞同,仅202人反对——民众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项权利的实现。”

“不仅是观念的冲击。”秦聿道,“前面已经说过,对于卵子的定义,目前现行法律没有明确的定义,但绝对不能视为单纯的私人物品,假设开放冻卵限制,如果已进行冻卵的单身女性死亡,其冷冻卵子的处置权、继承权归谁所有?如果冻卵女性的隐私权、处置权、使用权受到侵犯,应该怎样追责?如果有人倒卖卵子、甚至非法代孕又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都缺乏明确法律依据。”

“我与你的观点正好相反,你知道现在每年有多少人出国冻卵吗?”梅丽寒看着他,随后说出了答案,“全美排名前十的美国南加州生殖中心,2015年之前接待的中国客户大约200人,2015年之后一下子超过500人,从2016年至今,该中心已经接待上千名中国客户。在人口不到20万的尔湾市有好几家冷冻卵子技术中心,仅一家中心每年做冻卵手术的顾客就有2500多名,这些顾客大多来自中国,其中很大一部分为学历较高且在国内有不错收入的单身女性,这是趋势。但是比起全国适龄未婚女性总人口,即使开放冻卵,真正会冻卵的单身女性不会很多,J省的政策开放至今十几年也没有发生过你说的那些问题。”

秦聿不动如山,“J省的情况不具备代表性,因为种种原因,第二十八条规定极少被人所知,甚至当地诸多医疗机构都不清楚有这样的规定。诚然真正想要冻卵的单身女性大多应该有不错的经济基础,但是不能忽略开放冻卵后,会有人以盈利为目的进行卵子倒卖和非法代孕,在没有相关法规出台前不宜贸然开放冻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