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九十章 没有到家

第六百九十章 没有到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44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九十章 没有到家

人群露出从法院里出来,秦聿叫了辆出租车,等了一会儿,见车快到法院,这才走到马路边。

“那边是被告律师?”有记者发现他,想上来采访。

但他没看到似的,矮身上车就砰一声关上车门。

“那两个人好像在叫你。”出租车师傅看到前面跑过来的两个记者,一看就是冲他来的,不由提醒了一句。

“不认识。”

师傅心领神会,一个油门冲出去,喷了两个记者一脸尾气。透过后视镜,能看到他们拉得老长的脸。

师傅见他西装革履,手臂上挂着一件袍子,另一手提着个公文包,有点好奇:“您是律师?”

秦聿靠着后排座椅,闻言掀起眼皮看了看前面,淡淡应了声:“嗯。”

“这是刚打完官司?”

“嗯。”

“打的什么官司?”

“侵权。”

得了,师傅意识到他不想说话,便打消了聊天的念头,但安静的气氛有点凝滞,于是师傅询问道:“您介不介意我开电台?”

“不介意。”

师傅打开电台,欢快的广告一个接一个跳出来,“广告这么多。”

连续几个广告后,电台里传来一个字正腔圆的女播音腔:“备受关注的冻卵案今日在N区法院开庭,刚刚已经结束第一次开庭,根据我台记者……”

师傅突然“咦”了声,N区法院?这不是刚刚路过的地方?

“双方律师就单身女性是否可以冻卵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原告认为冷冻卵子是一项权利,男性可以冷冻精子,女性也应该可以冷冻卵子……被告表示冷冻卵子和冷冻精子有所区别,目前的技术尚未成熟,冷冻卵子会对女性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师傅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道:“这种案子真是新鲜。”

秦聿闭眼假寐,没有回应。

“下面我们将接听几位听众对于开放女性冻卵的看法,喂,您好……”

“卵子是女性自己的东西,冻卵又不是买卖卵子,为什么不可以?既然男性可以冷冻精子,女性应该也可以冻卵,不然不公平呀。”

“我觉得这是个人自由吧,就跟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一样,就是个人的事情,虽然有点跟社会主流不一样,但是又没有妨碍别人,那人家想冻卵为什么不让?”

“冻卵是个什么事儿啊?以后孩子生下来没爸爸不说,连爸爸是谁都不知道,这是败坏道德!绝对不能限制,开放了社会要乱。”

“我看了全程庭审直播,我觉得原告说的很对,虽然取卵手术还做不到无创,但这应该让想冻卵的女性自己选择,至少要给个选择吧?又不是开放了冻卵所有女性都会去做冻卵,大多人还是会正常结婚生子的。”

“当然不行啊,以后怎么跟孩子解释为什么别人有爸爸自己没有?这是不负责,真想生孩子就结婚啊,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好歹孩子有个爸爸,这不知道爸爸是谁,万一以后乱伦怎么办?太恶心了!”

师傅特别想跟人分享自己的想法,但从后视镜看了眼,见后排的律师没动静,又讪讪地把话咽了回去,继续听广播。

秦聿回到家的时候,阿姨说还有一会儿吃饭,他嗯了声,先回了卧室。

京城的天黑得早,此时夜幕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秦聿看着漆黑的夜空,想到现在S市应该刚刚日落。

法院应该下班了。

扯了扯领带,他拿起手机,没有新消息。

他直接拨号码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dial again later……”

关机?他眉心蹙起,又打了一遍,仍然是关机。

这还是头一次,她的电话从来没关过机,不方便的时候也是调静音或直接挂断,一直是24小时开机。

他翻出姜家的电话打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范阿姨的声音传来,“您好,是秦先生?”

“范阿姨,是我。”他说道,“芮书回家了吗?她电话关机。”

“可能没电了吧,我在做饭呢,给她做了喜欢的佛跳墙,等芮书到家我让她给你电话吧。”范阿姨没问他找姜芮书什么事,小情侣无非就谈情说爱的事儿,她老人家可不掺和。

没说不回家吃饭,那应该在路上。

他嗯了声,“麻烦了。”

“麻烦什么?”范阿姨突然惊叫了声,“哎哟,汤扑出来了,秦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您忙吧。”

“好的好的,等你回来我也给你做佛跳墙,你跟芮书一起吃。”说罢便挂了电话。

秦聿闻言不由淡淡笑了笑,还真是有点想念范阿姨的手艺,随后他想起了她吃饭津津有味的模样……

她几乎从来不挑食,什么口味的菜都捧场,跟她一起吃饭胃口都会变好。

晚饭后,他又给姜芮书打了个电话,仍然是关机,打视频,一直显示呼叫,直到自动挂断。

“小聿怎么了?”秋女士见他眉头紧皱,不由问了句,“今天官司不顺利?”

“不是。”他压着心底的异样,起身往楼上走,“我处理点事。”

到了书房,他再次打姜芮书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马上换了姜家的电话。

“范阿姨,芮书到家了没?”电话一接通,他马上问道。

“还没呢。”

“她今天什么时候下班的?”

“这个没跟我说,大概路上耽搁了吧,不过她最近下班比较晚,可能加了点班吧。”

秦聿想了想自己给她电话的时候大概六点半,那时候法院已经下班,现在已经八点,她还没到家,那只可能是加了班,可能他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还在加班。

“我打她办公室电话试试,如果她到家,麻烦叫她给我回个电话。”

说罢拨了姜芮书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是打通了,但一直无人接听。

办公室没人,手机关机,也没到家。

他脸色渐渐凝重,就算手机没电,车上也可以充电,她不会这么粗心。

以防万一,他很快给法院保卫科打电话,说找姜芮书,很快得到回复,姜芮书今天下班就走了。

法院从十月份开始冬季上下班时间,五点半下班,也就是说姜芮书五点半下班后两个多小时还没到家。

他脑海里掠过种种猜测,指尖发凉。

“滴滴滴滴……”

手机突然响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