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心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7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心

看到号码,他目光一凝,马上按了接听键。“你在哪?”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他刚才应该给自己打了电话,轻轻笑了笑,“你猜。”

秦聿从这话里品出点味道,“你故意关机的?”

“嗯。”

“你干什么去了?”他有点生气,语气近乎质问。

她笑吟吟地还是那句话:“你猜。”

他更加生气了,这时候还跟他卖关子,要是人在跟前,非得好好教训一顿,但即便不在跟前,也不能这样算了。

教训的话正要说出口,突然,她那边响起一阵熟悉的播报声。

“……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flight CA110 from Hong Kong will arrive here at 20:10. Thank you.”

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明白:“你在机场?”

“嗯。”

“首都机场?”

“嗯。”她声音含笑。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在做梦。

“你在哪?”她问。

“你别动,我去找你。”

姜芮书眼睛弯弯,“好。”

电话都来不及挂,他飞快抓起车钥匙,风似的飞奔出门。

秋女士发觉外面的动静,探头往外一看,就见自家车库开出一辆车,那辆车最近是秦聿在开,他最近忙是忙,但没见过这么着急出门的,不由好奇:“这么晚出去干什么?”

马路上车水马龙,帝都一片灯海辉煌,褪去白天的忙碌,露出夜间的繁华。

从秦家到机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对于京城来说不算远,但是此刻,他感觉这条路怎么这么长,等车流少了,他开到限速最快的车速,黑色的车在夜色里极速飞驰,奔向几十公里外的机场。

姜芮书在星巴克点了杯拿铁,一杯拿铁喝了一个多小时,随着夜色渐深,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安静,只有航站的播报声不时响起。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抱着平板电脑,屏幕上正播放今天的冻卵案庭审现场,这场庭审真的很精彩,双方观点都站得住脚,一时难决高下。

看到原告一方的那个男律师要求秦聿摸着良心,以女朋友的名义发誓,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网上会牵扯出秦聿女朋友这么个话题。

作为女朋友本人,姜芮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男律师以前好像经常跟秦聿作对,唔,张雅婷似乎提过,这次秦聿的老对手都加入了律师团,看来除了梅丽寒,还有这个徐旭。

不过秦聿竟然当庭赞同了徐旭的观点。

她忍不住有点想笑,虽然他赞同应该是真的认为冻卵应该开放,但还是觉得他实在太可爱了。

秦聿走进星巴克的时候,就看到她一袭简洁的黑色休闲裤搭着宽松的白衬衫,乌黑的头发软软垂落在肩头,衬得她脸庞雪白,嘴角微微翘起,眉眼含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那么开心。

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有点贪婪,又舍不得挪开眼。

随后她仿佛若有所觉,转头看了过去。

一瞬间,四目相对。

世界仿佛安静了。

姜芮书不自觉站起来,目光黏在他脸上,眼睛不眨一下。

他迈着大长腿,走到她面前,两人对视了几秒,姜芮书轻轻笑了,“你来了。”

他嗯了声,垂眸看了看她的行李,没有行李,只有一个手提包。

“走吧。”

姜芮书绕过餐桌走出来,他便伸来一只手,姜芮书很自然地把手交给他,两人十指交握。

航站楼里人群来来往往,两人逆着人流穿过航站楼,许是很久没见,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两人一路上都没说话,但是能从交握的手感觉到对方的温存。

车停在停车场,远远看到车灯亮了亮,姜芮书自觉走到副驾驶那边。

刚坐到副驾驶上,还没系好安全带,脸就被男人宽大的手掌捧住,下一刻温热的唇落下来。

她顿了顿,随后便攀住他脖颈,极尽热情回吻他。

狭窄的车中温度陡然攀升,空气灼烧起来。

所有的想念都在唇齿辗转中释放,姜芮书感觉自己的情绪在沸腾,每个毛孔都在叫嚣,每个呼吸都徘徊在满足与不满足之间,她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么想他,比自己想的还要想他。

感觉到她的情绪,秦聿觉得心尖被烫到,差点战栗起来,想要把她揉圆搓扁纳入自己怀中,严丝缝合。

过了许久,姜芮书感觉车里的氧气快要耗尽,两人才慢慢停了下来,秦聿抵着她额头,灼热的呼吸喷撒在彼此的肌肤上。姜芮书轻轻喘息着,感觉嘴唇火辣辣的,像吃了辣椒,而他也不见得有多好,唇上也已是鲜艳的嫣红。

“怎么突然来京城?”他声音微微沙哑。

“想你。”

她又被吻住了。

这次的吻渐渐温柔,叫人有些迷醉。

“不准撩我。”他低声警告。

姜芮书忍不住笑,“好,听秦律师的。”

秦聿十分怀疑,觉得她就是嘴上答应,心里指不定在怎么想,决定先跟她算账:“过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是实话。

“你没告诉范阿姨?”

“嗯……”姜芮书眼神往外飘。

秦聿瞬间就懂了,“范阿姨知道你来京城?”

“就是想给你惊喜嘛。”她语气有点虚,正好周末,她看到庭审就突然想来看他,于是就来了。

“所以你让范阿姨骗我?”她明知道他开完庭会联系她,结果关机不说一声,还叫范阿姨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电话打不通,范阿姨说又你没回家,我打电话去你们法院问,那边说你下班就走了,让人怎么想?”

“你别怪范阿姨,怪我,是我跟她说别告诉你的。”她脸皮厚得毫无愧色,“反正我人在这里了,随你处置好了。”

秦聿真想把她给处置了,伸手用力捏她脸颊,警告道:“没有下次。”

姜芮书哦了声,“那你这次开心吗?”

“我开不开心跟你瞒着我没有直接关系。”秦律师的逻辑不允许她蒙混过关。

意思就是开心她人过来,但是不开心她瞒着他。

姜芮书心领神会,提炼中心思想就是:开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