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百九十七章 锅从天上来

第六百九十七章 锅从天上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

第六百九十七章 锅从天上来

“不要动手动脚。”秦聿警告她。

话音刚落,姜芮书就吧唧一口亲在他嘴上。

“姜芮书!”

“没动手动脚,只动了嘴。”她振振有词解释。

“你……”

话没说完又被亲了一下。

“不准……”

她再次打断他。

秦聿恼火,捧着人的脸狠狠亲下去。

他本想反客为主压压她的气焰,但是和煦的风吹过,树叶簌簌,他能感觉到风拂过脸庞,她的发丝飞扬起来,世界安静下来,把他的火气都带走,只剩下温存。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绵长的吻才慢慢停下来,秦聿松开她,便看到姜芮书微笑看着自己,两人凝望着彼此,眼里映出彼此的影子。

秦聿牵住她的手,两人默契地没提刚才的事,像对普通情侣那样牵着手走在校园里。

F大种了很多银杏,这个时节整条路上都是金黄,教学楼掩映在银杏中,教学楼里一片安静,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讲课声,不知是哪个教室在上选修课。远处传来阵阵喝彩声,操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对抗,在球场上飞奔的男生们挥汗如雨,一个高个子男生冲破防锁的灌篮引起女生们兴奋的尖叫,男生听到尖叫摆了个十分骚气的pose,女生们再次尖叫起来,有个女生直接破了音。

姜芮书有点好笑,又满是怀念,“你上学那会儿打过篮球吗?”

“打过。”

“那岂不是很多人围观?”长得好又会打球的男生妥妥的校草,很能吸引女生的目光。

“大一的时候年少无知上过几次场,后来他们觉得我抢镜,让我做替补。”他其实也不大喜欢在球场被人围观,比起打球,他更喜欢在健身房打拳撸铁。

姜芮书忍不住笑出声,完全可以想象那是个什么场面,也难怪后来都没听说他擅长运动之类的话题。

“滴滴滴滴……”秦聿的手机突然响了。

秦聿一看来电显示,不由顿了顿,姜芮书问道:“怎么了?”

“我老师。”他说着接通电话,“老师。”

“秦聿你在哪儿呢?”杨教授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秦聿看了看姜芮书,反问道:“您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在学校?”

秦聿一顿,老师怎么知道?

似乎为了印证事实,正好这时候操场上传来一阵热烈的欢呼,原来球赛结束了,先前灌篮的那个高个子男生的队伍赢了,支持他的女生们兴奋尖叫,高呼他的名字。

杨教授哼笑道:“你在操场吧?”

“您怎么知道?”秦聿往周围看了看,没看到杨教授。

“刚才有人告诉我,说在学校看到我学生了,我想你去学校干什么,没想到你真在学校。”

秦聿又看了看姜芮书,对电话说道:“我就回学校看看。”

“真的?”

“真的。”

“人家跟我说你跟个小姑娘牵着手亲亲密密的,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秦聿眉心一跳,有点怀疑自己幻听了,“……什么小姑娘?”

杨教授的语气变得严肃:“秦聿你跟我说实话,你先前跟我说你跟芮书在一起了,到底是不是敷衍我和周晋贤的?你要是喜欢上了别的姑娘就跟人家芮书说清楚,感情的事我知道有时候控制不住,但是做人得有底线,你有了新的感情就光明正大跟人家分开,不准三心二意啊。”他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宽容了,这要不是自己的亲亲学生,劈腿要天打雷劈的啊!

秦聿:“……”

“到底是不是?”

“不是!”秦聿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冤屈,又好气又好笑,“我真的就是回学校看看,没什么小姑娘。”

杨教授觉得自个儿教的学生人品还是靠得住的,但是人家真真切切说他拉人家小姑娘的手,一看就是情侣,而且他没事儿回学校看什么看?他觉得自己还是亲自去问问,索性道:“既然你就回学校看看,那没什么正事儿吧?你去六号教学楼等我,我一会儿就到。”

秦聿:“……”

见他脸色不对,姜芮书问道:“杨教授有什么事?”

秦聿收起手机颇为头痛道:“让我六号教学楼等他,他一会儿过来。”

姜芮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本没打算去见老师们的,没想到被逮个正着。不过这么碰巧,不如就顺便去见个面吧。“那就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不过刚才说的小姑娘是谁呀?”

说起这事,秦聿就觉得荒谬。

“嗯?”

他面无表情道:“刚才有人看到我,跟杨教授说我在学校,还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然后他老人家就怀疑我三心二意,现在要过来亲自瞧瞧是什么小姑娘。”

姜芮书:“……噗!!”

“小姑娘?”她笑得直接扑进他怀里,肩膀直抖。

秦聿只想叹气,被自己老师怀疑劈腿算个什么事?

姜芮书笑了一路,她一看到秦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忍不住好笑,秦聿有点羞恼,索性将她按到自己怀里,但姜芮书还是忍不住,时不时抖抖肩膀,跟抽风似的。

秦聿警告地揉揉她头发,有那么好笑吗?

杨教授抱着课本远远就看到秦聿怀里抱着个女孩,还亲昵抚摸她的头发,顿时就变了脸色,这还不算过分?

脚下生风似的迅速走过去,他板着脸叫道:“秦聿。”

秦聿回头,就看到杨教授气势汹汹而来,眼睛盯着他怀里的人,“你……”

就在这时,秦聿怀里的女孩抬起脸,笑着跟他打招呼:“杨教授。”

杨教授满嗓子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哽住,张着嘴顿了几秒,“芮书?”

姜芮书站好,跟个乖学生似的礼貌道打招呼:“您好,您是过来上课的吗?”

杨教授看看她,再看看秦聿,最后又看看她,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不由笑开了,原来是这么个小姑娘。“芮书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昨天很晚才到,来得突然,所以就没跟您和周教授打招呼。”

“原来是这样。”杨教授知道秦聿最近一直在京城,听到这话哪能不明白?“特地来看秦聿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