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章 回家

第七百章 回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七百章 回家

看完升旗,赵思雨没跟他们一块回去,姜芮书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心事重重,不过她是个成人,确定她没别的问题,就是想在外面转转,便跟秦聿先回了酒店。

姜芮书补了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

秦聿不知什么时候醒的,她睁开眼的时候,他正躺在旁边看平板电脑,她翻过身来抱住他的腰,他伸出一只手拦住她的肩,一只手拿着平板电脑继续看,口中询问道:“醒了?”

“嗯……”她的脸埋在他胸口,带着浓浓的鼻音。过了一会儿,她问道:“几点了?”

“十一点半,可以再睡一会儿。”

她没吱声,又过了一会儿,被子里一阵蠕动,她撑起身体,秦聿顺手给她垫了个枕头,她便靠在了枕头上。

秦聿转头看着她,将她拢过来,“睡得怎么样?”

姜芮书揉揉太阳穴,“还好,就是梦到老师哭着骂我叛出师门投敌了。”

秦聿听了忍不住轻轻笑了声,“真要知道也不至于哭着骂你,顶多说你两句,不过他应该跟我老师比较生气。”

这两老头对彼此不屑一顾,但某些思维却是差不多的,如果周教授知道她偏心杨教授,生气是生气,但更多的生气会冲杨教授去,觉得是杨教授居心不良抢他的学生。

“还是希望他老人家别知道。”她有点担心杨教授没说,周教授从别人那里听说,不过知道也没什么,回头再哄哄就是了,老师也不会真跟她计较。

两人赖了一会儿床,到了十二点才起床。

洗漱后,姜芮书带上行李便退了房,跟秦聿在外面一起吃午饭,午饭后,秦聿送她去机场。

“注意安全,到了S市给我电话。”秦聿把她送到安检口。

姜芮书点头,“你回去吧。”

秦聿嗯了声,站着没动。

姜芮书踮起脚亲了亲他下巴,笑了笑,转身走进安检,没一会儿,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秦聿在原地站了片刻,这才转身离开。

距离登机时间没多久了,姜芮书直接去了候机大厅,过了一会儿便听到登机广播,“由京城前往S市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AXXX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带好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32号登机口登机……”

她摘下耳机,起身朝登机口走去。

她上飞机的时候,发现作为已经坐了人,她看看机票,确定自己的座位被人坐了,便看着对方:“抱歉,这位女士,你坐了我的位置。”

对方回过头来,脸上大大的墨镜遮住上张脸,只露出秀气的鼻尖、樱桃小口和优越的下颌线,虽然看不到全貌,不过想来是个美人。

“你……”她似乎想说话,但话还没说出来先咳了声,她捏了捏嗓子,声音沙哑道:“抱歉,我能不能跟你换个座位?”

姜芮书对于坐窗边还是走道没什么偏好,既然对方提出换座位,她并无不可:“可以。”

“谢谢。”对方礼貌笑笑。

过了一会儿,后面的旅客开始进来,因为前面的乘客放置行李,后面很快堵了起来,长长的队伍从客舱里面排到外面。姜芮书拿出手机给范阿姨发信息,告诉范阿姨她已经登机,叫她安排辆车来接她。

很快,广播里传来准备起飞的提示,她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装进包里,又从包里取了个眼罩戴上,准备在飞机上再补一觉。

傍晚时分,飞机准点降落。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姜芮书在车上远远就看到自家亮着暖黄的灯,在漆黑的夜里仿佛指明灯,感觉心落到了实处。

范阿姨听到动静抱着姜大橘迎出来,见她从车上下来,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芮书回来啦。”

姜大橘两天没见到铲屎官,冲她喵喵叫。姜芮书走过去抱住它,撸了把它柔软的后背,“大橘,你好像又重了。”

“喵~”

姜芮书笑了笑,抱着大橘猫往屋里走。

“这一趟还顺利吧?”范阿姨的声音传来。

“嗯,还见到了其他朋友。”姜芮书答道。

“秦先生还好吗?”

“挺好的。”

“他快回来了吧?”

“二次庭审结束应该就结案了。”

“那就好。”

门缓缓合上,将声音隔绝。

奔波了两天,在路途上没感觉,回到家便感觉到了疲惫,姜芮书睡得很早,第二天也醒得很早,到法院的时候碰到刘一丹。这姑娘捧着手机,“干嘛呢?”

刘一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松了口气:“姜法官,早。”

“看什么这么入神?注意看路。”

“哦,我在吃瓜。”

“又有什么瓜?”

刘一丹叹气,“我的本命可能要be了。”

姜芮书听了没大在意,这姑娘墙头太多,不管是本命be还是房子塌了都伤不到她博爱的心,笑着拍拍她肩膀,“一会儿有个开庭,可别耽搁了。”

姜芮书真没心思关注那么多,每年最后一个季度总是最忙的,这个月开始,她每天差不多都是两个开庭,每天还要腾出时间去解决别的事情,没有去年那么忙,但是也不得空闲。

一连忙了几天,这天,姜芮书突然想起冻卵案应该要第二次开庭了,打开电脑,就是今天开庭。

-

京城。

冻卵案的热度刚刚降下去,第二次开庭就来了,相关话题再次飚上热搜,甚至讨论度比先前还要高,因为这次开庭可能就会出结果了。

赵思雨发现,法院外面的记者似乎也更多了。

他们进入法庭的时候旁听席已经快坐满,医院方的人也已经到场,妇产医院的院长早早在被告席上等他们,赵思雨招呼道:“郑院长,您来这么早?”

“我怕路上堵就来早点,不来早点心里也不踏实。”医院院长说罢看着秦聿,郑重道:“秦律师,拜托你了。”

“必定全力以赴。”秦聿同样郑重。

医院院长点点头,坐了回去。

很快,原告也来了。

这次坐上原告代理人的依旧是梅丽寒和徐旭,双方视线飞快接触了一下,各自落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