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零八章 捉奸在床

第七百零八章 捉奸在床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八章 捉奸在床

“姜法官,一会儿要开庭了。”刘一丹过来提醒。

姜芮书看了看时间,“知道了,你先去布置法庭吧。”

“好的。”刘一丹打了个明白的手势。

姜芮书把电脑里的文档保存起来,分门别类放好,起身穿法袍,刚穿到身上,手机突然响了。

“雅婷?”姜芮书有点惊讶。

“上班呢?”

“准备开庭,有事吗?”她问道,忽然听到手机里的背景音很耳熟,“你要去哪?”

张雅婷叹气道:“我想给自己放个假,现在在机场,但机票还没买,我看了下起飞时间,比较近的,一个是Y市,一个S市,你说我去哪儿好呢?”

这不是摆明了问她接不接收闺蜜来访吗?姜芮书嘴角抽了抽,“你怎么这么突然?”

“还不是怪你家秦律师,冻卵案让我吃了败仗,深深伤害了我的心,我暂时性地失去人生目标,想咸鱼一阵子。”

“那你来S市吧。”姜芮书道,“不过我年底比较忙,平时没时间陪你玩哦。”

“你陪睡就行。”

姜芮书眉心一跳:“……我要开庭了,你飞机落地给我个信息,挂了。”

下午在忙碌中很快过去。

秦聿给姜芮书打电话没人接,估摸着她应该还在开庭,便又忙了一会儿,陆斯安突然过来抓壮丁,开了半小时的会,刚结束姜芮书就打电话过来了。

“下班了?”其实他也想打电话给她。

“嗯,你呢?”

“我也忙完了,晚上有没有时间?”

“我得先回家。”姜芮书的语气有些无奈。

他原本想在外面约会,闻言问道:“家里有事?”

姜芮书想到下午接到的临时通知,又好气又好笑,幽幽叹气:“家里来了人,我得回家打个招呼。”

“什么人?”

“你们昨天刚见过面。”姜芮书道,“雅婷,来S市休假。”

秦聿:“……”

笑容逐渐消失。

-

姜芮书到家的时候天刚擦黑,家里已经亮起灯,客厅里没人,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姜大橘从房间里探头出来,见是铲屎官回来了,屁颠颠跑过来求摸。姜芮书摸了摸它脑袋,得到它一声嗲嗲的喵,要求继续摸。

姜芮书又摸了一把,范阿姨听到动静从厨房探身出来,“芮书回来啦。”

“嗯,范阿姨,雅婷到了没?”

“还没呢,不过应该快了,我饭也快做好了,到了就能吃。”

正说着,门铃响了,姜芮书一看,是张雅婷到了。

车刚停稳,后排的门便迫不及待推开,张雅婷从车上跳下来,“芮书!”

姜芮书张开双臂接受她的投怀送抱,“欢迎来S市。”

张雅婷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闻言上下打量她:“真欢迎?”

“不然能让你住我家?”

“反正我人已经到了,包吃包住包睡必须到位。”

“到位到位,必须到位。”姜芮书说着带她往里走,叫司机把她的行李送到客厅,指着楼梯道:“看到没?三层大别墅,二楼的房间随便选,想住多久做多久。”

张雅婷往四周打量,以前到S市的时候,姜芮书还住在南山那边,那时候住的大平层也很好,但比起这套发别墅还是差了点,早听说姜芮书家的别墅跟城堡似的,这会儿她的印象终于具现了,“我现在真信你是富二代了。”

“这个标签听着不是那么友好。”

“你觉得不好听可以扔给我,你爸爸还缺女儿吗?”

姜芮书好笑,“你不如说咱俩是失散多年的异父异母亲姐妹。”

“来,叫姐。”张雅婷指着自己。

姜芮书张口就来,“张姐。”

张雅婷不能忍,“张姐是什么玩意儿?听着像菜市场卖菜的大姐。”

“一样是姐。”

“叫雅婷姐,婷婷姐,或者直接叫姐。”张雅婷纠正。

“张姐不行?”

“不行!快叫姐。”张雅婷还从来没听过姜芮书叫姐,虽然她年纪小,但因为是同学都直呼名字,要是她能叫声姐,那就是直接升了辈儿,得多舒坦?

姜芮书大概知道她的想法,唇边溢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张大姐。”

张雅婷表情一僵,忍无可忍叫了声,“啊,姜小书你个小王八蛋!”

姜芮书笑着就跑,两人在客厅里闹起来。

范阿姨听到声音走过来,见两个女孩子跟小孩似的你追我赶,似乎也被她们感染,唇边溢出笑意,很快又回了厨房。

两人闹了一会儿,以张雅婷体力不支瘫在沙发上告终,“这年纪大了就是虚。”

姜芮书都不想说她,“你抽空多运动就不虚了。”

“我既没时间也没对象,上哪儿运动去?”

“跟对象有什么关系?”

“床上运动也是运动啊。”

姜芮书没好气道:“这个运动多了你只会肾虚。”

“我现在想虚都虚不了。”

“那你好好养着吧。”

张雅婷看着擦黑的天边,“真不大习惯,京城五点多就天黑了,S市这会儿才天黑,原来我们平时不仅有维度距离,还有经度距离。”

“怎么突然多愁善感?”

张雅婷翻过身来,抱住她的腰,却没有言语。

“怎么了?”姜芮书不由想她是不是来之前遇到了什么事。

谁知下一刻就听她说道:“你叫我一声姐,我立马就好。”

姜芮书:“……”

秦聿到姜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女朋友跟一个女人抱成一团,衣衫凌乱,眼角湿润,面若桃花。

秦聿:“……”

姜芮书被张雅婷抱住腰,没应她的要求叫姐,痒痒肉马上就被魔爪袭击,笑得她在沙发上打滚,眼泪都笑了出来,完全没注意到秦聿的到来,还是范阿姨过来叫她们吃饭,见他站在门口,又看看屋里两个女孩子闹成一团,不由好笑,主动打了招呼:“秦先生来了。”

屋里的两人同时抬头看来,同时脸色一僵,在他平静的凝视下,莫名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张雅婷连忙松开姜芮书,发觉自己衣服还算整齐,暗暗松了口气。

姜芮书坐直身体,抻抻衣服,轻咳了声:“你来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