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零九章 神仙下凡

第七百零九章 神仙下凡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2  |  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九章 神仙下凡

秦聿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以为自己哪里不对劲,正想说什么,就见他抬起手,将她脸上的乱发拢到耳后。

姜芮书被他这个动作小小的撩了一下,脸有些发热。

他的目光转向旁边,微微颔首打招呼,“张律师。”

张雅婷轻笑了声,“秦师兄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小张或者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张雅婷。”

张雅婷含笑点头,“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秦师兄没想到吧?”

不知道为什么,秦聿觉得她在向自己示威。

“其实我也很意外,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碰到秦师兄——在我好朋友家里。”

“意外?”

“就像普通男朋友到女朋友家一样,感觉神仙下凡了。”

姜芮书捏她腰上的软肉,“什么下凡,我本来就是小仙女。”

张雅婷噗嗤一声。

“你什么意思?”

“你那样儿是什么小仙女儿?”张雅婷道,“你是大仙女儿。”

姜芮书本来要生气,听到后半句顿时眉毛一展,“甜言蜜语。”

“肺腑之言。”

“油腔滑调。”

“因为是你。”

姜芮书扶额,“你差不多得了。”

张雅婷哼笑了声,“以前宝贝儿宝贝儿的叫也没嫌肉麻过,有了男朋友就是不一样。”

“你知道还说。”姜芮书根本不知矜持为何物,无耻地坦坦荡荡。

张雅婷给了一个白眼,“有异性没人性。”

“我的人性都给了我的异性。”

“哇,姜小书你还能更无耻点吗?”

“能啊,就是怕你接受不了,看来咱们几年同学的交情上还是放过你吧。”

“姜小书你不怕你男朋友看到你这幅模样幻灭吗?”

姜芮书挽住秦聿的手臂,抬头问他:“幻灭吗?”

秦聿垂眸看着她,“你好朋友似乎不是很了解你。”

姜芮书都不知道他这是夸自己还是损自己,不过不管怎么样算是肯定吧?

张雅婷对于秦聿的论断并不服气,“我跟芮书认识可有十多年了,秦师兄你跟芮书真正认识也就两年没到吧?”

“了解一个人不一定要看认识多久。”秦聿道,“我刚才开玩笑的。”

听出他退让的意思,张雅婷看了看身边的姜芮书,心里啧了声,轻轻笑道:“我也是,你是芮书男朋友,芮书是我好朋友,我当然不会在在意这些小事,所以这段时间我要借用一下芮书,你不介意吧?”

秦聿:“……”

这话题转得也灵异了点。

张雅婷笑得温文尔雅,“秦师兄不说反对,那我就不客气啦。”

很快,范阿姨又过来叫他们吃饭,张雅婷是第一次吃到范阿姨做的菜,一时惊为天人,彩虹屁不要钱似的滔滔不绝,哄得范阿姨眉开眼笑,直说她想吃什么就给她做。

秦聿总觉得张雅婷这样子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怎么形容。

吃过晚饭,秦聿待了一会儿便先回了家,姜芮书说送送他,起身追上去。

秋天的夜似乎格外的漆黑,两人走出屋,身影便模糊在了夜色里,微凉的晚风吹在脸上,干爽又清冽,正是一年中最舒服的季节。

姜芮书牵住了秦聿的手,感觉到他宽大的掌心包裹住自己的手,有着叫人贪恋的温度。“雅婷是下午上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问她方不方便过来玩,她已经两年没来S市,还没来过凯旋公馆这边,所以我就让她过来了。”

她轻声解释为什么张雅婷来得这么突然。

“你朋友想来就来,我并不介意。”秦聿不是那种对女朋友管制严格的人,她想交什么朋友,想跟朋友怎么玩,那都是她的自由,正如她愿意融入他的交际圈一样,他也不会阻止,谈个恋爱又不是要失去独立人格,不过她愿意向他解释,他的心情会更好,因为彼此信任,考虑对方感受。

姜芮书道:“先前不是说开个party嘛,正好雅婷来了,可以更热闹些。”

“嗯。”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大门口。

“回吧。”秦聿松开她。

姜芮书踮起脚亲了亲他嘴角,“晚安。”

“晚安。”秦聿看着她,她微微一笑,转身关上门,又朝他挥挥手,便踏入了夜色里。

回到屋里,张雅婷已经不在一楼,姜芮书上二楼,见自己卧室旁边有个房间亮着灯,走过去一看,张雅婷正在里面整理行李。

她抬手敲了敲门。

张雅婷回头,“这么快回来了?”

姜芮书走进去,“就送到门口,总不能我送他一个大男人到家吧?”

“我还以为你要约个会大半夜才回来。”

“你在这儿,我哪能丢下你呀?”

“还算你有点人性。”张雅婷突然想起,“你男朋友就住这附近?”

“嗯。”

“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你说我吗?”

“难道是秦师兄先追的你?”

“我先追的他。”

张雅婷一下子来了兴趣,“你当初怎么跟他瞧对眼的?好像他来S市很久以后你们在才一起吧?”

“认识大概大半年以后吧。”

“然后你就主动追他?你怎么追的?”

“你问这干嘛?”

张雅婷合上行李箱,“这种经历不是应该跟好朋友分享的吗?来来来,讲讲你和秦师兄的恋爱经过。”

“就是某天认识了,发现对方跟自己住一个小区,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突然发现他人很好,就发现了自己的感情,接着就开始追他。”姜芮书讲的故事实在乏善可陈,“你说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作为一个律师,张雅婷很不能忍受这种成熟方式,“你俩怎么认识的?怎么发现对方跟自己住一个地儿的?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觉得他人好?你怎么追他的?”

“这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张雅婷一屁股坐在床上,拍拍床边,挑眉暗示:“咱们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姜芮书想起以前还上学的时候,她们经常会在关灯后开卧谈会,什么话题都聊,课业、美妆、电视剧、时事、男生和各种八卦,有时候聊着聊着就吵起来,越吵越精神,要是不注意就会被宿管拍门,警告她们不准说话赶紧睡觉。

“开卧谈会?”

“嗯哼。”

“我先洗个澡。”

张雅婷挑眉,“等你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