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一十章 卧谈会

第七百一十章 卧谈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8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章 卧谈会

姜芮书推开门,便感觉卧室里有风,抬头一看,窗户敞开着,习习晚风拂起窗纱,窗外一片漆黑。她走过去,风更大了些,将她的发丝吹起,叫她想起了刚才在楼下送秦聿时的情形。

她双手撑在窗台上,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灯光,想着秦聿已经已经到家了吧。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声。

【我到家了,先去看看墨玉。】

是秦聿发来的消息。

姜芮书嘴角轻轻一勾,问道:【它们回家后还习惯吗?】

过了一会儿,秦聿发来一段小视频,墨黄黄和墨灰灰在吭哧吭哧吃粮,碗里的粮应该是秦聿刚加上的,墨玉趴在猫爬架最高一层上,似乎知道镜头在拍自己,一双古铜色的眼睛淡淡一瞥,特别女王。

看来母子仨回到自己的地盘很自在。

【那我就放心了,我先去洗澡,一会儿我们要开卧谈会。】

卧谈会?想来她们好朋友见面有许多话说。秦聿没有多说,只叮嘱一句:【别睡太晚。】

【知道,你也是。】

【嗯。】

洗完澡,姜芮书去楼下翻了些零食,搂在怀里,这才上楼去敲张雅婷的房间。

张雅婷刚吹完头发,见她带着吃的来了,眉毛一挑,“挺会来事儿呀。”

姜芮书把零食放在床头柜上,一屁股坐床上,“国际惯例。”聊天嘛,边吃边聊才够劲儿,万一吵起来,吵架也是耗体力的。

张雅婷捏了颗梅子塞嘴里,酸酸甜甜不粘牙也不倒牙,她马上被征服了,声音有些含糊,“这个好吃,哪儿买的?”

“范阿姨做的。”

张雅婷顿时酸了,“你们家是怎么找到范阿姨这么心灵手巧的阿姨的?”

姜芮书也吃了颗梅子,“缘分吧,范阿姨在我家十几年了,不过一直在我爸这边,以前我跟我妈住,所以你没见过。”

张雅婷大概知道她家的事,倒也不奇怪,“以前你家寄到学校的零食,有些就是范阿姨做的吧?”

“嗯。”

“怪不得味道有点熟悉。”梅子去了核,不经吃,张雅婷忍不住又吃了一颗,靠在床头,“你爸爸不在家吗?”

“他一年到头大半年不在家的,你放心住好了,他这个月应该不回来,就是回来也没什么。”

“那你爸知道?”她下巴抬了抬,意有所指。

“知道,已经见过了。”

“哈?”张雅婷手里的梅子差点掉床上,“这么快?你俩在一起还没半年吧?”

姜芮书又往嘴里塞了颗梅子,没什么语气道:“本来我打算过年的时候再跟我爸说的,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

“啥变化?”张雅婷特好奇,突然看着姜芮书的肚子,“你该不会有了吧?”

“咳咳咳!”姜芮被呛住,“说什么呢?”

“那是?”

“有次我带秦聿回家过夜,我爸正好回来了。”

“咳咳咳!!”这回轮到张雅婷被呛住。

姜芮书突然觉得不该跟她说这事,已经能想象到她接下来什么反应了。果然,等她缓过气来,又问:“你的意思说你成家长不在家带男朋友回家过夜,结果被家长撞个正着?”

姜芮书瞥了她一眼,不想说话。

“唉呀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张雅婷狂笑起来,“我的老天!哈哈哈哈哈你们居然被逮了正着!哈哈哈哈有生之年!哈哈哈哈哈哎哟笑死我了……”

“笑够了没有?”

“哈哈哈哈哈……”她整个人笑得在床上打滚,不停地锤床,疯了似的。

但是这不能怪她,这也太戏剧太狗血了,姜芮书和秦聿两个成年人,都三十以上的人了,回家过夜搞得跟小年轻偷尝禁果似的,这要是别人其实还好,可是他俩,他俩在一块就已经够跌破人眼镜了,偷偷回家过夜居然被未来老丈人逮个正着,完全能想象那是个什么场面,现实版修罗场哇!

张雅婷笑了好几分钟,直到肚子疼了才抹着眼泪忍住了笑。

姜芮书道:“你这模样好像被我蹂躏过一样。”

“我就是被你蹂躏的。”张雅婷清了清声音,“你爸没拿扫把赶人?”

“怎么可能?我爸是文明人。”她觉得她爸是很想扫把赶人的,但是给她留了面子。

张雅婷一听她答非所问就知道不简单,嘁了声:“我看他来你家特自然,是不是已经获准入住了?”

“嗯,跟我住一块。”

张雅婷实在受不了她明明很嘚瑟偏装作不以为意的模样,就两字:做作!“你知道你这副嘴脸跟你男朋友有多像吗?”

“什么?”姜芮书道:“你是说我们有夫妻相?”

“我现在知道你俩为啥会凑一块了。”张雅婷道,“以前我总觉得秦师兄是那高山仰止,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他就是餐花饮露的神仙,不沾惹凡尘……我真不知道该怪时光美化了记忆,还是你影响了我们F大男神。”

姜芮书嗤笑,“他怎么了?”

张雅婷突然坐起来,面对着她,“我学给你看看。”说着把姜芮书鬓角的一缕头发拉出来,冷淡的神情带着点柔和,抬手把姜芮书那缕头发拢到耳后,随后目光转向旁边,神情变得高冷,学秦聿的模样颔首打招呼,“张律师。”

姜芮书噗嗤一声。

“啧啧啧,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张雅婷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姜芮书乐不可支,别说,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但被张雅婷这么演出来,区别对待确实有点明显。

“他平时也这么双标你和别人吗?”

“好像没有吧。”姜芮书想了想,“双标肯定会有的,毕竟男女朋友要区别对待,但他不会故意给人家脸色看的。”

“他是不是很爱吃醋?”

“也没有吧,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张雅婷哼了声,“我看他就是吃醋了,你自己没看出来。”

“我怎么看不出来?”

“他是不是外冷内热?要是看到你跟别人太亲密就会生气,然后在没人的地方突然壁咚:女人,你惹怒了我,必须负责。”

姜芮书一脸嫌弃:“什么鬼?你少看点总裁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