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百一十二章 麻烦你一件事

第七百一十二章 麻烦你一件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二章 麻烦你一件事

看清来电显示,张雅婷怀疑地看着她,“他是不是发现了?”

“我哪儿知道呀?”

“快开免提,不准暴露我。”张雅婷跃跃欲试。

“如果说闺房密语,你也要听?”

“难道你俩平时说话都特别那啥……”张雅婷对对大拇指,“黄暴?”

“我们都是文明人,别拿你满脑子黄色废料来揣度我们。”

“那你担心什么?”

姜芮书一个白眼,接通电话,张雅婷马上做口型提醒:免提。

姜芮书按了免提,就听到秦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张雅婷?”

两人同时一惊。

张雅婷瞪她:你跟他说什么了?

姜芮书耸耸肩:我什么都没说。

张雅婷连忙打手势:你赶紧接话,别暴露我。

“你叫张雅婷干什么?”姜芮书问道。

“她在你身边?”话是问的,但语气肯定。

张雅婷不停使眼色,姜芮书模棱两可道:“你猜。”

“你卧谈会开完了?”秦聿突然问道。

“嗯……”姜芮书含糊道,“你刚才干嘛呢?”

“回了个邮件。”秦聿解释了一句,又突然问道:“你电话免提?”

张雅婷又是一惊,连忙冲姜芮书做口型:诈你呢,别露馅。

姜芮书推了推她,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很奇怪。”

“奇怪吗?”

“你平时不会这么问。”

“我平时怎么问?”

“你确定想让别人知道?”

有大料啊!张雅婷顿时激动:问啊,快问啊!

姜芮书给她一个眼神:别太过分。

这时,秦聿轻笑了声,“下次你身边没人的时候再告诉你。”

张雅婷气得差点噎住,这根本就是欺负人!就差明着说她在旁边偷听了!

“张雅婷。”秦聿又开口了,只是这次不是对姜芮书说,而是对张雅婷:“麻烦你一件事。”

张雅婷一听瞒不住了,只好出声:“秦师兄,什么事?”

“麻烦你不要为难我女朋友。”

姜芮书还在想秦聿有什么事得张雅婷帮忙,难道这个电话是特地打过来求帮忙的?谁知下一刻就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花怒放,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张雅婷反应过来,忍不住叫起来:“啊,你们两口子也太过分了吧?合起伙来欺负人?”

“谢谢。”秦聿略过抗议直接道谢。

张雅婷:“……”

姜芮书笑得快拿不住手机。

“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张雅婷仿佛被刺激过度。

姜芮书噗噗直笑,听到这话万分不认同:“先撩者贱。”

张雅婷抚了抚胸口,气顺了些,问道:“不是,秦师兄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一开始就知道。”秦聿在电话里慢条斯理道,“芮书说你们要开卧谈会,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结束,刚才她又问我那么古怪的问题,我想你们可能在玩游戏。”

“没玩游戏。”姜芮书拆台。

“我以为你接连输了几次。”

“这种游戏我不带怕的,不可能连输几次。”

“下次试试。”

“喂,你们打情骂俏的时候注意下,这儿还有个人。”备受忽略的张雅婷感觉嘴里塞满了粮,这两人若无旁人也是够够的。

“抱歉,一时忘了。”姜芮书的道歉特别虚伪。

张雅婷一个三百六十度白眼,“姜芮书你做个人行吗?”

姜芮书虚心请教:“我哪儿做得不好,你跟我说说,我一定不改。”

“秦师兄,你听到了吗?姜芮书就是这种人。”张雅婷告状。

“我应该还算了解她。”秦聿道。

姜芮书一脸嘚瑟,看得张雅婷想糊她一脸。

“不打扰你们卧谈会。”女人们的密会男士不方便打扰,秦聿弄清楚怎么回事便道:“祝开会愉快。”

“你早点休息。”姜芮书叮嘱。

“嗯。”说罢挂了电话。

“啊啊啊啊——”张雅婷被深深刺激,“姜小书!你告诉我刚才那真是秦聿?”

“你不是听到了吗?总不能是AI吧。”姜芮书边说边收起手机。

“你俩平时就这样的?”

“不然?”

“我以为你俩,准确说秦聿那样的人应该特别讲究,就像中世纪贵族那样规矩特别多,矜持又傲慢,表面礼貌实则疏离,再不然就特别霸总那种,对女朋友也高冷淡漠,将热情藏在心里不叫女朋友轻易窥见,你自己懂就行。”

“你少看点小说。”姜芮书嫌弃道。

“我这是经验之谈。”

“你前任里面没有秦聿这类的吧?”

“但是你的亲亲男朋友出了名的冷酷无情老铁树,嘴巴比鹤顶红还毒,走应该是江直树的路线。”

“那我也不是袁湘琴。”姜芮书道。

张雅婷叹气,“你让我大学时期的男神堕入了凡尘。”

姜芮书忍不住笑,“你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我们上学那会儿一直认为秦师兄是个不染凡俗的大仙儿,以后要飞升的。”

姜芮书觉得她们想太多,“你觉得谈恋爱是为什么?”

“固定的伴侣和稳定的性生活,用恋爱的一点甜中和苦逼的生活。”张雅婷毫不犹豫道。

“这些是恋爱中很重要的事,更进一步说,如果他有一天遇到劫难,我会陪他一起度过,所谓的同甘共苦,反之亦然。但是我觉得更多是可以有个人去分享自己遇到的有趣的无聊的小事,中午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抢到了自己喜欢的菜,可是特别咸,大厨错把盐当糖撒了,齁得我整天都在喝水,某次开完庭双方当事人气氛友好,闭庭后听说对方有个单身女儿,最后成了亲家,回去的路上碰到一只眼熟的流浪狗,可是没等我看清楚就跑了,你回家了吗?我想回家就看到你……”姜芮书顿了顿,看着张雅婷,“而他总是捧场。”

她觉得自己和秦聿相处平常才是正常,或许他们职业有些特殊,经历也有些特殊,性格也不与任何人相似,但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跟大多数人恋爱没有多大的区别。

都是真心,然后相依相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